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jobs Sinojobs 2018周年庆 kaytrip
德国频道
查看: 378|回复: 1

写给走饭和有抑郁症的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7.2.2019 18: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即时机票
爱是有故事的旅行汤佳文,我其实一直不太愿意回忆我得抑郁症的那几个月,因为那真的是太阴森可怕了。我再也不想尝试那种滋味。

我第一次真正接触抑郁症,是大三的时候带团。印象很深刻。那是一个公司组织员工去北京,那个公司的老板据说是身价千万以上的年轻才俊。我们团是坐火车去北京的,但是有一个VIP客人是晚上坐飞机过来的,那个公司的办公室主任特别紧张,嘱咐我一定要派个好车去机场接人。因为要接的这个人事他的老板娘。

这个老板娘可能要算得上是诸多女人艳羡的人,刚三十,跟老公恋爱十年,结婚一年,婚礼据说是在我们那个城市最好的酒店最高等级来办的。老公呢对她好的一塌糊涂,不仅仅如此,婆婆对她也视如己出。她的事业和社会地位也很好,研究生毕业的她是我们那个城市名牌大学的讲师。所以说要要财富有财富,要社会地位有社会地位。

接到她以后我发现她娇娇小小,留着个齐刘海,跟我差不多像个小姑娘似的。长得也很漂亮。她跟我睡一个房间,很开朗乐观的样子,跟我一起逛街,夸我身上的衣服很好看,问我哪儿买的。那时候我真的是很喜欢这么一个很亲切的女子,我觉得她就是拥有一切的完美女人。我向来跟客人关系不错,很多客人在下团后都跟我有联系,跟她也有时打个电话,后来有一段时间她总是拨我电话,好多次都是接了但是那边没有声响,只听到杂乱的声音。我再拨过去又经常没有人听,有一次接了,她说可能是电话不小心拨出来没注意。

隔了一个礼拜,团里的其他客人告诉我,这姑娘自杀了,跟三毛一样在医院里上吊自杀了。我几乎是震惊了!我问:为什么呀?她要什么有什么,爱情、财富、地位、甚至敬仰,因为我也给学生上过课,很明白做老师的那种幸福。告诉我消息的这个朋友说:据说是因为得了抑郁症,总是怀疑自己有病去医院查,但是医院总也查不出什么毛病。我们都无不惋惜的叹气,这样一个拥有完美生活的女人就这样走了。

因为这件事我突然看开了很多,我做导游的时候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很多人拥有很多,但是还是不快乐,所以慢慢的就悟出做人要快乐真的不是因为拥有什么,拥有得再多也不一定快乐。而人的一生,唯有快乐是最实在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快乐也真的是很奢侈的东西,这是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得上抑郁症时才明白的。那之前,我一直是一个快乐得没心没肺的姑娘。人人都跟我说:你怎么就一天到晚那么快活呢?成长是需要代价的,现在已经好多好多年没有人跟我说这句话了。

大学毕业之前,我遇上托马斯,然后奋不顾身的坐他的摩托车偷偷的去了西藏。说是偷偷的是因为我瞒着父母亲,后来到了西藏以后又骗我爸爸说我带团去西藏了。那时候西藏对我来说是一个多么遥远和新鲜的词汇呀,我忍不住骄傲的告诉身边的朋友我到西藏了。

其实爱情本来就是最甜也最苦的东西,我之前谈了好几次恋爱,每次都是我潇洒的转身。我几乎没有为爱情哭过,我甚至没有跟男朋友吵过架。所以遇到一次真的爱情时,苦头吃的很足。这些苦来自自己、来自他、来自父母、来自对未来的各种压力。我父母用一种让我觉得近乎残酷的方式发现了我的地下恋情。到现在我都不能原谅,也不愿意去想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样一种精神上的鞭笞。然后用断绝父女关系的话来威胁我。我的立场其实一直就是坚决的,从小管到大,既然长大了,我的人生就应该我来做主。这个时候如果托马斯多给我一些温暖我也不至于后来得了抑郁症。

我那时候还不了解他是一个智商极高情商极低的人。所以亲情爱情一起亮了红灯。懵懵懂懂回了学校办毕业手续,借着班上的散伙饭喝了不知道多少瓶酒,做导游两三年酒量练得太好恁是没醉,清醒的借着酒劲大哭了一场,好多人都在哭,别人都是在惜别,我是在哭自己。

其实现在想想也真的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事情,我怎么就让这种情绪一直延续直到最后得了抑郁症呢?可能毕业的时候每个毕业生都是有一种迷茫的吧,那时候我是迷茫的,即使我是个坚强的孩子,但是那时候对我最重要的东西不过是亲情和爱情,加上对未来的迷茫。一个即将毕业走向社会的大学生,跟父母吵架离家出走,爱情也没有给出接纳的温暖信号。是够我哭的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哭就是两个月。哭到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正常,哭到自己问自己为什么哭,有什么值得哭。

我去上海送托马斯回德国,每次想到这段马上就要终结的爱情就悲伤得透不过气来。其实这种所谓的终结从始至终都是我在想象和决定的。他说他会回来,只是我根本就不相信罢了。不知道为什么不相信,可能是那时候对生活没有信心。

那时候住在朋友ALEX家里,每天醒来就没有缘由的开始悲伤开始哭,一直哭道下午觉得好一点才走出去透一口气,觉得好点的时候就到晚上了,该睡觉了,那时候我最喜欢睡觉,因为睡着了就可以什么都不想,真希望自己就一直那么睡下去。哭到后来我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太不正常了,于是我开始在网上查关于抑郁症的资料,我发现我几乎完全吻合那些抑郁症的症状。我极力想调整自己的状态,但是我发现我开始做不到,我就是不快乐,就是悲伤,就是想哭。我有时候甚至想死。

但是我始终还是没有死的勇气。我曾经给自杀救助中心的人写过邮件,心理辅导老师的回信分析的那些道理我没有一个不懂的,我甚至能分析的比她更好。但是我还是做不到将自己从这种可怕的情绪里拔出来。我就是钻到那种悲伤的牛角尖里面去了,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悲伤和灰暗的,我很绝望,很无助,觉得自己可怜可悲。但是清醒的时候我又能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下去,我得想办法救我自己,我本来是多么阳光的一个女孩子呀,我怎么变成了这样?

后来我就留在上海了,在上海找工作。上海人民排外是全国闻名的,所以我一开始也没有找到什么好工作,一个月拿一千多块钱的薪水。上大学的时候打工赚的钱都是这个两三倍。心里那种凄凉,觉得没家可以回,没人疼,也没有退路。但是有了工作多少就少了一些可以抑郁的时间。我还是几乎隔天要哭一场,走在上海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觉得这个繁华的世界很悲凉。好在还有工作,有朋友在身边。

三个月以后我的大学室友玲玲的一段话让我走出来这个阴影。那时候我们在同一个公司,在一个办公室工作,我其实并不合适做办公室工作。她跟我说她相信我可以将那份办公室工作做得很出色,但是如果我不做导游真的是非常可惜,非常浪费。于是我大义凛然的辞掉当时的工作,隔天就去找了个导游的工作。这才真正的开始了上海的生活,赚了钱,很忙,然后发现其实上海这个城市其实蛮可爱的,开始喜欢这个城市。于是我就没有时间抑郁了,后来也不再莫名其妙的哭了。

其实我想抑郁症就像是一个怪圈圈,你越跟它较劲你越摆脱不了它,反而你将它冷落,去干点别的,你就不记得它是谁了,我开始花很大力气去让自己不悲伤,但是总归是做不到,可是工作一忙,生活一精彩,抑郁症就成了浮云,追不上你了!但是抑郁症它真的是一种杀伤力很强的疾病,这么多年,我总还隐隐的觉得有伤口,总觉得好了伤疤没忘了痛。天气不好心情不好还能隐隐痛那么一回。直到后来有了孩子,才算彻底的摆脱了它的魔影,正像是今天看小说里说的那一句:女子虽弱,为母则强。我觉得我是有了伊娃以后才真正的变成了一个心里强大的女人。我才真正的内心无所畏惧。

这两天微博和空间里充满了朋友们对走饭的惋惜,大多都对她有同病相怜的的怜惜。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全民都有抑郁倾向的时代,只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死。很多人可能希望自己有走饭的那种勇气。我那年的抑郁症可能并不严重,没有严重到我敢做出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情,但是已经足够可怕,心理疾病比肉体上的疾病要来得恐怖和痛苦多了。我虽然本性很阳光,虽然很努力的将自己纠正拔转。但是也是实实在在受了三个月折磨才慢慢走出来,好了的伤疤还痛了好几年。

我们都需要爱,希望幸福,但是可能学会怎么爱自己,怎么让自己幸福才是最重要的。这些年走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遇见了很多人。也在生活中慢慢成熟自己的情感。最后我发现,其实这个世界上除了信仰,除了你信仰的心中的那个佛祖、**、上帝会与你同在,其它的一切一切,比如财富、地位、名声、爱情、亲情,甚至生命等一切都是可能在某种时机下失去的,唯有信仰,只要你相信,他就永远在。

所以我觉得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我们受教育的无神论真的让很多人变得不幸福,因为比如我,我多么希望自己能有信仰,但是这么多年的根深蒂固的观念实在是让我没办法相信,即使我很敬畏,但是我还是看不破红尘,读不完圣经。但是我总算也悟出了一个道理,幸福真的不是别人给的,不是财富、地位、爱情可以带来的。真正的幸福应该是自己给自己的,因为不论你处于一种什么状态,只要你自己觉得自己幸福,那你就是幸福的。把幸福当做自己的信仰!所以我一直努力想做到这样,心中也慢慢坦然,真想做个像小说中那样温婉的女子,淡淡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无欲则刚!  

                                          作者简介                              
汤佳,80后长沙妹子。十年来与德籍丈夫一起环球旅行,七岁的混血儿女儿伊娃已经跟随父母脚步走过78个国家。已出版著作《亲爱的,这不只是一场旅行》《爱是有故事的旅行》,个人公号:爱是有故事的旅行(ID:eva-aroundworld)。新浪微博:@汤佳托马斯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爱是有故事的旅行 爱是有故事的旅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25.3.2019 14:33

关于我们|论坛Apps

(闽ICP备17026985号-1)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