德国频道

中国人随德军机从武汉撤侨实录| 我不得不离开我的家

11.2.2020 20:16| 发布者: KaiyuanEditor| 查看: 424| 评论: 0|原作者: KaiyuanEditor

摘要: 在今年新年伊始,疫情爆发后,武汉封城后,各国发布入境管制措施后,来往于中德两国之间的人们也不免有了非常难忘的回家之旅。开元网联系到了随德国第一次撤侨回国的一位中国女士,根据她在社交媒体上就此次撤侨事件 ...
在今年新年伊始,疫情爆发后,武汉封城后,各国发布入境管制措施后,来往于中德两国之间的人们也不免有了非常难忘的回家之旅。开元网联系到了随德国第一次撤侨回国的一位中国女士,根据她在社交媒体上就此次撤侨事件的分享,进行了采访。

面对中国新年期间开始扩散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德国政府派军机,飞往病毒爆发地武汉,撤回124人,于2月1日返航抵达法兰克福。第一次撤回的人员中有100名德国人,22名中国人,1名美国人和一名罗马尼亚人。目前,除了返航途中确诊的2人之外,其余122人均在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军营中隔离观察。

WeChat Image_20200211201022.jpg
图源:FAZ
开元网联系到了德国第一次撤回人员中的一位中国女士,根据她在社交媒体上就此次撤侨事件的分享,进行了采访。被采访的中国女士,系德国公民直系亲属。
以下为根据这位女士的分享进行的采访实录:

Q您现在在军营隔离情况如何?一切还好吗?
A:军营里条件还是可以的,独立的房间卫生间。有电视有wifi 还有各种生活用品可以领,比如洗发水、护手霜等等细节,工作人员都考虑到了。大家对德国红会和军营的工作人员都是很感谢的。
Q您这次回武汉是想着回家过年吗?
A:只是回国休假 。1.11号才回的国。
Q您是如何得知德国撤侨计划的?
A:1月28日,听说德国要在武汉撤侨后,丈夫让我马上联系德国大使馆。一开始,一切尚未确定,中德两方还在具体协商撤侨事宜,我就先在使馆登记等消息。随后,我收到大使馆邮件,使馆说德国军机将于周五从德国起飞,先降落于上海,飞往武汉的时间待定。
1月29日,我与大使馆通了无数次电话,但他们说不能保证我一定可以飞。原因是作为一个中国人,虽然是德国公民的直系亲戚,我丈夫本人不在武汉,所以我只能在撤侨的候选名单中等待,只有在飞机没有坐满的情况下我才能上飞机。
Q您当时的心情肯定很纠结吧?
A:是的,我当时的心情非常纠结。武汉是我家,我也不是一定非要回德国。可是德国也是我的家,我要上学要上班,如果这几个月真的被困在武汉,这对我的生活还是会有很大影响的。
Q非常能够理解您当时的心情!您何时得知自己可以随德国军机飞回德国的呢?
A:1月30日周五大使馆给我发来了邮件,我丈夫也给我打了无数电话,都是告诉我说今日下午18点在天河机场集合,如何到达机场要自行安排,但我依然在候选名单上,飞不飞得了还不一定。我又给大使馆打电话,但他们依旧不确定,根据以往的经验,可以过来试试运气...
Q最后如何决定是否要来试试运气?
A:我纠结了一整天,也与父母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去机场试试。于是就向大使馆提交了到机场所用的车辆信息和司机信息。非常感谢我姨父,在这么特殊的情况下出门送我去机场(感动。
Q您们去机场的路上是否顺利?
A:周五下午大使馆又发了一封邮件给我,说集合时间推迟到20点并且给了我一张通行证。事实证明,这张通信证非常重要,没有它我根本到不了几场。我们18:30从家里出发,沿路看见了不少警察。下机场高速后有一个武警关卡,每一辆车都会被拦下来询问详细情况。警察核查了我的通行证和身份证件,才对我们予以放行。
Q您还记得,在武汉去机场的路上您的心情如何吗?
A:很复杂, 因为我当时在候选名单里, 心里很忐忑。
Q您们到达机场后,机场是什么情况?
A:机场人比想象多,但几乎都是外国人。当晚有四五趟航班,全是撤侨的包机,由韩国的、蒙古的、孟加拉国的等。机场的工作人员都是全副武装,候机的乘客全部带着口罩。
20:15分时,德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来到了集合地点。这里等候了许多德国人和他们的家属。然而我能不能上飞机,还是不能确定。
Q您们办理登机手续的过程是怎样的?
A:大使馆工作人员打了零时工作台,开始清点名单,核对身份,登记信息,发放表格,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三个小时。非常有趣的是,在他们登记完之前,我就得知我在飞行名单上了,并且确定有一个位置。暂时安心后,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Q手续办理好之后就值机了吗?
A:因为怕引起恐慌,德国军机被要求只能在夜间凌晨起降,因此德国军机将在周六凌晨4点从上海飞往武汉,预计七点抵达武汉,再从武汉起飞回德国。也就是说,我们在机场等待要超过12个小时。到了凌晨三点,我们开始值机托运行李。
登机牌非常原始,是手写的,没有起飞时间,没有登机口合作为信息,甚至没有航班号。每个人有一个编号。办完值机已五点多了,当时看情况7点就可以准时起飞了。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海关只开了一个窗口。排在我们前面有两三百个孟加拉国的兄弟们。所有人过关安检用了三个多小时... 我排队站的腿都要断了。我们在机场等待了14个小时,都精疲力竭,许多孩子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我们知道,回德国之路才刚刚迈出了一步。
Q武汉机场14个小时等待也只是下一个漫长等待的开始,您是如何调整当时的心态的?
A:在机场知道我可以飞之后,我就没想太多了,跟着工作人员走了。
Q为何是从后往前安排座位?
A:因为前面要留一片区域给机组。
Q大家登机后,气氛如何?
A: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乘军机,很多人都拿出手机拍照,但都被军人大声制止了。
Q返航途中所有人全程都佩戴防护用具吗?
A:所有机组人员都穿了防护服,戴了口罩和护目镜。我们也被要求全程佩戴,不可随意在机舱内走动,如果有任何身体不适要及时报告。每三小时我们会集体更换一次口罩,并进行一次消毒。
航行期间一共分发了2次餐食和3次饮料。是传统的德国餐食,我感觉味道比民航好点,应该都是空军的配置。我们只有在喝水喝吃东西的时候可以摘下口罩。
Q据德媒此前消息,机组人员将会在中途更换?
A:是的。飞机本来计划在莫斯科降落加油,但莫斯科拒绝了德军的请求,理由是机场人手不够无法提供帮助。无奈之下,我们在赫尔辛基降落加油,并且更换了一批机组人员。在赫尔辛基等了大概一个半小时,飞机再次起航飞往了德国法兰克福。
Q您这次从武汉机场最终抵达德国一共用了近一天半的时间!
A:落地以后我们分批坐巴士到达附近的一个体育馆,进行身体检查。我透过窗户望去,外面有许多警车和救护车,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佩戴了口罩。蓝灯、红灯不停地闪,感觉好像在拍电影。
我们一共分了四批离开飞机,带孩子的乘客先被接走,我是最后一批走的。巴士大概开了十分钟就到了体育馆,我们排队一次进场。

WeChat Image_20200211201033.jpg
图源:Tagesspiegel
Q您们在体育馆都进行了什么检查?如何进行?
A:到体育馆后,第一件事就是换口罩、消毒。工作人员都是德国军人和红十字会的,他们态度非常友好,因为这次带的口罩是系带的,我戴着帽子拿着行李有点不方便,一位工作人员手动为我戴上了口罩系好了带子,体贴到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然后就是海关核对身份,确认无误后我们进入了体育场。等待过程中,每个小孩都发放了玩具和娃娃,还有水果酸奶、饮料、热汤、香肠供应。每个人的桌子上都有充电器,有临时床位可供休息,还有一个小型的儿童乐园,里面有话题和蹦床。工作人员非常体贴,依次询问有没有大家其他需求,关怀倍至!
体检过程非常快,医生对我进行询问后,听诊心肺,测量体温,唾液取样(用来做核酸检测),最后给我带上了绿色手环。绿色手环是安全的意思,黄色手环是不明确,红色手环则是疑似。我们当中有11个人因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其余带绿色手环的人都暂时留了下来。
Q带绿色手环的人之后都被送往了空军基地军营吗?
A:是的。检查一共用了大约1个半小时。接下来,来了三辆大巴把我们送去了130km之外的空军基地军营。一路上,有三辆警车开道,三辆大巴载着我们,三辆救护车随行。场面壮观,一路都有市民拍照。
Q那个场面可以想象!那几天德媒头版头条几乎都是你们! 军营为您们准备好了各种配置对吗?
A:我们到达军营后,开始依次登记,同时大家也填写了过敏食物禁忌以及需要的特殊药物。领取了房间钥匙和洗漱包后,我们算是被安置好了。我住在一个单人间,房间里有衣柜、书桌、电视、冰箱,生活必需品,一个高低床和一个独立卫生间。
每层有一个餐饮室,我们一日三餐,水果饮料都在那里领取,但我们被要求在自己的房间里就餐。出了房间每个人都必须戴口罩,每个房间门口都有消毒液,一边出入时消毒.
Q那两天经过了这么多,您身心一定都很疲惫吧!
A:历经四十多个小时我终于可以躺下睡觉了,我以为我会立马入睡,可是一路下来我心情五味杂陈,竟无法入睡。武汉市我的家,在它陷入水深火热的时候,我选择了离开。这是一个艰难,却不得不做的决定。泪水打湿了枕头,除了祈祷,我什么都做不了。
德国也是我的家,我在武汉一天,我丈夫和我的公公婆婆就担惊受怕一天。我的同事、朋友都发来了许多关切的短信。单位领导也安慰我,让我好好休整度过这14天的观察期,学校和单位的假都已请好,让我安心。我不得不离开我的家,因为我不得不回到我的家。
Q在军营隔离期间的大家气氛如何?
A:还是比较轻松的,但是大家都很注意卫生,经常消毒,离开房间就会带口罩。
Q现距离回家还有不到5天的时间,您的心情如何呢?
A:迫不及待!
小编
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与大家分享您的经历,让我们了解了具体的撤侨过程。这一切真的很不容易,疫情当下,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牵动着每个人的心,您的经历也是!我们期待观察期结束后您平安回家!祝愿您一切安好,平安回家

正如小编昨日的另一份采访报道:漫漫回德路,这一次我实在是太坎坷了!以及根据德媒采访的报道:一位从武汉回来的德国女大学生自述;众德国人为中国发声 “我不是病毒,我是中国!” 一样,这场疫情给大家带来了诸多不便,让自己的回家之路变得坎坷不堪。
但想着,相比其奋战在前线的医护人员,在医院努力治疗恢复健康的病患,在每个角落抗“疫”的社会各界人士,作为普通人我们所经历的其实还好。因此,尽管这些“难忘”的经历让我们焦虑,痛苦,烦躁,但能在这些“难忘”的事情中让自己变得冷静、淡定,保持健康的身心更是一种人生的态度!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或者有什么“难忘”的经历,欢迎在下方评论、分享!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28.2.2020 08:00

关于我们|Apps

() 开元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