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jobs JOY商城 酒店预订 开元机票预订 中国转运 sinojob
德国频道
楼主: 猪头山

今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11.2008 21: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猪头山 于 7.11.2008 21:20 发表


这样的心态绝对正确
我也和你一样......
重视现在。。。


现在的我很快乐,虽然不一定有结果,不要太执着反而更轻松些,享受过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11.2008 23: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永远没有终点
只有心会累,会需要一个宁静的港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11.2008 00: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累,是因为停在了一个充满礁石和漩涡的港湾,现在只知道逃出来才能宁静,所以一直在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11.2008 08: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11.2008 08: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更新的越来越慢,越来越少了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8.11.2008 15: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8.11.2008 15: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湖边总是恋爱的圣地,一对对情侣或坐或走,相互簇拥着、拉着手,揽着腰。我们就这样并排走着,聊着....
‘你今天的心情好像不怎么样阿!’我关心的问她。’和男朋友分手了?‘
‘恩,前几天跟他分手的...’她苦笑着说,‘前几天我向他要回了自己的私人物品,然后我们就彻底分了。’
‘噢,对不起啊,我.....’
‘没关系的,现在我没事了....’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我也知道了她很多的过去。她早已不是处女了,她把她的初夜献给了她的初恋情人,尽管他们已经分手了,但是她还

是和他保持着联系,那位初恋情人现在在深圳当兵,明年才会期满复员....云云。从她的话里,我深深地感觉得到,她对那位初恋情人执著的

眷恋和对分手的无奈。每个人都有过初恋,方式不一样,程度不一样,结局不一样而已。我在她身边,默默地倾听着她的述说。之后她有过4、5

个男朋友,有的时间长点,有的时间短点。各有个的精彩,各有个的遗憾。她最近的那任男友,她为他真心的付出,买了早点在他家楼下等他。

他还是不珍惜,拒绝接听她的电话,这让她伤心欲绝。无奈最终分道扬镳。我为她感到惋惜.但我说不出什么更多的安慰她的话.只有听她述说

.


很快我们走到了我家的楼下.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10点多了.
'我该回去了!'她似乎很轻松的样子.
'我送你一段路吧,现在时间还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说。
然后,我们又一边聊天一边走了,回到了原来的起点。

第二天在公司,我没事又来到了她们的办公室坐着。借着工作的名义和漂亮mm聊天。
l近来了,俯下身子和同事交待着什么。我站了起来,正想离开。经过她身后的时候,我无意间撇了一眼。她那性感的身材,在工作服的纯托下,尽显迷人。她的细腰.....真的很眼熟,让人有种想立刻拥入怀中的冲动。但我又实在是想不起来,它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让人难忘。猛然想到自己现在还是在人家的办公室里,还站在那里色迷迷地看着人家的身体。我的脸微红着收回了目光。似乎她的同事看了我一眼,已经被发现了。我立刻快步走了出去。那种凭然心动的感觉,让我直到下班还处于恍惚状态。
回到家,我开着电脑,却无心上网。她那腰部熟悉的曲线,在我的大脑中徘徊着。是的,大学的女友也是那样的腰,那曾经爱不释手的腰。我发现自己心里的堤坝开始坍塌,一点一点。潮水在涌动着。

以后的日子,我们便经常相约着吃饭,然后去散步,直到深夜才各自回家。与她相处的时候,我总是告诫着自己,千万不要爱上她。而她也跟我说过,因为受伤太深,已经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可是每次和她走在一起,我总是有想牵她手的冲动。这让我陷入了矛盾中,良久。

[ 本帖最后由 猪头山 于 8.11.2008 16:1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8.11.2008 17: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

那是一个深秋,桂花随着冷风,悄悄飘落枝头。

我陪着她逛街,秋风让路上的行人个个都竖起衣领,脚步匆匆。她穿的也算单薄,在秋风中有点瑟瑟发抖。我抓起了她的手,没说什么,仅仅用

掌心的余热想给她带来点温暖。她看了看我,笑了笑。她紧紧地依偎着我。一种久违的幸福感在我心里漾溢开来。不再去想将来,不再去想过去

,只是把现在牢牢地拽紧在心里。那一晚,我们就这样手牵着手,依偎着,谁也没有松开,直到深夜。

看着出租车远去的背影,我知道,这次我将会伤的很深。


我们的关系开始飞速的发展。初冬,迎来了我的生日。我宴请了我所有的朋友,当然还有l。我们尽情地喝酒,尽情地欢唱。那个生日是我有生

以来最幸福的生日。结束了欢闹后,我叫了俩出租车,送她回家。她拿出一颗别人送我的巧克力糖,放入嘴里。因为酒精,我的脸红的要命,但

还不至于醉酒。
我看着她,问她,‘味道怎么样?’
‘很不错’她笑着看着我。
‘我也想要一颗...’我开始无厘头。
‘没有了,最后一颗了,’她还是那样坏坏的笑。‘还在我嘴里,没有吃完。你要么?’
她张开嘴,半吐出那颗糖。我的身体比我的大脑反应的要快,这点一直是我的骄傲。只是没想到此刻的一切,让我从此深陷。
我想也没多想,把我的唇凑了上去,紧紧地,火热地。我早已将那颗糖忘记了,在我大脑里的只有愉悦和兴奋。那个吻是如此的漫长,如此的甜

美。我们的舌头在灵活地纠缠着,呼吸在此刻也变得豪不重要。谁也舍不得离开对方。直到出租车因为红灯而慢慢停下。

结束了拥吻,我尴尬地坐正,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
‘味道好么?’她的脸也是红的,白嫩的皮肤透着粉色。
‘我这里还有一颗糖,你要尝尝么?’我一脸坏笑着对她说。
她笑着不语,她的手扣着我的手,修长的手指在我的指间缠绕。相互间感受着心跳的韵律。

自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送她回家。每每在她家的楼下,拥吻,然后恋恋不舍地分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8.11.2008 20: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我不怎么喜欢和女人近乎,但总是会找个男性好朋友粘在一起。游戏死党是读书时候的玩伴,现在是损友帅哥。甚至曾有单位的同事问我

和损友帅哥是不是同性恋,整天成双成对的出入。我当然不喜欢搞这些断背的东西,但和朋友在一起我会觉得比较简单,比较安全。我总是处

理不好和女人的关系。在我和l热恋的同时,损友帅哥也迅速敲定了另一个女同事的关系。

每次我去楼下的餐厅,餐厅门口的迎宾女孩中的一个,都会脸红着向我打招呼。以至于我总是认为她的脸红是天生的,对每个男人都会这样。

尽管我去的不多,但有时候还是会和她在公司里碰到。
有一次,她红着脸和我打招呼,后面还跟一句‘你很帅哦!’
我也被她说的不好意思起来,‘哪里帅了,已经很衰了。’
然后我继续我的工作。我已经有了女朋友,我对其他的女孩也不会有什么兴趣。我想她也应该知道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

,在我和l分手后,是她陪着我去了另外一个城市旅游了三天。

一天,损友帅哥跑过来问根我说,‘这段时间总是工作,应该找个时间出去游玩一下了。’
‘好啊,什么时候?还有谁?’我也正想借旅游调剂一下心情。
‘本城没有什么新意,要不周末我们去上海玩吧。’
‘也好,去远点的地方走走。’我答道,‘问问她们看想不想去。’
‘这个没问题’他说‘我都问过了。’
看来他是早有预谋。我当然就顺水推舟了。


周末,我们四个人买了火车票,登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因为人多,旅途中也不会那么的无聊,我们打牌,聊天,兴奋得就像春游的小学生。
逛够了大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后,我们找了家3星的hotel,4个人,开了两个双人房。损友帅哥强烈要求和他的女朋友一个房间。无可避免的

,我和l一个房间。她也大方,并没有反对。

晚上我们各自冲洗完毕,躺在自己的床上。

窗外是上海繁华的夜景,霓虹灯的亮光透过窗户投射了进来,将她丰满的身材映衬得如此完美。我愣愣地看着,完全的陶醉了。
‘你怎么不睡觉?看着我干吗?’突然她开口说道。
‘我想过来躺在你身边...’似乎她是在装睡,我想。
‘不要....’她笑着回答。
‘我睡不着。’
‘赫赫...’她笑得也是那么的美。
‘我过来了阿!’
‘不要...’她想了想说道,‘....还是我过来吧。’


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里,我们忘却了外面世界的繁华和喧闹,仿佛一切都不再重要。我们相互的拥吻着对方,和对方融合在了一起,相互

探索者对方所有秘密,就像这个世界只有我们两个的存在。在热血沸腾中,飞向了生命的顶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9.11.2008 00: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的冬天总是总是充满了热情。圣诞节,元旦,新年....每个人的脸上总是洋溢着过节的喜气。我和l已经变得如胶似漆,每天晚上即使没

有碰到面,也会电话述情肠,时间不再是个约束。直到有一天我们从外地景点旅游两天回来,来到她的家里......我已经见过她的父母了,

似乎她的父母也并不反对我和他们女儿来往,这让我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地温馨。也让我后来对她的父母满怀愧疚。她的母亲切了水果留我坐下

来慢慢吃。这个时候,她接到一个电话。她看了看号码,便接起,边说边往卧室走去。我在客厅奇怪的看着她的举动。她一般不会因为电话而躲

开我。也许是因为她的父母在,不方便的缘故,我想。
过了良久,我吃完了水果,发现她还在卧室。时间也不早了,从城西到城东也要不少的路。我差不多也该回家了。我便走进她的卧室,想和她说

一声再走。
‘l,我该回去了,很晚了’我开了门,走了进去。
’.....‘电话的那头好像说着什么。
’不是,是我的同事在旁边...‘她没有看我,而是继续对着电话说着,’你别乱想了。‘
听到这里我的心霎那间凉了。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我笑着走到她身边,对她说’我先走了,很晚了。‘我知道这个时候我的笑,仅仅是僵

硬在面部的表情,也许那根本就称不上笑。说完,我转过头,走出了房间。和她的父母招呼后,便出了她家。不一会儿,她追了出来,问我,
’怎么不多坐一会儿?‘
’嗯,刚才和你通电话的是谁阿?‘我用近乎祈求的眼光看着她。
’只是一个朋友..‘她轻声地说。
’是那个当兵的朋友对吗?‘我开始有点崩溃..
’我是不想他分心,他一个人在那边当兵不容易,我没有其他什么意思的....‘她镇定地看着我。
’哦,那我先回去了,bye。‘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我只想立刻离开那里。

我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只知道那天的路特别的漫长,路灯都在对着我摇摆。我无法面对这一切,我更无法忘记冬天我将她的手放入自己怀

中时,她那幸福的微笑。我做出了我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我决定原谅她。我知道,我对她的爱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我甘愿为她冒险,甘

愿为她受伤害。


第二天在公司午休的时候,我找到了她。我压低了声音,用尽可能平常的声调跟她说‘当他当兵回来的时候,别和我分手好吗?’
她愣了一下,随后说道‘你别多想了!你希望我们分手么?‘
’当然不是,我只是希望你别让我太难过。‘我的眼睛里似乎起了雾。
’我不跟你解释了!我去工作了。’她说着整理了手中的文件,走开了。

随后的日子里,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吃饭、逛街、看电影。偶尔,当她的手机放在我身上的时候,我也会碰巧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我们都心

知肚明的简短交谈后立刻挂断了电话。慢慢地,我知道,我无法再继续自己骗自己了。但我的心总是无法驾驭,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改变决定。

几个月后,在她的那个朋友当兵回来的前一个月,她找了个借口和我分了手。

我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也一直为了这个结果而等待着。但是我的心,还是如同撕裂般痛楚。我整天一言不发,甚至倔强地搬了出去一个人

住。我没有再选择醉酒,而是抱着cd没心没肝地听着,在泪水中入睡。我又一次用爱情惩罚着自己。

当我再次出现在朋友们的聚会中时,我开始了我生命中那段最堕落的时期........


(完)





[ 本帖最后由 猪头山 于 9.11.2008 10:0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14.7.2020 14:10

关于我们|Apps

()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