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jobs JOY商城 酒店预订 开元机票预订 中国转运 sinojob
德国频道
查看: 1479|回复: 10

请 别 这 么 爱 我 Z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12.2003 19: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晓青翻着那本厚 厚的细 胞学参 考教 材, 心里暗 暗气 恼那 些密密麻麻的英 文今 天怎 么就这 么折 腾人, 找了一 个早 上了, 还 是觉 得没 找 着合 适的答 案。<br><br>看 来还 是玛丽有远见,不 希 望TAKE HOME的考 试。晓青与大部 分学 生以 为这 个有 名的善 良的英 俊的TOM教 授会是个例 外,不 会借 机眩 耀自己的墨 水有多 黑。而 且一 周时 间,每 道 题别 超 过一 页, 能难 倒谁呀. 呵 呵,晓青当 时还开玩 笑问可 不 可 以TRIPLE LINE格 式,  而玛丽则与 TOM一 本 正 经商讨一 周时 间的DEADLINE 是英 国时 间, 法 国时 间 还 是中 国时 间的零 点。<br><br>晓青觉得TOM真是帅得让 人发晕, 那 么高 高的挺 拔的个 子, 成 熟而棱 角分 明的脸, 每 一 丝皱 纹都弥 漫着一 种洒 脱与不羁, 浓 密的花 白短 发随意的卷成几 个大波 浪掠过那宽 宽的额 头, 他那象BABY般拿牙 齿津 津 有味地啃小指尖的习 惯, 和带点歉 意的微 笑, 在晓青的眼里都成了一 种近 乎温 柔的 …..挑 逗的…&quot;性 感&quot; .<br><br>难 怪, 有一 个中 国小 姑 娘当 时学 分修满了, 要毕 业了, 还想 尽办 法拖 了一学期, 只 为了修他的一 门课. 她曾对晓青感 叹说,&quot; 唉, 世 上象TOM 这 么好这么帅的人能有几 个, 要 能找一个这 样的男人, 这辈子太幸 福了. &quot; 听人说他领养了一 个中 国孤 儿呢, 应 该心善如佛才是.<br><br>想起那小 姑 娘每节课后总羞 答 答去问他无 关 紧 要的问 题, 就想笑. 她总跟晓青说, 千 万别让他觉得自 己傻. 所 以她问的都 是聪 明问 题? 天 知 道, 反 正小 姑 娘最 后没拿 到她认 为十 拿 九 稳的A. <br><br>晓青有一 次也做了&quot;聪 明&quot;事, 当TOM 做一 个SEMINAR时, 她揪住一个问 题不放, 直逼得TOM最 后只 能歉 然的笑着耸肩 膀… 当 时晓青自 己挺得 意, 没 想 到后 来TOM的课上要 求每位学 生从近 几 年杂 志中任 选相 关的课题做个PRESENTATION, 轮 到晓青的时 候, 她从有 名的欧 洲生 物杂 志上选了一篇, 最 后TOM非 得引 经 据 典地证明那PAPER 的结 论不 正 确. 晓青觉得冤 枉, 想分 辨, 可 惜一 个小 时的上 课时 间早 已超 出了足 足半 小 时, 而别 的学 生已 经纷 纷开溜. 真不 知这TOM是报复还是觉 得晓青好玩. 反 正晓青觉得TOM 在她的这PRESENTATION上是花足了时间精力的. 与别人做PRESENTATION时的缄 默少语判 若 两 人.<br><br>当他带 着笑 意扫 视着他 们说会给每 个 人发个EMAIL 给 定POLICY, 不 必为 了这些简 单规 则担 忧时, 那抹笑谁说就不 是得意呢. 是啊, 他就 是知 道那满腔的墨 水能抹 黑这 帮学 生的额 头一 点 点, ---在晓青看来, 无 异于使他 们焦 头 烂 额---晓青忿 忿的, 那 些题 目还真 是这2000多 页书的综 合测 试. 晓青想, 要 是下个SEMESTER有他的课, 白送她A也不想修了, 一 肚 子黑臭墨 水, 白长个好皮 囊盛着… <br><br>想 到 这 , 晓青轻轻叹了一口气, 把 书推到一 边, 为 什么吴杰不长得高些,帅些,不羁些, 即 使有TOM这样子的1%? 但是如 果那 样, 如 果真那 样, 她会嫁给他吗? 她还会来美国吗? 他真的爱她吗?<br><br>晓青茫然地掉 头看着窗 外. 又是深 秋&#33; 色 彩斑 斓的树 叶在阳 光下微 微地摇着. 树下车 子 经 过时飞起来的落 叶象一 群舞 动的蝶 …. 这是最让吴杰感伤的季 节 , 她知 道 ; 也 是 最 让 她 自 己 迷 惑 的 季 节 , 她 知 道 . &quot;爱 在 深 秋 &quot;, 明 天 注 定 要 分 手 , 为 何 泪 流 ? 谁 的 久 远 以 前 的 歌 呢 ? 谭 咏 麟 的 ? 是 啊 , 应 该 象 那 落 叶 一 样 , 无 拘 无 束 地 飞 舞 ...<br><br>&quot;晓青&#33;&quot; 一 声近 乎颤抖的低低的浑 厚的男中音在晓青的耳边陡 然想 起, 她不 觉吓了一 跳. 转 过头来, 看 到的是秦老 师的那 对被深 情, 渴 盼和无 奈灼伤了的眼 睛. <br><br>晓青忙四 处看看, 还 好, 图 书 馆周末并 没 有什 么人, 特 别是没 看 到什 么中 国人.  <br><br>
 楼主| 发表于 2.12.2003 19: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你 真 的 这 么 忙 吗 ? 我 来 了 十 天 , 你 连 句 问 候 都 没 有 ?&quot; 秦 志 高 紧 盯 着 晓 青 的 脸 . &quot;你 好 象 一 点 没 变 &quot;.<br><br>&quot;哎 呀 呀 , 是 秦 教 授 &#33; 怎 么 来 了 也 没 点 声 音 ?&#33; 我 哪 有 你 这 么 神 通 广 大 ... 这 么 大 个 地 球 , 我 怎 能 知 道 您 在 哪 呢 ? 我 又 不 是 孙 悟 空 , 怎 么 会 变 呢 ? 对 吧 ?&#33;&quot; 晓 青 大 大 方 方 地 站 起 身 来 , 甩 了 一 下 顺 滑 的 短 发 , 歪 着 头 充 满 笑 意 地 说 道 . 她 脑 子 里 飞 快 地 转 着 该 如 何 与 他 继 续 保 持 距 离 .<br><br>秦 志 高 想 说 他 给 晓 青 发 过 EMAIL 告 诉 过 她 到 达 的 时 间 ..但 是 一 想 到 之 前 就 收 到 过 晓 青 的 申 明 : 如 果 为 了 自 己 的 未 来 , 她 无 权 反 对 他 的 到 来 , 但 是 与 她 无 关 ; 如 果 是 为 了 发 展 他 对 她 的 RELATIONSHIP, 她 劝 他 不 要 来 . 秦 志 高 那 思 念 了 一 整 年 的 心 刹 那 间 紧 紧 地 缩 紧 并 且 痛 了 起 来 , 他 不 觉 皱 皱 眉 头 , 嗫 嚅 着 说 道 :<br>&quot; 我 知 道 , 自 己 的 年 龄 是 个 障 碍 ..但 是..&quot; 他 突 然 恢 复 了 勇 气 和 神 采 , &quot;你 说 过 , 我 可 以 等 , , 五 年 , 十 年 都 可 以 &#33;&quot;<br><br>晓 青 注 视 着 他 眼 底 的 那 抹 痛 楚 , 无 奈 和 ..渴 望 , 不 , 几 乎 是 哀 求 , 想 想 他 毕 竟 教 过 自 己 很 多 专 业 知 识 , 想 想 他 在 国 内 也 是 个 领 国 务 院 特 殊 津 贴 , 几 次 获 国 家 级 奖 的 知 名 教 授 了 , 但 是 感 情 , 感 情 却 让 他 如 此 不 堪 &#33; 同 情 和 理 解 如 同 一 层 薄 雾 漫 过 了 她 的 心 扉 . 但 有 个 声 音 又 坚 定 地 告 诉 她 ,要 坚 决 些 , 不 能 害 了 他 也 害 了 自 己 &#33;<br><br>&quot;行 了 行 了 , 马 路 求 爱 还 拿 朵 玫 瑰 花 呢 &#33; 人 家 以 为 你 在 图 书 馆 看 剧 本 背 台 词 呢 &#33; 呵 呵 &#33; 那 ..这 样 吧 , 我 这 些 天 中 考 确 实 很 忙 ,但 为 了 表 示 对 恩 师 没 齿 难 忘 , 今 晚 我 请 你 到 我 家 吃 饭 . 正 好 我 也 想 着 该 谢 谢 钟 健 敏 , 阿 顾 他 们 .&quot;<br><br>&quot;你 邀 请 他 们 ? 那 不 是 全 实 验 室 六 七 号 人 都 得 请 上 了 ? 你 能 行 ?&quot; 秦 终 于 脸 上 有 了 轻 松 的 捉 狭 的 笑 意 , 在 他 的 印 象 中 , 晓 青 是 个 十 足 的 上 海 娇 小 姐 , 那 时 总 见 她 吃 方 便 面 , 炒 一 周 的 菜 , 用 微 波 炉 炉 烧 好 一 周 的 大 米 饭 , 到 了 下 半 周 , 就 听 她 把 饭 嚼 得 象 锅 吧 一 样 嘎 吱 响 . 他 甚 至 说 自 己 &quot;有 人 愿 意 以 后 给 你 做 饭 吃 .&quot; 当 时 以 为 晓 青 至 少 会 感 动 , 没 想 她 一 脸 的 不 屑 加 怀 疑 , &quot; 哈 , 得 了 , 我 这 辈 子 命 定 的 没 那 么 好 福 气 . 瞎 子 说 了 , 我 是 凡 事 都 得 自 力 更 生 .&quot;<br><br>&quot;走 吧 . 别 打 扰 真 正 的 用 功 者 了 .&quot; 晓 青 合 上 那 本 几 千 页 的 书 , 抱 起 来 准 备 走 . <br><br>&quot;给 我 吧 . 你 不 是 真 正 的 用 功 ?&quot; 秦 伸 手 去 接 她 手 上 的 书 , 手 指 不 经 意 地 碰 了 她 的 园 润 的 手 背 . 他 刷 地 红 了 脸 , 感 觉 象 是 被 施 了 魔 法 , 一 时 竟 动 弹 不 得 . <br><br>晓 青 都 看 在 眼 里 , 她 虽 然 相 信 他 曾 对 她 说 过 的 婚 姻 往 事 , 但 仍 觉 得 时 光 捉 弄 人 , 竟 让 这 么 个 多 情 的 四 十 几 的 汉 子 经 历 初 恋 的 情 感 .<br><br>&quot;我 不 是 , 当 然 不 是 , 越 来 越 觉 得 不 是 .&quot; 晓 青 顿 了 顿 , 把 心 中 涌 起 的 万 千 思 绪 抛 开 了 ,&quot;我 当 然 是 请 他 们 全 部 了 , 他 们 都 是 我 专 业 上 的 好 老 师 . 走 啊 .&quot;<br><br>&quot;没 想 到 , 他 们 都 跟 我 一 样 被 尊 为 老 师 的 .&quot; 秦 觉 得 象 是 受 了 莫 大 的 讽 刺 , 当 初 在 EMAIL 里 她 仍 叫 他 老 师 , 他 还 以 为 是 有 意 的 , 无 论 是 为 了 有 意 拉 开 距 离 显 示 他 的 老 字 辈 , 或 为 了 真 的 尊 重 他 , 他 都 看 作 是 一 种 特 殊 的 荣 耀 来 受 用 的 . 只 要 他 能 比 别 人 在 她 的 心 目 中 特 殊 一 点 点 , 他 也 觉 得 安 慰 了 . 看 来 就 这 点 都 成 了 奢 望 , 难 怪 刚 才 晓 青 要 称 他 为 教 授 呢 . 不 是 讽 刺 吗 ?<br><br>&quot;是 啊 , 你 走 后 , 我 仍 然 经 常 去 你 们 的 实 验 室 问 问 题 , 所 以 他 们 都 是 我 的 老 师 .&quot; 晓 青 轻 描 淡 写 .<br><br>走 出 了 图 书 馆 , 晓 青 问 :&quot; 秦 老 师 , 你 住 哪 ? 我 送 你 回 去 . 我 得 赶 紧 去 打 电 话 , 买 菜 . 当 天 通 知 请 客 可 不 符 合 美 国 的 习 惯 呢 , 还 好 提 前 了 半 天 .&quot;<br><br>&quot;终 于 开 车 了 ? 当 初 我 就 说 过 , 你 开 了 车 , 我 就 回 来 坐 .&quot; 秦 象 个 调 皮 的 少 年 一 样 边 钻 进 车 边 说 .<br><br>&quot;怎 么 着 也 不 能 让 您 这 样 的 教 授 到 了 美 国 马 上 就 调 了 档 次 啊 , 哈 哈 .&quot; 晓 青 开 着 玩 笑 . 启 动 车 子 的 时 候 , 秦 看 到 晓 青 光 洁 的 笑 脸 上 有 着 那 丝 曾 让 他 着 迷 的 专 注 . <br><br>&quot;驾 龄 多 长 了 ? 跟 谁 学 的 呢 ? 什 么 时 候 买 的 车 ?&quot; 这 时 秦 才 觉 得 这 一 年 他 与 她 真 的 相 隔 不 止 万 里 之 遥 . 他 突 然 有 些 后 悔 当 初 作 出 回 国 的 决 定 . 马 路 两 边 是 飞 掠 而 过 的 秋 色, 她 开 得 过 了 限 速 . <br><br>&quot;跟 一 个 男 生 学 的 . 车 子 是 我 爱 人 孩 子 来 的 时 候 买 的 , 刚 开 了 几 个 月 . 但 是 你 别 小 看 我 , 我 拿 了 驾 照 的 第 二 天 上 高 速 去 了 AA 城 ...&quot; 晓 青 还 说 着 , 秦 却 心 里 一 惊 , 什 么 ?&#33; 她 的 爱 人 小 孩 来 了 ?&#33; 那 还 请 我 去 她 家 吃 饭 , 我 再 有 胆 , ...不 不 不 , 我 自 己 不 也 说 过 吗 , 要 杀 要 打 , 还 不 知 谁 死 谁 伤 呢 &#33; 怕 什 么 . <br><br>&quot;那 个 周 末 就 开 车 跨 越 了 一 个 州 去 玩 , 半 夜 开 回 来 , 高 速 一 直 用 的 CRUISE CONTROL, 感 觉 过 瘾 极 了 . 我 学 车 的 时 候 最 笨 了 , 总 以 为 学 不 会 , 没 想 到 等 上 了 高 速 , 就 找 到 感 觉 了 . 再 接 下 去 那 个 周 末 , 凌 晨 五 点 , 天 没 亮 , 有 雾 , 我 送 我 爱 人 小 孩 去 机 场 ..&quot; <br><br>秦 听 到 这 还 是 松 了 口 气 , 应 道 &quot; 我 一 直 相 信 你 干 什 么 都 能 干 好 的 .&quot; <br><br>&quot;可 你 知 道 吗 , 所 有 人 都 以 为 我 得 请 别 人 开 的 , 阿 顾 他 们 知 道 我 要 自 己 送 他 们 , 都 替 我 捏 了 把 汗 呢 , 呵 呵 , 阿 顾 还 说 , 他 一 早 起 来 看 我 车 , 居 然 停 在 那 儿 , 他 以 为 他 们 没 走 改 日 期 了 , 其 实 我 早 就 送 完 回 来 了 .&quot; <br><br>晓 青 沉 浸 在 那 种 得 意 里 , 滔 滔 不 绝 . 这 时 手 机 响 了 .<br><br>&quot;噢 , 秦 老 师 , 劳 驾 , 帮 我 把 上 衣 口 袋 里 的 手 机 掏 出 来 .&quot; 晓 青 头 都 没 歪 一 下 , 继 续 开 车 .<br><br>秦 犹 豫 了 一 下 , 看 准 了 口 袋 口 , 帮 她 拿 出 手 机 , 只 瞄 了 一 眼 , 就 看 到 了 拼 音 的 来 电 姓 名 : 陈 竺 .<br><br>晓 青 腾 出 一 只 手 接 过 来, &quot; 喂 , ...噢 , 那 ...现 在 ? 我 今 天..算 了, 今 天 我 要 请 客 , ... 是 啊 , 到 时 我 给 你 打 电 话 . 要 不 你 也 来 ? ...好 吧 . BYE.&quot; <br><br>秦 听 着 晓 青 的 声 音 似 乎 很 柔 和 , 很 温 顺 , 他 突 然 觉 得 一 种 醋 意 . 这 个 陈 竺 , 难 道 还 没 找 女 朋 友 ? 他 是 认 识 他 的 , 一 个 凡 事 较 真 , 固 执 而 长 得 虎 头 虎 脑 , 挺 拔的 大 男 孩 .<br><br>一 个 缓 缓 的 转 弯 煞 车 , 他 到 了 . 显 然 他 对 他 住 的 地 方 挺 熟 悉 . 晓 青 常 来 这 吗 ? 找 谁 呢 ? 江 峰 云 , 钟 健 敏 , 还 是 马 中 华 ? 秦 微 张 嘴 深 深 舒 了 口 气 , 把 这 些 无 聊 的 想 法 逐 出 去 , 晓 青 是 个 用 功 的 好 女 孩 , 她 不 会 浪 费 那 种 时 间 的 &#33; <br><br>&quot; 我 知 道 钟 健 敏 爱 喝 酒 , 我 正 好 从 北 京 带 了 二 锅 头 , 你 就 不 用 备 酒 了 .&quot; 秦 出 了 车 门 , 关 上 了 , 又 弯 腰 笑 道 , &quot;要 不 要 帮 忙 ? 可 别 到 时 烧 了 全 剩 下 , 那 自 己 可 得 吃 上 一 个 月 剩 菜 咯 ?&quot; <br><br>晓 青 只 是 笑 了 笑 , &quot; 别 忘 了 带 酒 就 行 了 , 碰 到 阿 顾 , 钟 健 敏 , 告 诉 一 声 , 以 免 万 一 我 打 电 话 找 不 着. 六 点 . 我 会 叫 阿 顾 来 接 你 们 .&quot; <br><br>她 那 两 个 浅 浅 的 酒 窝 时 隐 时 现 , 小 脸 真 生 动 , 声 音 真 甜 , 真 想 搂 着 那 小 俏 人 使 劲 儿 亲 一 下 . 秦 看 得 愣 愣 的 , 直 到 晓 青 说 &quot; 我 要 倒 车 了 , 小 心 .&quot; 他 才 挥 了 挥 手 说 晚 上 见 .<br><br>
 楼主| 发表于 2.12.2003 19: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秦 目 送 车 子 开 走 , 转 身 准 备 上 楼 . <br><br>他 的 RROMMATE 江 峰 云 正 从 他 的 车 里 出 来 . 他 &quot;砰 &quot; 地 一 声 随 手 甩 上 门 , 冲 着 秦 就 来 了 一 句 &quot;哇 靠&#33; 这 如 今 是 什 么 世 道 &#33;&quot; <br><br>秦 正 想 问 他 遇 上 什 么 麻 烦 事 了 , 没 想 到 江 峰 云 走 到 他 的 身 边 狠 狠 朝 他 的 后 被 肩 胛 就 是 一 拳 ,&quot;你 还 真 他 妈 的 艳 福 不 浅 , ...本 事 不 小 啊 ? 才 来 了 十 来 天 , 就 ...&#33;&quot; <br><br>&quot; 哎 , 哎 , 哎 , 可 说 话 注 意 点 , 我 跟 她 认 识 可 在 我 这 次 来 之 前 ..&quot; <br><br>&quot;噢 , 敢 情 是 回 锅 肉 啊 &#33;&quot; <br><br>秦 想 分 辨 , 但 觉 得 跟 他 说 不 清 , 就 改 口 说 ,&quot;就 你 这 样 , 难 怪 没 媳 妇 &#33;&quot; <br><br>&quot;我 没 媳 妇 , 我 咋 的 拉 ? 我 自 由 啊 ; 你 有 媳 妇 , 你 也 放 着 不 用 啊 , 不 还 是 万 里 长 征 来 找 天 涯 芳 草 &#33;&quot; 江 峰 云 一 路 骂 骂 咧 咧 着 上 了 楼 梯 . <br><br>秦 本 来 郁 闷 了 这 些 天 , 又 加 上 一 年 的 单 相 思 ,烦 着 呢 , 听 他 这 么 一 说 , 不 觉 嗓 门 也 高 了 八 度 :&quot;你 他 妈 的 的 有 完 没 完 ?&#33; 我 是 人 家 的 老 师 , 就 不 兴 人 家 送 一 下 ? 坐 一 回 车 就 有 问 题 了 ? 看 来 你 是 他 妈的 没 老 婆 久 了 , 精 神 变 态 啊 &#33;&quot; <br><br>经 过 钟 健 敏 的 门 口 ,就 见 他 睡 眼 惺 忪 地 探 出 个 脑 袋 , 慢 悠 悠 地 说 ,&quot; 你 们 这 么 一 大 早 , 吵 得 我 老 人 家 睡 不 了 觉 , 罪 过 罪 过 &#33;&quot; <br><br>江 与 秦 一 听 他 的 话 , 忍 俊 不 禁 , 秦 顺 口 就 道 ,&quot; 对 了 对 了 , 林 晓 青 请 你 今 天 过 去 吃 早 饭 &#33;&quot; 江 不 觉 狐 疑 地 看 着 秦 , 停 了 脚 步 , 而 钟 一 听 , 马 上 瞪 起 了 那 双 小 眼 半 喜 半 疑 地 问 ,&quot; 真 的 吗 ? 有 这 样 的 好 事 ?&#33; 她 不 是 吃 饭 没 时 间 么 ?&#33;&quot; <br><br>江 哈 哈 大 笑 着 ,&quot;瞧 瞧 , 他 也 不 看 看 现 在 都 几 点 了 . 敢 情 这 姜 还 是 老 的 辣 呀 . 我 他 妈 的 还 真 没 看 出 来 , 老 秦 还 真 他 妈 的 幽 默 .&quot; <br><br>秦 也 嘿 嘿 地 笑 着 , 正 色 道 ,&quot; 请 吃 饭 是 真 的 , 只 是 晚 饭 对 你 跟 早 饭 一 样 . 她 会 给 你 电 话 的 .&quot; <br><br>&quot; 这 可 真 是 奇 怪 了 , 平 时 我 说 请 她 吃 饭 , 她 总 是 要 给 哥 哥 姐 姐 打 电 话 呀 , 要 跟 家 里 上 网 聊 天 呀, 总 说 吃 饭 没 时 间 , 呵 呵 呵 , 这 回 , 吃 饭 没 时 间 却 有 时 间 做 饭 给 我 吃 ..?&quot; 他 一 边 捞 了 条 裤 子 往 身 上 套 , 一 边 慢 条 斯 理 地 做 着 判 断 ... <br><br>这 边 秦 就 不 耐 烦 了 , 说 ,&quot;六 点 钟 , 她 说 阿 顾 来 接 我 们 .&quot; <br>&quot; 噢 ? 明 白 了 , 原 来 不 是 我 一 个 , ..看 来 是 你 老 秦 的 面 子 了 . 难 怪 ?&#33; 我 说 为 什 么 早 不 请 晚 不 请 , 你 来 了 请 .&quot; <br>&quot; 行 了 , 我 可 报 了 信 了 . 忘 记 了 , 就 喝 不 上 二 锅 头 了 &#33;&quot;<br>&quot; 哇 , 太 棒 了 &#33; 二 锅 头 &#33; 哎 , 老 秦 , 你 原 来 是 不 是 想 偷 偷 一 个 人 享 受 啊 ?&#33; 我 今 天 可 真 要 睡 醒 了 , 都 睡 了 快 半 年 了 &#33;&quot; 他 跳 着 去 找 鞋 子 了 , 上 身 还 光 着 . <br><br>秦 也 开 心 起 来 , 冲 着 盯 着 他 看 的 江 , 说 , &quot; 你 也 想 喝 啊 ? 下 回 吧 . 等 你 嘴 巴 干 净 点 .&quot; <br><br>进 了 屋 子 , 江 顺 势 往 他 的 窄 窄 的 沙 发 垫 子 床 上 一 趟 , 感 叹 道 ,&quot; 老 秦 , 不 是 我 说 , 现 在 这 世 道 , 逼 良 为 娼 啊 . 哪 个 妞 不 是 想 嫁 给 钱 ? 要 说 有 姿 色 的 , 也 是 值 钱 ; 要 是 没 姿 色 的 , 让 我 倒 贴 我 还 挟 也 不 挟 呢 . &quot; <br><br>秦 看 了 他 一 眼 , 看 他 满 脸 严 肃 的 样 , 知 道 他 还 有 长 篇 大 论 呢 , 就 没 吱 声 . <br><br>&quot;可 我 光 棍 一 条 , 到 哪 找 有 姿 色 又 不 想 嫁 钱 的 呢 ? 看 看 这 里 那 些 他 妈 的 所 谓 小 姑 娘 , 还 不 知 道 那 飞 机 场 让 多 少 飞 机 蹂 躏 过, 没 姿 色 嫁 不 出 去 就 敞 开 供 应 了 不 是 &#33; 我 看 林 晓 青 还 真 一 良 家 妇 女 , 特 清 纯 , 真 不 知 她 丈 夫 怎 么 敢 放 这 么 条 美 人 鱼 出 来 满 世 界 漫 游 的 &#33; 要 是 我 , 哇 靠 , 一 定 把 她 变 成 条 美 女 蛇 , 紧 紧 缠 着 我 ...瞧 人 家 那 小 巧 玲 珑 的 身 段 , 凹 凸 有 致 ; 那 比 例 真 是 ...&quot; 江 一 时 不 知 用 什 么 来 形 容 , 咽 了 口 唾 沫 , &quot; 对 了 ---人 间 尤 物 &#33; 老 秦 , 你 注 意 过 没 ? 她 的 眼 睛 象 猫 , 象 那 种 ..&quot; <br><br>他 半 天 没 听 到 老 秦 的 声 音 , 坐 起 来 , 看 到 老 秦 正 在 翻 找 东 西 , 满 地 乱 七 八 糟 . <br><br>&quot; 你 找 啥 呢 ?&#33; 正 经 还 是 说 说 你 他 妈 的 怎 么 跟 林 晓 青 玩 上 的 , 也 好 让 我 开 开 窍 啊 &#33; 我 娶 个 好 媳 妇 , 也 算 你 秦 老 积 德 呀 &#33; &quot; <br><br>秦 没 理 他 , 但 是 与 林 晓 青 从 初 相 识 的 一 幕 幕 却 象 潮 水 般 涌 来 , 他 停 止 了 翻 寻, 无 奈 地 靠 到 床 上 , 任 凭 回 忆 的 酸 甜 苦 辣 啃 啮 着 他 的 心 . 他 对 江 敷 衍 道 , &quot; 我 可 能 时 差 没 调 过 来 , 得 睡 一 觉 .&quot; <br><br> <br><br>
 楼主| 发表于 2.12.2003 19: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晓青一路开车, 一路想着到底有多少人得请. 秦老师, 范老师, 钟健敏, 三个访问学者; 齐非凡博士后一家三口; 白小茹和阿顾俩学生..加上自己是九位. 假设每人得吃至少一碟菜,那么得至少准备九牒菜, 外加大荤两个. 到家的时候, 晓青已经想好了烧些什么. 她拿了纸笔, 站在桌边写下了菜名--- 凉拌: 蒜香黄瓜, 葱味海带丝, 香菜豆腐干丝; 热炒: 蒜叶黑木耳BACON, 麻辣豆腐, 辣青椒土豆丝, 炸椒盐虾, 豪油芦笋, 醋溜白菜; 烤: 鸡腿十只, BARBECUE 小排骨. 拿了单子, CHECK 了一遍冰箱里的存货, 对那些没有的打了钩, 鸡腿, 排骨在FREEZER 中的, 要化冻就太慢了, 还是买新的.. <br><br>正准备出门, 电话又响了...也一下想起还没打电话通知要请的客人...还要吃中饭, 还要打扫卫生...天, 真是要忙糊涂了&#33; ...噢, 太好了, 救星来了&#33; 是陈竺的来电&#33; <br><br>&quot;喂, 拜托拜托, 陈竺&#33; 你能帮我去买买菜吗? 晚上我请那么多人...&quot;, 晓青一边等着陈 竺的反应, 一边又不得不上一号去, 心里只是暗暗担心对方在那边听得出声音. 果然, 陈竺问她, <br><br>&quot;你那边哗哗的干吗呢, 那么吵?&quot; <br><br>&quot;没事, 我忙着打扫卫生呢?&#33;...唉, 我说你到底帮不帮啊? 我可没时间磨蹭呢.&quot; 晓青吃吃地笑. <br><br>&quot;我说, 你就是吃饱了撑的. 他来关你屁事, 你请老狼干什么&#33; 你还没请我吃过饭呢&#33;&quot; <br><br>&quot;好了好了, 你要是象他一样爱我, 我当然也会请你的. &quot; 晓青柔声调侃道, &quot;只可惜啊, 咱俩是有约在先, 不谈爱情的噢?&#33;&quot; <br><br>&quot;行了行了, 去他的爱情当饭吃. 有本事他这辈子没找到真爱前不结婚啊&#33; 结了婚了, 孩子都能当我老婆了, 还当什么情圣&#33; 呵&#33;&quot; 陈竺义愤填膺. 晓青不明白他为什么火. <br><br>&quot;我又没别的意思, 只不过是借这个机会让他们看看我不是他们心目中那种不识(晓青心中出现的是这个识)人间烟火的女孩...还有, 也好让老秦以后别再烦我呀, 如果他能感觉到我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的话.&quot; 晓青话题一转,&quot;求你了, 哥们, 都已经定了的事,...&quot; <br><br>&quot;谁是你哥们&#33; 你用得著求我吗? 你什么忙我不帮了?&#33; 我马上过来..你已经定了请谁了?&quot; <br><br>晓青忙把名字报了一遍, &quot;我还没来得及打电话通知呢.&quot; <br><br>&quot;你知道老秦跟谁SHARE吗? 最好把他的ROOMMATE 请上, 免得别人瞎猜疑, 中国人的圈子够小的, 你经不起流言蜚语的. 嗨&#33;&quot; 陈竺怜香惜玉地叹口气道. <br><br>晓青心里感叹着真该好好找机会谢谢这处处替自己着想的大男孩,&quot;那好吧, 我现在给他们打电话, 你快过来吧.&quot; <br><br>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 对方似乎都兴高采烈地, 尤其是钟健敏, 他当时冲着电话就叫到:&quot; 我说, 没时间吃饭的妹妹, 这真真是真的?&#33; WOW&#33; 谢谢谢谢, 我醒了彻底醒了&#33;&quot; 晓青听着他的迷糊的四川口音和一连串的迭音,笑得话都差点说不出来,&quot;麻烦你叫秦老师的ROOMMATE 一起来.&quot; <br><br>人有些太多了, 晓青真担心自己那小屋塞不下, 晓青原来希望找不着范老师, 范老师却偏偏在家.说实话, 晓青极不欣赏范老师, 都快退休的人了, 还出来打工, 还是堂堂北大毕业生, 更让晓青觉得可悲的是, 范老师竟然不信一见钟情. 范老师崇尚感情平淡, 就象她做的菜烧的汤, 都是食而无味, 闻而不香. 在晓青看来, 范老师真是白活了大半辈子. 是啊, 如果范老师也有机会见到一位让她一见钟情的, 她会不会象又一个秦老师呢, 突然发现, 自己相濡以沫几十年的爱人充其量只是一位想辅相成的&quot;好人?&quot; <br><br>想起范老师问他们是否相信&quot;一见钟情&quot;,晓青当时马上DECLARE, 自己和爱人就是, 说, &quot; 我第一眼看到他, 就觉得这人真让人信任, 而且, 他的衣着, 简直就熟悉得感觉好象..如果自己是男孩, 就是穿着那样衣服的那个他. 就连当时侧身的他脖子上方的头发, 微微调皮地上翘着, 觉得亲切得想摸摸. 当他回转头来冲我微微一笑时, 我马上就意会了他的潜台词,&#39;哈哈, 又来了一帮小傻瓜.&#39; 当时我们是去他们研究所大学毕业实习呢, 他当时是所里一名研究生. 你们猜他首先问我什么? &#39;你几岁了?&#39; 冒昧吧, 换个人, 我肯定说他两句, 可是我对他, 只是笑着答话,&#39;大学四年级了呀.&#39; 当天我就象喊电话一样喊他&#39;唯, 唯&#39;, 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啊, 没想到一喊就这么喊了十年多了, 因为, 巧的是, 后来发现他的名字里本身含有WEI 这个音...&quot; 晓青回忆起来, 心里总是甜得象蜜. 是啊, 这么幸福的爱情并走入美好的婚姻, 能有几人呢&#33; 当时在场的还有谁? 钟健敏, 不知他信不信? 他耐心倾听晓青说完, 然后默默无语.范老师马上盯着他说道,&quot; 我看, 钟健敏这性格, 不温不火的, 肯定也不会也不信一见钟情.&quot; 为什么钟健敏始终没坑声? 要不是当时自己急着上课去, 当时肯定追问个水落石出. <br><br>晓青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典型的天蝎座女性, 那么爱好探索和捕捉心灵层面的神秘的东西. 她对侦探片或庭审辩护片看得津津有味. 她最爱玩的的美国游戏是&quot;CLUE&quot;查找凶手, 而他常常是六人中胜出者. 她通常第一眼就能断定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位置, 而且验证到现在, 准确无误, 除了有一些没想去验证的除外. 所以, 在晓青的清澈的眼神里, 任何一丝躲在内心深处的意念, 都逃不过分析---如果她有心思去分析. 晓青自己常觉得自己不适合科研, 倒适合做心理医生或律师, 但是别人常说, 你那么聪明, 应该有真才实学. 好象心理医生和律师, 一个是靠耍花招, 一个是靠耍嘴皮子的, 不必有真功夫. 想想也是, 就凭我林晓青一双慧眼就能解决的话, 岂能称得上事业?&#33; <br><br>晓青收拾着一周未洗的碗筷, 漫无边际边际地想着, 几乎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br><br>&quot;咚, 咚. 咚.&quot; 三声铿锵有力的敲门声. <br><br>晓青知道是陈竺. 忙开了门. 陈竺什么也没说, 一脚迈进门来.晓青抬头看着他的脸, 陈竺的脸不知为何竟然显得过分苍白; 迎着他的目光, 看到的是一种受伤和忍耐. 晓青凛然一惊. 这是第二次看到他的这种眼神和脸色&#33; <br><br>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是了, 那一次, 晓青与一帮中国人去了一个NATIONAL PARK 玩, 本来是要当天下午回来的, 没想到玩开心了, 多呆了一晚. 第二天, 陈竺急着过来见她时, 就是这样的表情, 他说, &quot;我一趟趟开车过去看你车子或谁的车子回来了没有, 等啊等, 就是没回来, 你手机又没信号, 真的难受之极&#33;&quot; 当时, 陈竺自己还叹息道,&quot;好在我还没谈恋爱呢, 要真的爱上谁, 那才有得苦了&#33; 不知道恋爱是不是比这还难受?&quot; 晓青当时真怕他爱上自己了, 后来小心翼翼与他远距离保持了几天, 发现只要她在家, 只要他还能随时更他聊天, 只要他能时刻找到她, 陈竺一切正常. 所以也就只把他当个好男孩, 好弟弟, 好朋友, 好聊友了..能有这么多的好, 够哥们吧? 可惜自己是女儿身, 而陈竺说自己才不会有精神去找同志呢. <br><br>&quot;你怎么了? 脸色这么差. 总不会是为我没请你吃饭吧?&quot; 晓青诧异道. <br><br>&quot;晓青, 其实, 我...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一直爱着你...事实上, 我说不止N次了, 如果你没结婚, 如果你没有...结婚, 我肯定会追你的, 肯定的, 那还用说&#33;&quot; 陈竺双眼闪烁了泪光, 一瞬不瞬地盯着晓青, &quot;我..&#33; 太苦了, 竟然不曾恋爱过, 竟然不能爱你&#33;&quot; 他突然双手抓住了晓青柔弱的双肩, 把晓青拥入了怀里, &quot;晓青&#33;&quot;&quot;晓青&#33;&quot;&quot;你要是没结婚多好&#33; 没结婚你就是我的, 我的&#33;&quot; 他又猛地推开她, &quot;天&#33; 你的婚姻偏偏又这么幸福&#33;&quot; <br><br>是的, 我的婚姻这么幸福. 晓青一下回过神来, 赶忙去握握陈竺的双手, 好给他安慰或勇气或别的什么, 晓青自己只知道要去握他的手, 握住的是一双被冷汗润湿了的微微发抖的大手. 晓青心里涌起一种难言的痛楚, 这是她最不希望的&#33; 她从一开始就对陈竺申明, 不要有爱, 才能与自己交往&#33; <br><br>我帮了他, 还是害了他, 这纯真的大男孩?&#33; 天哪&#33; 晓青觉得头晕. <br><br>&quot;对了, 你也没吃中饭吧. 我请你去CHINESE BUFFET吃中饭, 然后你帮去买菜, 好吗?&quot; 晓青有气没力地好象虚脱了一样. <br><br>&quot;啊, 瞧我, 怎么把中饭给忘了. 本来就是来先请你吃饭去的.&quot; 陈竺恢复了血色和活泼,&quot;否则, 小女子哪有能量大宴宾客呢?&#33;&quot; <br><br>晓青开心地一笑, 斜觑了他两眼. 随手拿了菜单, 与陈竺一前一后出了门. <br>
发表于 3.12.2003 13: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匿名  发表于 5.12.2003 10:58:57
xiao qing?<!--emo&:d--><img src='http://www.kaiyuan.org/modules/ipboard/html/emoticons/teeth_smile.gif' border='0' style='vertical-align:middle' alt='teeth_smile.gif' /><!--endemo-->
发表于 7.12.2003 22: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匿名  发表于 9.12.2003 21:49:48
  (请耐心等待,这才登出来)<br><br>晓青想着待会儿要让陈竺单独买菜去, 就各开自己车到了中国餐馆. <br><br>通常中国人还是舍不得上餐馆的. 陈竺刚开始也不常来, 自从认识了晓青, 因为晓青习惯了上海时三天两头上中西餐馆的习惯, 所以也变得随意起来. 照晓青的理论, 小钱积不了大钱, 却扼杀生活的浪漫. 想想自己好歹也比同来的人阔绰了, 至少有了份计算机的工作啊, 所以也相通了. 要知道, 当初多少中国人都是看着IT行业眼红, 修着本专业又去TAKE计算机课, 没想到好景不长, 没等毕业IT行业的情形已是一落千丈. 所以真正修成正果的实在是寥若晨星了. 而陈竺也庆幸自己终于摆脱了枯燥乏味的实验和科研, 可以开开心心坐着做干干净净的活了. 再说, 陈竺想想自己还没真正谈过女朋友, 都三十了, 现在再不浪漫, 更待何时呢? 何况, 晓青是这么聪明伶俐, 漂亮玲珑, 成熟稳重, 善良纯真...陈竺词穷了,他觉得什么美好的词都不足以表达晓青的好. 反正晓青就是他梦昧以求的那类人, 他常常感叹命运的不公, 让他好不容易喜欢上的人却已经结婚了, 但总不妨碍做红颜知己啊&#33; 正好晓青也觉得他善良真诚, 乐于助人, 也聪明好胜, 对很多事情有自己的真知灼见, 最重要的一点是, 他与她一样, 对爱情执着得近乎固执. 不是吗, 晓青觉得自己确实如陈竺说的一样,是个幸运儿, 在合适的时间碰到了爱人; 而他陈竺, 还在认真等待命运的垂询. 从这点说来, 晓青真觉得陈竺是个不同寻常的男子汉&#33; 他耐得住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寂寞的青春, 这在现在这样意乱情迷, 浮躁不安的不谈永久, 只谈拥有的世界里, 是怎样璀璨如钻石的一个人&#33; <br><br>他们怎么也没想到, 一进门就看到了一桌五六个中国人&#33; 陈竺只向那边看了一眼,就把一桌人尽收眼底: 王颖, 程浩如, 张宁, 还有朱久红小夫妻. 他马上心虚得有些慌乱起来, 低身问晓青,&quot;怎么办? 怎么办?&quot; 晓青很明白陈竺虽然可以坦荡地跟她私下单独呆在一起, 但还是不希望让别人看到, 免得让别人猜测好象他在追自己或者他陈竺跟结了婚有了孩子的她有什么不正当关系似地. 晓青虽然也理解他&quot;守身如玉&quot;的习惯, 但在心里也涌起一种难言的苦涩, 觉得自己好象在陈竺的心里见不得人? 但晓青知道这时候如果退出去, 才真正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再说, 身正不怕影子歪, 谁还不能跟谁吃顿饭啊?&#33; 难道他们五六人聚餐, 就可以说他们私下同居?&#33; 於是, 晓青镇定地看了陈竺一眼, 冲着里边那些好奇的目光, 微笑着甜甜地&quot;嗨&quot; 一声算是打过招呼, 然后在确定那边的人注视着他俩的时候, 她款款越过陈竺的身边, 对收银员说,&quot; BUFFET, SEPARATE.&quot; <br><br>陈竺讪讪地怯怯地付了款. 不好意思地跟着晓青进了中国人审视的目光圈. 他心里直后悔怎么没想到今天周末, 可能会碰到熟人. 他耳朵里嗡嗡的, 好象听晓青在说, 路上碰到, 都不想烧饭, 就跑这里来了, 他们桌子做不下了就不跟他们坐一块儿了之类. 然后他就象被催眠一样跟着晓青坐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看不见那些人的角落. <br><br>晓青看了看六神无主额头上沁着细细汗珠的陈竺, 禁不住捂着嘴笑不止. 陈竺终于缓过劲来, 也跟着笑了起来, &quot;嘿嘿, 我真是笨哪, 怎么不会随机应变呢?&#33;&quot; 但是, 陈竺心里清楚, 正因为自己确实喜欢跟晓青在一起, 才是让他真正见到中国人心慌的原因. <br><br>笑完了, 都觉饿得慌. 两人各挑了一盘吃的再次坐定后, 晓青正色道,&quot;陈竺, 刚才我跟他们说话的时候, 你躲哪了? 以后要还是朋友, 肯定还会让别人见到我们一起的时候, 你可想好了?&quot; <br><br>&quot;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 你知道, 我陈竺是从没恋爱过, 从没单独与女孩出去过, 更别说单独与漂亮MM吃饭了. 第一次总情有可原吧?&quot; <br><br>&quot;哼, 我才不信&#33; 告诉你, 刚才我跟他们说话的时候, 发现王颖小姐仔仔细细, 目光好复杂地看了你一眼呢, 然后居然低着头理都不理我&#33; 告诉我, 怎么回事?&quot; 晓青半好奇半开玩笑地绘声绘色道. <br><br>&quot;没什么好说的. 可能她想追过我, 让别人开了个PARTY, 特意邀请我参加. 后来还总是找我打牌, 总要跟我一边.&quot; 陈竺一边示意晓青再轻声点, 一边无所谓地说道. 说完, 马上往嘴里塞了一只大虾, &quot;真好吃, 好久没吃虾了. 你也快吃, 多吃点, 别光顾着说话.&quot; <br><br>晓青却停了筷子, 认真地低声道,&quot;哎, 陈竺, 你怎么不识抬举啊. 你还天天在我面前喊没机会恋爱过, 为什么别人喜欢你, 你又摆架子呢? 要知道, 王颖是北大毕业的高材生, 聪明不必说, 年龄比你小, 又温柔乖巧, 又有主见...你好好了解过没有? 我本来还想着要给你们牵牵线呢...&quot; <br><br>陈竺夹起一只拨好的虾往晓青嘴里一塞, &quot;受不了, 受不了, 什么高材生, 高智商低情商. 瞧她那一脸大妈似的笑, 盯着你的眼光一个劲地表白, &#39;追呀, 你快追呀, 你符合我的要求了.&#39; 靠, 也不看看自己跟瘦猴似的, 算了, 别说她了...你以为我没恋爱过, 就等於没人喜欢我呀? 喜欢我的人多了?&#33;&quot; 陈竺看晓青无奈地随那只虾咽下去了那些没说完的话, 嗔怒中有一丝顺从, 陈竺似乎觉得自己与未来的妻子就该是这样的, 不觉冲她傻傻地一笑. 晓青看着陈竺的脸, 方方正正, 浓眉大眼的, 嘴唇厚而软, 嘴角微翘,率真的微笑着带一丝固执... 想来也是, 陈竺长得不说英俊也挺拔, 不说帅气也有生气, 喜欢他的人该不会少. <br><br>说话中, 朱久红小夫妻特意过来与他们打了声招呼说走了. <br><br>这顿饭晓青是吃得不知其味, 只是撑饱而已. 她一直在王颖的话题中出不来. 王颖看来大方贤惠, 聪明能干, 而且眉清目秀, 纤细轻柔, 实在没什么配不上陈竺的. 但是, 陈竺做的最后总结是:&quot; 没兴趣&#33;没感觉. 她要好, 怎么没人找她? 她要好, 还等得到今天没出嫁? 还轮得到我?&quot; 晓青再说你陈竺好儿男不也冷落到今天也没用. 陈竺说男的主动, 女的被动, 被动而不曾动, 就是人挑人选后的废人或垃圾, 而他不是慈善机构不是垃圾箱. 晓青听了哭笑不得, &quot;我可真是万幸啊, 象你这样的残酷, 想想也后怕啊?&#33;&quot; <br><br>陈竺也觉得了自己的夸张, 笑着道, &quot;你要是还名花无主, 那只会是因为你是天山上的雪莲花, 开得纯洁, 没人舍得采; 开得太高, 没人够得着...那才是天助我也&#33;&quot; <br><br>晓青听了他的话, 乐了, &quot;我说陈竺,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耍嘴皮子, 逗人开心? 你就舍得采了它让它谢了?&quot; <br><br>&quot;不不不, 我到她身边筑个小屋守着她, 天天搬动太阳让她永远温暖.&quot; 陈竺又贫嘴道. 晓青觉得他能说会道的, 根本不怕找不着女朋友. 就笑着不再说王颖的话题. <br><br>陈竺在桌上顺便放了小费, 起身时对晓青说,&quot;好好的请你的机会, 被我吓飞了.&quot; <br><br>晓青柔声道,&quot;本来是你帮我. 再说你没必要请我,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quot; 说着, 把菜单从口袋里掏出来给他, 简单交代了要买的东西和数量. <br><br>出了门, 看到一树树的金灿灿映衬着蓝蓝的悠远的天, 一缕缕透过树叶的阳光随着若有若无的秋风轻抚过晓青的脸. <br><br>&quot;好舒服&#33;&quot; 晓青不觉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觉得, 只有深秋, 美国才有了色彩,才有了生命的气息, 才唤醒记忆中无穷无尽的良辰美景. 她想起吴杰, 想起与他漫步西湖之滨的那个月圆之夜, 想起他为她悄悄采撷的那枚红叶, 那枚珍藏了十几年已经透明了的红枫叶;她也想起在喧嚣的夜上海,与维相依相拥走过一棵棵笼着桔黄色灯光的梧桐, 由徐家汇走到南京路, 从不知疲惫;想起新婚时与维在欧洲看不够赏不尽的油画般的胜境... <br><br>&quot;是啊, 多漂亮的风景&#33; 你却偏偏要请那老色鬼浪费时间&#33; 还不如咱们到哪里看风景去呢.&quot; 陈竺气又回来了, 侧头冲着晓青一瞪眼, 这一眼看到的却是一脸陶醉双眼迷蒙的晓青, 听到他的话, 她似乎有一抹微笑, 一种温柔, 让他觉得陌生而又迷惑...他看呆了,忘了刚才生的什么气, 只是静静地欣赏着她, 周围的一切都不复存在&#33; <br><br>&quot;如果, 你有幸成了别人生命中一道永远亮丽的风景, 你会不会善待他呢?&quot; 她喃喃道. <br><br>&quot;天, 你就是我眼中最亮丽的风景&#33;&quot; 陈竺脱口而出. 说完, 他自己吓了一跳. 好象怕一个真实的天使会突然消失.<br> <br>
发表于 11.12.2003 11: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是想问,好看吗?<br><br>我从众心理<!--emo&:d--><img src='http://www.kaiyuan.org/modules/ipboard/html/emoticons/teeth_smile.gif' border='0' style='vertical-align:middle' alt='teeth_smile.gif' /><!--endemo-->
 楼主| 发表于 15.12.2003 18: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别这么爱我(六)<br><br>&quot;陈竺, 有时候真觉得你傻傻的…&quot; 晓青转过脸来, 看着陈竺的眼睛, 陈竺的眼睛已经不是出神而是带着一丝惴惴不安, 尽量躲避着晓青清澈的双眸. 似乎生怕晓青生气不理他, 晓青看他这样, 不觉&quot;扑哧&quot;一声笑了, &quot; …傻得可---爱&#33;&quot; 晓青故意拖长了可的音, 那调皮的笑声, 化解了陈竺的不安, 他将眼神收回到晓青的脸上, 一本正经说, &quot;我傻我可爱是因为你可爱.&quot; <br><br>晓青不再开玩笑, 认认真真依旧盯住陈竺的双眼说道,&quot; 陈竺, 你不知道, 有些话最好留着给你的女朋友, 我…&quot; 陈竺的神色黯淡下来, 接嘴道,&quot; 你没有权力恋爱, 是吧? 你说过N次了, 我知道, 你没必要提醒我…&quot; 陈竺有些伤感地低下头, 脚无意识地想去踢什么, 如果有颗小石子在旁边, 肯定踢得老远&#33; 他低声说道, &quot; 让我难受. &quot;<br><br>晓青看了他的神情也不好受, 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只得轻声说, &quot; 不说了…这么好的天气应该开心才对…好好好, 现在, 你买菜, 我回家搞卫生.&quot; <br><br>陈竺耸了下肩膀, 好象把所有的烦恼都抖落了, &quot; 行&#33;&quot; 看他潇潇洒洒地将车开远, 晓青也开了车回家, 刚开了门, 手机又响了, 是钟健敏.<br><br>&quot;小妹妹, 老人家完不成你交代的任务, 江峰云不愿来.&quot; 他有板有眼地说.<br>&quot;江峰云,哪个江峰云? 那个专门找外国女孩的江峰云? 我没请他呀.&quot; 晓青一头雾水.<br>&quot;你没请? 他是老秦的ROOMMATE呀.&quot; 这下, 钟健敏懵了,舌头打了结... 那老秦和江四只眼睛盯着他呢, 本来他们以为钟耍花招呢. <br>&quot;早知道是他呀...不来就算了, 别勉强人家...他周末有的是地方吃饭.&quot; 林晓青说正忙着哪, 就把电话断了. 这下子, 钟健敏本来想证明给江和秦看他没有撒谎, 却是有理说不清了, 他们两人四只耳朵竖起来听到的是明明白白&quot;你没请&quot; 这三个字.<br><br>&quot;呵, 我说你小子吃了豹子胆了敢来耍我?&#33; 我老江再想喝二锅头啊, 再想吃TMD豆腐啊青菜啊, 也不见得非跟你们凑热闹啊, 有种让她单独请你&#33;&quot; 江拿起桌上的保鲜盒, 往桌上重重地一摔, &quot;我就不信我TMD今天我吃不上软饭泡不上妞&#33;&quot;<br><br>老秦觉得尴尬, 不知如何解围; 钟是对他的粗话不敢接嘴, 只是笨嘴拙舌地辩解晓青是说过叫老秦的ROOMMMATE去的,结果是又惹一鼻子灰. <br><br>&quot;你TMD的以为我是靠老秦吃饭哪, 靠&#33;&quot; 江还要借题发挥, &quot;咚咚咚&quot;传来轻轻地敲门声. 钟健敏马上转身开了门, &quot;哇&#33;&quot; 他惊叫一声, 看到门外站着一个&quot;洋娃娃&quot;: 棕色的卷曲的短发,圆圆的脸上一双蓝蓝的眼睛, 眼睫毛好长, 还向上翘着,小嘴红润柔软, 颀长的光滑的颈项, 丰满的胸脯, ...钟还在细细欣赏这西洋美女呢, 就听得江峰云一边与她打了招呼, 一边走出去. 出门还回头甩了一句, &quot;哼, 有种, 象我老江, 让--美女--上门--单独---请你&#33;&quot; <br><br>钟健敏有点口干, 咽了下唾沫, &quot;好啊, 等着瞧&#33;&quot; 说完, 随手撞上了门, 把那一对关到门外岂不清静.<br><br>屋内有片刻的沉寂. 钟有些奇怪老秦从头至尾就没说什么, 却显得憔悴不堪. 钟无所谓地叹息着摇摇头, &quot;嗨, 老秦, 你找他SHARE, 不觉得烦?&quot; 老秦蹲下身去想收拾摊了一地的东西. <br><br>&quot;他没有坏心眼, 只是嘴臭点. 平时做事挺认真, 就是爱发发牢骚. 我也觉得怪, 有时我都觉得他是替我发牢骚呢.&quot; <br><br>钟一见老秦箱子, 来了兴趣. &quot; 嘿, 大嫂一定给带好吃的了, 对不对?&quot; 说着, 便往箱子边的地毯上一坐, &quot;有吃的别藏着&#33; &quot; 说完动手就翻.<br><br>&quot;哎哎哎, 我可告你了, 别侵犯公民私有财产啊.&quot; 老秦拿手挡, &quot;都是我爱人收拾的, 我还没看有没有好吃的. 酒我早就拿出来了.&quot; <br><br>&quot;瞧瞧, 多好的福气&#33; 衣来伸手, 饭来张口...这是什么?&#33; 五香豆干, 哇, 四川麻辣牛肉丝哎&#33;..&quot; 钟健敏边翻找边叫, 老秦根本挡不了, 站起来着急得直搓手, &quot;不许翻了, 不许翻了, 你这是犯罪啊&#33;&quot; <br><br>&quot;我说, 老秦, 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 别这么小气, 行不行? 下回你老回国, 尽管找我到我蹲过的县去玩个痛快&#33;&quot; 钟健敏头也不抬, 接着找他的宝藏.<br><br>&quot;小钟, 我这这根本不是小气,我说, 所有吃的都归你, 行了吧. 不知道你听明白了没有?&quot; 老秦说着要去将箱子盖上, 却见钟正将他的书和衣服一一往外扔, 听了他的话, 钟也停了手, 可能觉得自己过分了. 抬头冲老秦一笑, 说,&quot; 你说话可算话噢?&quot; 右手中停在空中的那本书划了个漂亮的弧度准备放回箱子, 就在这时, 从书中飘飘然掉出什么东西来.<br><br>&quot;哎呀&#33;&quot; 老秦惊叫一声, 想过去抢, 可是已经让钟牢牢地握在了左手, 一张照片&#33; <br><br>钟象发现了新大陆, 瞪着他那对小眼, 一声不坑地盯着照片, 照片上, 是林晓青如花的笑颜和金色的秋天&#33;<b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3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19.10.2019 16:43

关于我们|Apps

(闽ICP备17026985号-1)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