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jobs JOY商城 酒店预订 开元机票预订 中国转运 sinojob
德国频道
查看: 428|回复: 0

一场刻骨铭心的校园爱情小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8.10.2017 02:55: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晨起床迟了,慌慌忙忙的赶着上班,无意中将书架上的一页纸碰落,捡起一看,竟是2001年某月的通话记录。

坐在公交上,细细看这一张通话单,是曾经用的那个手机号,打来打去的,竟全是她的号码,她家的,她的手机,她学校边的公话,她的单位的……

分手数年,可是那些日子,有她的日子,还清晰可见。

也许只因为有她在,就不会忘忆那些时光,也许她是一个雕刻家,把这些日子,牢固的雕进我的生命……

刘若英唱道:后来,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一)

欣儿比我晚两届,不是太漂亮张扬那种女生,所以如果那时我不在学生会跑腿,如果那个晚上我不经过校礼堂,如果不是辩论风起,我去带我们校的辩论赛……,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也许就不会这样。

第一次看见欣儿的时间,是一个晚上,我们学校正在举行校园十佳歌手大赛,没有音乐细胞的我,更没打算去看这场比赛,真的实在是无意中经过赛场,这时欣儿在唱,唱得很投入很认真,可惜唱的不是太好,我驻足看了一会,感觉还好,只是觉得这人也许不太适合去唱歌,最多一般吧,估计适合去吵架,观众比我坏,有喝倒彩的,因为我当时在学生会跑腿,有好多熟人,不知谁过来搭话,我顺口就问了一句“这时谁?”,“她是大一的新生,叫……”(我当时绝对没有心怀叵测)

接下来是辩论季节,我当时不知怎么滥竽充数,被学校选为领队,奉命组队。转眼间狂热的招兵买马的海报就淹没了校园。

报名结束后,便是选拔,让我也过把评委瘾。真巧,欣儿就走上了台,开始演讲,接受刁蛮的评委的提问,还真行,竟没难到她,算了,把她也算一个吧。

然后开始训练,我们这种三流学校,估计学校也是应付,只找了三两个老师作临时教练,然后我领队兼常任教练吧,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带着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开始日夜浑战,梦想有个好结果。我们的队中女生不多,而欣儿不漂亮,所以漂亮的女生有人抢着照顾,所以对欣儿,我一定得特别照顾了,但这些,也仅仅是因为欣儿是女生。训练中,欣儿很积极,反应更快,对于我常是一个眼神,就知道我的意图了,而这种默契可能是天生的,可我们当时都没有太在意。只是默默的享受这种默契,我们出奇的不斗嘴,我们和所有的人吵架,吵得天昏地暗,暗无天日,日日夜夜。可我和欣儿偏偏就吵不起来,真的就是吵不起来。

欣儿是本地人,因为走读,每天到深夜结束,我们大家当中还有精神的,就一起送欣儿回家,如果都没精神的话,这个光荣的任务就是我的了,欣儿话多少随心情,不过那时我们总是很有精神,常常从学校(草场门)走到欣儿的家(新街口附近),数公里,就在神吹海侃中渡过。也有时我们俩就一路走着,一句话不说,等到了欣儿家楼下,才忆起,仿佛有话没说。不明白,从草场门到新街口,这么远路,我们为什么总是觉得很短很短呢?为什么一句话没说,却好像一直在说呢?

按当时比赛规则,每场比赛最终上场的只能有四名选手,经过选拔,欣儿作为一辩上场。

欣儿和场上队员都没有让我们失望,更没有让我们的汗水白流,我们拿了冠军。

我们拿着奖金,去了新街口的一家卡拉OK厅,离欣儿家不远。我们唱的很疯,我因为没有音乐细胞,只好静静的听,欣儿抢麦克风很凶,唱的最疯,忽然觉得欣儿唱得很很好听。就这样我第一次听到了一首歌,叫《广岛之恋》,我忽然发觉我对欣儿,也许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忽然发觉欣儿是那么的漂亮,我看了一眼欣儿,欣儿正唱着看我,也许出了什么问题。

从OK厅出来,才发觉我们这支游击队要散了,猛然想哭,大家都这样,六十个日日夜夜,就这样分开吗?我和欣儿,是不是有好多话,还没有说出来,想望一眼,然后散伙。

终于,各自回自已班级。

两个月,拉下的功课太多,接下来,我们都在为过关拼搏,白天我们各自学习,偶尔想念。特别的,总是和欣儿相遇,在校园的各个角落。课间我们有时相逢一笑,一个眼神。不忙的时间我们便去逛街,去图书馆,去学校对面的公园。

还是忍不住要回训练地方看看,在看完书的深夜,而这时常会碰到其它的队员,只是每次总是碰到欣儿。然后继续送欣儿回家。

和欣儿常常打电话,“我在开会很无聊呢”“中午出去吃饭?”“周末去看电影啊?”“我饿了,但是有事还不能去吃饭呢”。欣儿接到电话,总是很高兴的样子。

那时欣儿的妈妈,会做好多好吃的,给欣儿带来学校吃,欣儿总是会把这些美食,送进我的胃里,感谢“妈妈”!有一天我又送欣儿回家,欣儿忽然问我是不是有话要对也说,我当时有点瞢,说不出什么,虽然话到嘴边,欣儿终于生气“有些话不说出来,也许就没机会了”

欣儿就这样的威胁我好多次,我还是没敢说,

期末考过后,我们没有人被卡住,有人还拿了奖学金。我忽然不想回家,忽然觉得离不开欣儿!终于拨通欣儿手机“我离不开你了”不,也许还有三个字……



(二)

是的,有欣儿日子过得太快了,转眼我就要毕业了。这是1999年。

我们每天除了上课,大多时间好象都在起,我们害怕分开,也做梦不会分开。忽然想起一句话“为什么非要等到睡着了,才会做梦!”

和大多数在南京学习的人一样,大家都在为留在南京努力。

而我的欣儿,是南京人,我只有留下来。否则,我真的可能什么都没有了。当我认识到这句话时,迟了。

可是当时我首先想的是我该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也许这样我才会最终有信心见欣儿的家人。

我当时不太想在什么公司找工作,刚好就收到一封家乡人事局寄的招警广告,这燃起了我一个警察之梦!

无心插柳柳成荫!在中选率很低的情况下,我竟能一关一关的过来,真的成了一名警察。当我成了这个城市的一名警察,在纪律严明的队伍里,几乎失去自由的我成了这个城市的一尊雕塑!我被固定在这座城市,离开南京,离开了欣儿。

电话,电话成了我们爱情的救命稻草。一张电话卡也就能满足一两次的通话,甚至一次都不够。!欣儿的老爸集电话卡,成套成套的集。当我们的电话费成了负但时,欣儿便急中生智,偷来“老爸”的卡,打完里面的钱后,再原样放回去。现在想想真对不起欣儿的老爸!。手机常打的欠费,所以那时常换号码!

当手机又要没钱时,我约好了只让它响着,表示我们在想对方,于是我们的手机每时每刻的响,说好是说好的,还是忍不住去接,于是又欠费。

电话打不够,欣儿便不远万里的的来看我,欣儿晕车,每次乘车前,都要吃晕车药。也有忘了吃晕车药的时刻,欣儿会虚弱的吐,吐得虚弱。她吐得一地,我心疼的想哭。但是为了来看我,欣儿从没说苦。而我能到南京看欣儿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欣儿的老爸取笑说,你们这样恋爱,为电信公司和我国的道路运输事业做了多少贡献!可是这样,我们想聚的日子还是很少,欣儿要考研,而我当时在的派出所工作越来越没有人道。整个派出所只有五名民警,但游戏规则一样不少,很多时间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欣儿不远千里来看我,而我甚至不能总陪在欣儿的身边,欣儿气得直哭,我更急,也许警察该做天生和尚。

很多夜晚,我们想得泪流满面,但一点办法没有,电话卡打光了,钱用光了,想着远方的爱人,我们象迷途的羔羊,在爱情面临绝望时,我们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着爱情离我们而去。。

乘车是很痛苦的吗?欣儿说不清,但终于成了欣儿离开我的一个理由。

不知上辈子谁欠谁的,为注定要欣儿一个这么好的女孩,为我受这些苦呢,我想我是失败的,总让爱自已的女孩受苦!

是的。电话中,欣儿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只想在想你的时间你在我身边!”

可是就这样简单的要求,我竟做不到!!!!

一年又一年,后来,欣儿终于走了。

想起《圣经。创世纪》中记载:“上帝说:‘这个男人(亚当)太孤单,这不好。我要给他造个伴侣。’于是,给他造了一个女人(夏娃)”

上帝一定也给我创造了一个女人,但是我没有留住。

2004年11月•随心记于中经路某网吧(家韵微信公众号:jiayun181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3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19.10.2019 16:23

关于我们|Apps

(闽ICP备17026985号-1)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