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jobs JOY商城 酒店预订 开元机票预订 中国转运 sinojob
德国频道
查看: 1516|回复: 9

处女情结以及“贞操”的生物退化病理本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6.2009 08: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即时机票
本帖最后由 慕容天巡 于 1.6.2009 19:29 编辑

这个世界上,所谓的“贞操”“贞洁”,原本就不是真正的道德,而且本来也没有用于女人,而是用于男人对君主的忠心,保持着对完美父亲意象寄托的自恋依赖理想化移情,无论是家庭式自恋病理沉浸的东方贞操还是西方俄狄浦斯弑父乱伦恐惧导致负罪感转移给女人的天主教西方贞操(见《图腾与禁忌》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著),都是这种而这种自恋依赖于统治者后来又转移到女人那里,让女人自恋依赖地服从男人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控制自恋移情投注性统治自恋体验,并且以“贞操”来表征那种保持性压抑性受虐方式性变态地迎合施虐控制自身的“完美”理想化自体客体,以完成对那样自恋移情施虐控制合并统治体验自身的施虐变态实质的“完美”理想化自体客体的自恋依赖,这被比附于那种能够坚撤离了自恋性拘绊的水平上的对自身自然情感和自然情感的许诺的忠诚感,并以之作为那种服从自恋统治控制的“贞操”自恋移情控制幻想进行自我伪装的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以及这种自恋病理感受内部客体关系情景里对其内在表象心理内涵的角色安排病理幻想也以之作为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好比说服从他们自恋移情投注控制幻想地坚持自恋依赖附属着他们统治者,就“贞操”,暗含着这样的自恋依赖即是的那种能够坚撤离了自恋性拘绊的水平上的对自身自然情感和自然情感的许诺的忠诚感——精神病理白日梦梦景表象误导及白日梦显意隐意割裂拼凑构成伪装的心理反应路径的情绪暗示,以此精神病理白日梦操纵安排别人按照这样的精神病理心理反应路径来进行思维和感觉,进而以之作为自身心理病理实质的行为。后来的那些“男人的地位”“男人对女人的贞操要求”,就是自恋障碍现在有一个世间罕见的、极具贞操狂邪教徒狂热的伪科学发帖狂,在搜狐就专门疯狂地、丧失心智地在各种荒谬不堪的伪科学伪装下以其邪教狂热精神不断地陈述他的那些自恋变态病理心理的白日梦心理感受和病理心理需要,试图传染他人像他那样的精神障碍。

本来,那些“贞操”本身就是统治者、压迫者让被统治、被压迫者理想化移情地自恋依赖与自身、依赖地服从自身的自恋控制和自恋体验的时候,以“贞操”作为一种语言符号表征其通过自恋移情奴役控制他人服从其自恋扩张获得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的自恋完美感妄想,在这样的自恋世界内部客体关系情景下,他们的自我感是建立在自恋移情投注控制幻想体验他人作为没有主观自我感觉与主观人格、主观自我个性需求的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地存在的病理基础上,在这种自恋移情统治体验的内部客体关系互动过程里,被他们自恋体验和自恋移情投注控制幻想的被统治者、被压迫者,便在他们的自恋体验中好像自恋依赖着迎合他们的压迫统治的自恋投注控制幻想以获得理想化客体意象的“光荣”体验,他们正以别人自恋依赖于他们作为别人加入他们那个贯彻了性奴役施虐统治而获得性奴役施虐力量及其残忍性快感自我标榜的自恋完美感妄想的自恋世界之中、而根据他们自恋世界的自恋完美感妄想体验“光荣”地迎合他们自恋世界性奴役统治扩张的自恋投注施虐控制,投射性认同地将这种内部被自身自恋体验的内在表象外化压迫别人按照这种意象内涵就范,于是自以为他们自己道德、别人服从他们的奴役控制也是一种“道德”地,要求别人“贞操”地自恋依赖服从自身的自恋统治了!

当“贞操”自男人之间过渡成为男人对女人的性统治、成为男人对女人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奴役的时候,自恋施虐控制奴役统治体验重点和心理机制集中表现为男性自恋移情地对女人的性奴役,人类历史画卷里俄狄浦斯情结的权力争夺再一次升级地正式上演,西方是将俄狄浦斯情结受惩罚恐惧外化成为上帝的惩罚,以至于将施虐、性制裁霸占母亲乃至其他女性伴侣的父亲意象上升想象为一个耶和华那样到处指挥烧杀抢掠的“上帝”(见《圣经.旧约》中故事),是神性文化;而中国,与典型的封建礼教的周礼的自恋病理心理内涵相一致的,是反过来将神人化、以人为崇拜、然后将人神化,所以古代西方、印度这些宗教流行的地方崇拜上帝或者与上帝相抗衡的英雄,而以周礼周文化为核心精神的中国封建主义文化则相反,不崇拜英雄更不关注天神,关注圣人,将施虐自恋统治自身的父亲神化,因为施虐统治的父性权威意象自恋统治了臣民所以作为他们自恋依赖幻想中的完美父亲意象寄托而获得自恋完美力量妄想,他们通过认同这个自恋施虐的父性权威意象,吸收其自恋施虐性奴役统治女性的自恋体验,幻觉自己获得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女人的残忍性快感和古老自恋病理形式获取自恋世界的体验的同时,好像幻觉自己也获得了“将人神化”的完美父亲父性权威意象的自我神化的,这就形成了自我理想化典范标榜其性压抑性制裁施虐控制的性奴役力量刺激下的自恋完美感妄想,在这种性奴役施虐快感自我典范理想化标榜施虐统治力量获得自恋世界的自恋完美感妄想之中,他们不知不觉受到的周礼浸染的中国封建文化里,被神化的父性权威意象具有一种过去他们所自恋依赖着的完美父亲意象寄托,这与父权权威对女性的自恋性奴役施虐控制统治的残忍性快感刺激的自恋完美感妄想相联结,形成一种神经症白日梦,就好像周礼文化中他们获得一种通过认同于父权的特色而触及那种可以被神化的“完美父亲意象寄托”的神化的角色,通过认同与父权对女性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自恋移情投注性奴役残忍快感统治幻想,来激发那种自我理想化典范标榜其性压抑性制裁施虐控制性奴役力量的自恋完美感妄想,以此去印证符合他们自身自恋依赖的父权地位完美父亲意象寄托时、对那种“作为人被神化”的父权意象自恋合并加入之的自恋完美力量妄想的自恋完美幻觉体验,于是那些贞操狂便在他们的性奴役施虐癖自恋统治狂想中,幻觉他们那些心理变态的臭男人通过“贞操”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女人而妄想性幻觉品尝地以为他们因此而会变得多么的“神圣”。

于是由此认同被神化的施虐父亲完美意象寄托(文化所暗示)的性制裁施虐统治女性、以其性奴役残忍快感施虐力量自我理想化典范的自恋完美感妄想,来幻想性品尝获得了他们自恋依赖他们所认同的性制裁奴役统治占有女性意象充当其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的施虐父亲完美意象寄托的自恋完美感妄想——的贞操狂他们将女性服从他们的丑陋伪善之极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的性奴役残忍快感自恋移情投注施虐控制幻想和统治体验,称为“贞操”,以女性这样迎合他们的性奴役施虐力量获得满足、迎合他们性奴役施虐自恋控制统治满足之后进而获得自我理想化典范标榜其性压抑性制裁自恋施虐力量的自恋完美感妄想,女性意象在他们自恋妄想体验中作为其引起和服从他们自恋施虐性奴役残忍快感力量炫耀的自恋完美感妄想的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而“道德”,并且幻觉他们在获得女性的这种服从其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残忍性快感施虐控制的性奴役自恋统治体验幻想而具备的“贞操”之后,他们也获得这样性压抑、性制裁压迫方式性施虐的残忍快感所暗示品尝的、自我理想化典范标榜其性压抑性制裁施虐控制性奴役力量的自恋完美感妄想,这种性奴役施虐自恋控制统治满足之后进而获得自我理想化典范标榜其性压抑性制裁自恋施虐力量的自恋完美感妄想,以此作为他们自恋依赖着施虐控制女性并且被神化的父权传统权威的完美父亲意象寄托时所体验加入施虐统治的理想化完美客体的自恋完美感幻觉的印证幻想,并且还会因此而使得他们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控制残忍快感性奴役自恋移情投注统治幻想,更加陷于低级超我不良发育的低级客体关系发育水平病态困境之中难以被反思、反而他们会更加地以其性压抑性制裁施虐控制性奴役力量残忍性快感的刺激作为其自我理想化典范标榜的自恋完美感妄想,因而他们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狂性奴役自恋统治施虐控制的残忍快感以及自恋移情统治病理妄想性幻觉,随着他们自体自恋需要发育水平的低下和施虐性奴役统治幻想的自恋障碍自体结构这些加剧神经症白日梦自恋移情性统治幻觉、导致残忍快感刺激、并且用残忍性快感刺激去刺激针对自体意象性欲兴奋的消极形式同性恋、以及在这些变态性欲刺激中性奴役施虐力量自我理想化典范标榜的残忍快感自恋完美感妄想以掩饰其自恋移情自体障碍性统治妄想性白日梦幻觉——的自我耗竭空虚病理感受的代偿性结构,而有所更加偏执思维地加强,于是那些贞操心理患者便对于性奴役制裁女人或者作为女人接受男人的性奴役施虐制裁自恋统治不可自拔,这都是平行于古老自恋不能区分理想化客体与自体意象之间区别的精神病性病理,所以“贞操”容易自恋施虐变态狂热,当这种对女人进行性制裁施虐控制性奴役统治乃至为了对女人的性奴役能够完成也对其他男人进行性制裁施虐控制的“贞操”,成了一种贞操主义信徒人格障碍患者们以其性奴役施虐统治力量获得自恋世界的自恋完美感妄想作为神经症白日梦中介思想、而以“道德”“气节”作为其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伪善地以道德高尚自居并借此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迷惑、压迫人类的时候,病理心理开始社会化地漫延成为吃人的封建伪善伪劣道德,而那个施虐自恋的父亲在俄狄浦斯情景里通过性奴役施虐癖地性制裁、性压抑方式自恋统治禁锢母亲、霸占女性,来凸出其男权自恋的自恋世界性统治扩张、通过性奴役施虐统治女性,成了俄狄浦斯情结里认同于社会化自恋人格缺陷的施虐自恋僵化控制的父性意象、以作为控制人类精神、身心世界的痛苦、割裂、焦虑的噩梦就大规模地在所有“贞操”主义席卷所及之处如同吸血鬼附着人类灵魂之中一样上演了。

所以贞操在当代那些性奴役施虐癖残忍性快感地性制裁自恋移情性统治女人的男人那里,就已经约定俗成成了作为他们那种性奴役变态施虐控制自恋合并统治病理幻想自我伪装、用于逃避自他稽查作用而后控制他人服从其自恋施虐统治体验的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用贞操作为男人自恋移情性统治性奴役女人的神经症白日梦,将他人的理智良心稽查作用注意力引向那些与其贞操施虐癖邪教狂,对于他们而言,“贞操”是他们那种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性变态施虐狂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体验他人的自恋障碍施虐幻想内部客体关系情景内在表象投射性认同控制他人的一种邪教式信仰自恋障碍施虐狂向往的邪恶象征意象符号,类似于邪术中的用以迷惑他人心神的特殊语言符号那样,而不服从他们那些贞操性压抑性制裁施虐控制性奴役自恋统治体验的,与他们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的禁欲施虐相反的,就好像是“淫荡”,而且“淫荡”破坏了他们的性奴役施虐自恋移情统治幻想及由此感到的自我理想化典范标榜其性压抑性制裁施虐控制获得自恋世界的自恋完美感妄想,引起他们自恋失败的自恋性羞愧和自恋性愤怒,所以被他们体验为不服从其性压抑方式施虐制裁自恋投注控制幻想的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是作为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却引起其自恋世界自恋失败的自恋性羞愧,所以是“可耻”的,于是他们将不服从他们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自恋投注控制幻想而具有自由开放性爱情欲生命快乐的别人,体验为作为贞操信徒自恋体验中的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却不服从贞操信徒的施虐统治自恋失败,因而令贞操徒感到不符合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自恋统治的自恋完美感妄想体验失败的引起自恋性羞愧而不合格的“可耻”的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仿佛正是自由开放性爱情欲生命快乐的别人(尤其是他们企图施虐制裁自恋统治的女人)所以正是别人的“淫荡”在其自恋性愤怒的攻击性体验中作为其负担自恋性羞愧自恋移情投射性认同的可耻他们就是通过这种神经病白日梦来迷惑视听,传染他人心理障碍谗妄幻觉的!


处女情结反抗种群延续不纯洁性那些东西,其实那些东西很假的,大家最好不要被他们的这些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迷惑了,因为那些实在是狗屁不通的狗屁话,跟那些处女情结妄想症总是怀疑老婆有外遇或者生的就一定极有可能是别人的孩子的那种妄想症是相似的,只不过这种妄想症到了那一部分所谓的进化心理学家那里用进化心理学生物性的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伪装掩饰起来罢了,正因为如此,他们移置作用地采用的那些动物本能,实际上是不适宜的,正如我论证一下企鹅的从一而终于是谴责猩猩在进化中道德堕落了那样,那实际上就是从一而终性制裁的白日梦梦念隐意所导致的,而我如果说这是因为判断企鹅爱情忠诚而黑猩猩爱情不忠诚,那就是神经症二次方位的伪装掩饰神经症白日梦的神经症白日梦!因为,企鹅那种从一而终并非因为爱情而是因为企鹅自身不需要多么强的爱情也有这种习惯,而黑猩猩也不是因为爱情不够强而是因为自身的生殖策略。如果将那些与人类生殖策略相差很远、生物上区分生物分类是门纲目科属种,我还没有发现,哪一种动物具有处雌情结,在灵长类里类似于处女情结而严厉生殖竞争地导致群居动物中异性习惯与雄性不符合的,在狒狒那里出现有,但是也没处雌的,狒狒是攻击性极强且对人类敌意极大的动物,与人类亲缘较近的小黑猩猩(又称倭黑猩猩),甚至有的还组建母系的黑猩猩群落,狒狒之所以攻击性很强进而倾向于雄性的控制雌性的但是也没有发展出从一而终,那是因为性自由的性本能与繁殖后代结合在一起组成群落群居生活方式之后,无论是基因重组组织更有利更有竞争力的后代方面还是抚养子女方面,都比较其那种相互削弱对方繁殖机会同时自身辛苦的相对孤独照顾后代的繁殖策略要优越很多。从这方面看,我也很难看出处女情结究竟和种族延续有什么关系,那种纯洁性除了是表征男性自恋世界自体表象自恋扩张的幻想的纯洁性之外,很难认为有哪怕一点点什么别的意义了,灵长类动物繁殖天性中除了狒狒,雄性少有绝对确认血亲子女的,雌性的子女获得不同雄性各自的照顾,却是比较常见,相比较而言,繁殖子女与抚养子女的几率都增加,究竟那一种利于种群的遗传?还有一个,种群延续过程的进化的动力,主要就来自于杂交,纯洁的延续似乎是反进化的吧,对于父系而言,只要把自身的精子遗传了,也就可以了,母系一方的卵子所携带的基因如何,牵涉不到父系后代纯洁不纯洁,所谓的纯洁,实际上是人类自私有制以来发展的父权占有的自恋移情病理关系体验把子女当作自身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后续延伸扩张部分而导致的,后来的婚姻制度,实际上还真的不能说是生物进化中自我协调的方法,而只是一种把别人当作似有财产来进行社会经济分配妥协的方法,围绕的核心并不是自然天性的情欲满足与种群和谐生物遗传自我保存,如果那样的话他们就会退回或者一定地保持类似母系氏族的婚俗了,比如鲜卑族、云贵一部分苗族以及中美洲的一些印第安族以及经济关系已经超越了对人性构成压制的局限的现代的法国、澳洲、北欧就是这样,文化与自然情欲天性的协调,而那些处女情结性礼教之外,实际上并非自然生物性在繁殖与自我保存和种族保存之间的协调的产物,而是在父权自恋移情扩张自恋世界、通过性制裁性奴役性统治的方式获得自恋移情体验的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和后续延伸附属部分的动机范畴内,协调一下社会中的男人之间如何处置被自恋体验而被文化心理关系倾向习惯性地当作部分客体对待的女性性物体这种私有财物方面的经济关系,这是一个维度,另一个维度,就是这种自恋移情的强烈程度、以及性制裁方式施虐癖性方面使用性物品的性变态自恋移情方式这两个维度,构成了父权自恋移情扩张自恋世界、通过性制裁性奴役性统治的方式获得自恋移情体验的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和后续延伸附属部分的动机范畴内如何去获得这个自恋性变态病理动机被满足的自身习惯的调节的适应性变化、适应一下那种性变态自恋病理动机被如何才能被满足地改变自身两性关系策略的群体性习惯而已!
灵长类的而狒狒灵长目猿猴亚目狭鼻组猴科,黑猩猩是灵长目猿猴亚目窄鼻族猩猩科,与人类的亲缘更近,母系氏族的猿猴人类很有可能就从哪里演变进化而来,到了父系氏族的时候,已经不是自然规律而是基于财富积累的经济规律在起作用了,人的自我意识开始明显地干预自身的自然规律支配下的自然行为了,并且干预得并不高明、这些干预的动机的潜意识与另一部分总体经验感觉的潜意识的一些自然倾向往往自相矛盾,这样与自然规律的情欲矛盾,一定会引起人类自身自体感的矛盾和割裂的,并且这个过程的变化使得许多基因病的基因一直遗留下来没有被进化淘汰掉(比较无情的说法,但很科学),我还可以更进一步地拆散那种假冒的进化心理学说法的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所谓的种群延续,从来就没有因为不是处女的女性生育过别的男人的孩子就因为生过的孩子不是丈夫的而不能生育男性丈夫的后代的,在贵州苗族的一些农村,女生婚前必须和别的男人生育一个孩子,才能被男方接受,而且这个孩子跟随丈夫姓,加入男方的家庭,不继承主要财产就是了,为的是增加自身的家庭,同样的,匈奴、鲜卑也自始自终没有这种习惯,北魏孝文帝汉化鲜卑之后,也只是封建化了鲜卑,群婚制的习惯还是保存了下来,除了皇帝家庭之外的鲜卑人的婚姻风俗与汉人还是很不相同的,与那些处女情结体验的礼教文化对比,很明显的,就可以看出父权家庭组织的对后代的心理体验除了传播基因的深层无意识之外,很大程度上是我的自体世界的扩展,这种自体世界的扩展的自恋移情发育驯服程度不一样,后果就不一样,苗人为了增加部落人口养成了这个习惯,而汉人人口已经不少了,门阀门第的观念使得他们试图通过血缘这种白日梦形式来幻想性品尝他们的自恋世界自体表象扩张覆盖了门第家族的后代和配偶,好像后代和配偶一直就是被他们事先自恋投注控制幻想预设的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那样,若不如此他们就引起自恋移情固定性习惯倾向得不到满足的自恋性愤怒!什么反抗种群延续的不纯洁性,完全不是什么生物性,也就是一部分进化心理学从事者他们自己歪曲了进化心理学的原理而移置进化心理学的一些知识和语境编织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核心对应的是被当作自身父权的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的自体客体是否符合自身的这种自恋移情统治体验,白日梦反应机制就是处女情结,二次防卫的白日梦伪装就是那种被用的一塌糊涂的白日梦了,正因为这是一种病理而不是一种自然的适应性尝试,所以现在的社会的人类才会去推翻它,一直以来那什么处女情结之类就是很荒谬的,既不符合生物繁殖后代扩大基因链条的动机、也与女性的情欲本能矛盾,为了那个被当作自身父权的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的自体客体是否符合自身的这种自恋移情统治体验,貌似自我阉割地禁止异性情欲、禁止同性的情欲的同时,也反过来内化了这种被自身自恋施虐控制设置的自体客体成为自身的施虐超我,以便于让自己也制造并获得一个让自己获得这样的自恋施虐性制裁被满足的理想典范环境的那样,《文明的性道德与现代神经症》里陈述的那种性本能的阉割就从那里来的,要知道群居动物之内如果是具有原则对立的矛盾的话,那个群居动物是要在进化中被淘汰的,处女情结正好自恋地体验女人,制造男女情欲之间这样的矛盾,而且还力图将男人的这种病理的情欲伪装成进化的努力,那不仅是退化的,而且反过来还是制造作为群居动物的人类群体而言对自然界的整体性的不适应的!

我可以告诉大家,在搜狐有一个叫什么林志峰(外号林志疯、林志阉,因为其人生目的就在于贞操狂施虐癖发疯地沉迷与精神病性人格障碍之中,专门以阉割人类情欲阉割人类情爱阉割人类性生活为其邪恶而病态的人生唯一动机,故外号林志疯和林志阉)的,就是专门搞这类的,非常冥顽不灵完全不讲道理,精神病自我自恋夸耀展示地完全沉迷在其自恋设置控制自然规律控制人类性本能的妄想中对于外界似乎很难有动于衷,一直在麻木不仁地制造伪科学,居然还蒙骗了一两个搜狐那里的斑竹,所以说到这个问题我极为气愤,现代人需要放弃处女情结了,放弃前后的各自的文化参照系的那些文化思维内涵逻辑结构,抽象出来难道科学合理人性开明的逻辑参照系之下相互参照一下,就知道那种人性那种不人性、那种健康那种不健康、那种灵长类动物性本能地进化那种朝低等动物性本能地退化了!
所以人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实际上父权氏族以来的婚姻习惯等变化,并不是寻求自身生物种群遗传繁殖与自我保存之间妥协的什么适应性,而只是父权如何被满足与自我保存之间的妥协、而把女人置之事外当作是一种情欲主体性被剥夺的被自恋体验的自体客体地私有财物性物体、部分客体地满足统治控制的肛欲自恋移情施虐炫耀获得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的男性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而那些封建男人在寻求生物遗传甚至、自我性命保存与这种争夺获得通过肛欲性制裁性奴役施虐控制统治幻想自恋移情自体扩张的男性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三者间的妥协而以情欲的自然规律为牺牲以及完全地以女性作为随意摆弄的牺牲品、在这个过程中再一次发泄一遍自恋体验女性的自恋病理动机被满足的体验罢了!不仅就生物性而言并没有什么生物进化健康适应可言,就心理动机文化体验而言,也远没有什么心理健康和道德可言,道德和健康适应,只不过是这种病理的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通过肛门性欲性奴役施虐控制自恋移情投注统治幻想幻想性体验获得的自恋世界被满足不引起焦虑、以及其中你服从我的自恋性奴役统治,很听话所以很道德的自恋完美感妄想作为中介思想联结那样的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与这样的神经症白日梦梦念隐意!

我的这些类似的观点,除去其中的心理分析心理诊断而只是社会生活的立场而言,其实很早很早以前中国现代史学大师第一人吕思勉先生就已经这样提出的了,在他所著述的《中国文化史》里面第一章就说这个问题。只不过他认为当时的婚俗制度虽然很不合人性很不合理,但是一下子改不过来而需要渐渐地改变,这个改变的过程,到了现代应该说很成熟了。


这里可以拿下面一句话列举出来作为那些受到处女情结患者精神病白日梦梦景表象所蒙骗的人所反馈的处女情结精神病白日的典型而加以反驳,那句话原话是那样的“狮群中成为新统帅的雄狮会杀死之前雄狮生育的小狮子,那样的情况你怎么看呢?如此之例,在生物群体里不少!”

对于这种情况,本质上是应该按照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移置作用地进行心理分析和生物科学澄清的!

狮子存在这种情况并不稀罕,但并非种群纯洁性的保证,而是不同的雄狮之间争夺基因繁殖霸权的延续,雄性狮子对于雌性狮子的处雌不处雌可谓毫不在乎,相反很乐于去争夺非处雌的雌性狮子,而且,这与处女情结患者的病理心理内在逻辑结构、以及与处女情结患者处女情结病理心理反应路径的病理性动机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狮子在于争夺已经被占有的异性,处女情结患者在于仇恨和恐惧已经有了配偶的女性,一个在于目的在于尽量地扩大自身的基因链对他人基因链的优势,另一个在于自恋地体验女人并且目的在于自恋统治体验反应机制肛欲性禁锢地施虐控制和报复女人,自身的基因链倒是其次的甚至只是一个借口,你可以看看许多的处女情结患者,那是因为非处女怀有别人的孩子所以他们才介意么?孩子也就是只是一个白日梦借口,通过生孩子——性生活的相似性作为中介思想,将性禁锢施虐控制自恋性奴役统治的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念隐意伪装掩饰以为了基因繁殖的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的那些后代不纯洁的恐惧,也就只是一种自恋病理妄想,对应于性与生殖方式自体自恋移情扩张预示女人与后代先天存在于其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的自恋世界的受损,这些徐老师当然清楚,我之所以再次提起,是说他们的那些社会学适应,其实就是这样的自恋病理的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了,而对应于这样的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念隐意的另一个方面——生物繁殖本能的退化倾向,只不过移置作用地用狮子等繁殖习惯去伪装掩饰人类那病理和退化的处女情结,狮子的那种咬死别的雄狮的习性就连同猫科的老虎猎豹和野猫都与其截然不同,为什么处女情结患者们不提野猫、野猪的繁殖策略而专门提有利于他们的呢?人类的繁殖天性倾向于那一种?那一种在基因重组繁殖养育方面更具有活力?比较之下就可以发现处女情结的繁殖策略的生物退化倾向,这种生物退化倾向的无意识感受,与其自恋病理幻想相结合,就造出专门用那些什么蜻蜓、狮子、企鹅之类动物的繁殖策略去比附于人类的繁殖策略进而把处女情结这种对于人类繁殖策略和社会天性而言是病态扭曲的东西幻觉成正常的白日梦梦景表象了,然而,事实上蜻蜓、狮子、企鹅、蝙蝠之类繁殖策略,只要在生物学上看一下就可以发现,与灵长类动物的繁殖习性、繁殖能力的配置是很不适应的,雄性蜻蜓等保证自身精子受精而剔除非处雌的蜻蜓体内残余其他雄性蜻蜓的精子的方式,那是对于蜻蜓的繁殖系统的有限能力而言如此,而且雄性蜻蜓有了这个习惯而没有处雌情结的,灵长类动物雄性的大睾丸政策,恰好就是在雌雄之间性生活更具有性自由天性的情形下确保在雌性没有怀孕的情况下雄性与雌性交媾而雄性精子能够参与受精的一个生物进化出现的生物能力配备,与性自由而非处雌的生物习惯像适应的,蝙蝠有生殖系统与脑系统之间彼此争夺资源的,可是灵长类并不如此,灵长类是生殖系统与脑系统同站在一边与体力争夺资源,大猩猩是猩猩科中体型最大的,脑量最小,睾丸也最小,黑猩猩是猩猩科中体型最小的,脑量最大,睾丸和阳具最大,在长臂猿科里,人类与猿人的对比也可以出现这种对应关系,后来的人类越文明越性无能,那是被可以干预自身的智力进行的一些并不符合自恋和谐的干预行为干预自然天性导致文明阉割自身的情欲所导致的,人类比起黑猩猩,性欲也一定程度脱离了生殖目的而与快乐相适应,女性的性感区的增加以及发情期的消失在弗洛伊德《文明的性道德与现代神经症》一文中已有陈述,还有一点是现代科学注意的,男性的阴茎依靠肌肉收缩而勃起,因为这可以增加神经刺激的快感,而其他动物都是依靠阴茎骨架以保证射精,这就可以看出生物学预设天性潜能上人类与什么狮子蝙蝠之类相差之巨大,从科学角度上,人类与狮子蝙蝠之间的生殖策略的攀比是极为不科学不可行的,一些哲学上的比较倒可以,但是在处女情结的比较动机下,那种哲学的比较就成了出于自恋性变态心理障碍病理动机的病理哲学的对比,实际上说白了就是自恋性变态病理的二次防卫的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如果从社会学意义上看待那种寻求繁殖的动机以及适应,都是很那种自恋性变态病理以及其生物退化的倾向应用与社会学的舞台上,从社会学的舞台上获得一些病理的表现机制、以及由于生物退化的感受,用那些远非灵长类而且基因繁殖策略低等与灵长类的动物的繁殖习惯作为自身生物退化倾向的病理生活二次防卫表现的精神病理白日梦梦景表象,社会学方面当然具有自身的因素,但这是构成病理性环境压迫人类服从造成人类病理的原因,或者说经济关系象征体验之下附带造成的人际情欲生活病理心理习惯,这种人际情欲生活处女情结病理心理习惯的病理镶嵌在自体体验之中,构成了一种独立的自恋病理习惯,而这不正是现代精神分析自体心理学客体关系理论需要去纠正的么?



于是引出下面最最关键的是,狮子的这种繁殖策略,以及《自私的基因》所描述的,与最高等的灵长类动物相差很远,如果涉及到生物学的问题,混淆不同目的动物的生活习性,就是非常之不科学非常之大忌的,譬如同是猫科,狮子与猎豹的生活方式包括繁殖策略都很不相同,无论从社会学意义上还是从别的意义上,处女情结的那种适应,实际上不过是自恋性心理障碍病理的生物退化表现出现在社会学的舞台上,这并无什么矛盾,总之在社会学的舞台上,处女情结终究在上演着自恋施虐性制裁地自恋移情体验女人的这种病理性体验,同时他们的繁殖策略由于这些自恋病理与性变态病理,思考感受的神经中枢是相对比较低级的神经中枢而不是比较高级的神经中枢,相对倾向于偏执分裂心位,关于这些神经中枢思考位置的比较的论述,在医学家和精神分析学家曾奇峰的文章里有,由此更加可以与生物进化生育策略的变迁与性欲固着的解剖学上位置比较一起比较,更加确凿无疑地表明处女情结的生物退化倾向,而且这种退化还不是一般意义的退化,而是因为经济关系对自然天性的病态干预而扭曲了自然天性所以出现的朝向退化的一种倾向,这不仅在科学上是病理的,而且在道德上,因为其自恋病理的原因,也是伪道德的,所以应该批判。


有些进化心理学家确实做过一些实验去验证那种进化,但那实际上是文化理想化自恋移情心理压力导致的人性,而不是天然自然健康心理潜能所乐意的,正如在封建礼教婚姻社会里将礼教婚姻当作是一种进化适应地去抽样验证一下越有教养的人家越礼教那样,很明显是违背人的心理潜能健康发育倾向的,越有教养的实际上被摧残得越厉害,在文明的逻辑参照系与自然属性的逻辑参照系很不趋近的状态下!处女情结的性欲客体关系体验中,将控制客体进入性欲关系的这个功能扩大到了颠倒主次的地步,在处女情结患者体验中控制对象进入性关系、婚姻关系不是为了这些东西本身也情爱,反过来情爱性爱婚姻等只是为了控制,并且以各种客体分离的妄想或者婚姻白日梦伪装去伪装掩饰自身的这种病理体验心理元信息,在他们的处女情结的那部分内部客体关系自体组织就这样,这不仅在现代需要调节,在古代也一直就是病态的,正如保持着投射性认同关系策略习惯的自体水平的成人那样,自身是不符合人性自体健康感发展的自然属性的,这与父权氏族的专制的形式变化分不开,什么克服乱伦、保持血统不混淆等等白日梦伪装,都是在把女性当作男性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并且由此进行扩展地将后代作为自身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反过来对后者的心理真实体验品尝验证前者的自恋移情性制裁施虐控制获得自恋世界的需要被满足的自体病理神经症白日梦梦念隐意的白日梦场景里,才会自圆其说,实际上已经是把一个病理基础当作衡量是非的典范标准逻辑参照系了,这是很有问题的,属于自身屈服于病理社会文化传统进而立足于这样的病理社会文化传统的表现,这在很多东方知识分子那里都需要注意,文化自身不构成自然规律之一的,只是影响个体生活参照自然规律如何的一种表现,虽然自然规律本身并不完全被知道,但是人类不知道的情况下它照样发挥作用,文化影响的结果使得人类对于自然规律的符合程度以及感知的质量的偏差各不相同,不能说符合文化本身是一种正常的标准之一,反过来说也不能说不符合文化就是一种不正常的标准之一,否则的话文化就一定成为一种专制霸权,社会进步文化批评完全成了一种被专制强加罪名的病态,如果说到自体对文化的适应,与其让一个偏向落后病态的文化迫使人们去适应之,不如让更先进自由人性开明健康的文化迫使落后病态文化中的人去适应之,在对人的逻辑参照系而言,不同文化的人固然具有不同生存适应的判断标准,但是对比这不同逻辑参照系的逻辑参照系,就能发现不同的逻辑参照系彼此的谁更好一点谁更不好一点的差异,而这个对比逻辑参照系的逻辑参照系对于适应者的人类而言,就是起到自身选择怎样的文化适应作为拓展自身健康空间和发展空间、以及改造怎样的文化使得人更像是人而不是更像仅仅会适应的动物的意义,那么人类更应该选择进入对比不同文化立场的不同逻辑参照系的逻辑参照系中发挥自身选择什么文化、改造什么文化的适应,而不是更多地退在对比同一文化下的不同生存状态的同一文化对比生存的逻辑参照系,从这个意义上说,处女情结无论从生物进化的心理学上,还是从性欲与自恋的心理学上,都还是呈现整体生命发展阶段的退化,这当然与父权专制是分不开的,专制对于人类而言本身就是一种病态,专制的社会里培养的是两种习惯,自恋控制与自恋依赖,对应着施虐与受虐,在专制社会里的关于施虐狂与受虐狂的两种人格发展倾向的那一方面,那一方面我倒还是听了鲍鹏山讲诸子百家讲到法家商鞅的讲座那里听到这样的说法后觉得很有道理的。



当然所有东西都是在建构,但是建构新的经验之前的那些知识与经验,很有可能是对新接受的信息完全扭曲的,并非有所建构就一定正确,在都不完全正确的意义上平等,在谁正确多一点,谁相应于人类自然天性的健康和道德维度而言更合理一点的意义上不平等。前面我强调过了,社会文化的这个背景,虽然自身作为一个逻辑参照系,但是如果固守这个逻辑参照系,社会进步无从谈起,试问北欧自由的女性健康自然一点、还是伊斯兰世界那些连脸都不能露出来的女人天性自然健康一点?所以对于社会文化背景这个逻辑参照系,人们往往是可以超越其外,而用对比社会文化的逻辑参照系去评判一下该社会文化好不好的。

譬如罢,以前我没有知道那些生物学知识和没有具备那些生物学意义的素养的时候,我对处女情结的病态的认识没有那么深刻,但这种建构是我对处女情结的印象的建构,使得那种印象中的处女情结好像没有那么病态,然而处女情结及其造成处女情结、压迫男人要内化获得处女情结病理心理自体策略的那些社会文化,这些东西在那些生物学意义上的退化与其自恋变态病理体验采取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等等,却仍然存在,相对于生物、心理潜能的逻辑参照系而言,其病态依然如故,只不过我的对其印象没有那么全面,这是逻辑参照系的问题了,后现代的最大毛病就在于,逻辑参照系的不绝对,被过分处理地处理为不讲逻辑了,所以科学实际上是拒绝后现代的,按照后现代的那种社会实用构成一切而无真理的观点,布鲁诺就真的该被烧死了。

所以,从趋近真理的维度的方面考虑,对于人类适应的范畴区间内,处女情结是一种病态,这种病态倒影在无论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的各个相应地趋近真理的维度的范畴区间内的各个维度层面,都是呈现其相应的病态!即便在生物进化繁殖策略方面,处女情结病理也照样没什么反抗种群延续不纯洁性可言的,因为灵长类动物的繁殖策略本身就不同于其他以竞争为主的繁殖策略的动物,灵长类动物无一例外是多婚的,灵长类动物自然健康天性中以及自然健康的情欲本能心理内在关系体验的逻辑意义中没有什么贞操一说,所以以群居而非家庭的方式抚养子女,而且灵长类动物包括人类在内,雄性动物的大睾丸政策就是保证自身在面对同时可以获得不同异性的雌性的时候自身的精子能够与卵子结合,灵长类动物的繁殖策略保证了雄性的精子能够在性自由中尽量的遗传基因、雌性能够在性自由中尽量的遗传卵子的基因并且获得种群生活不同雄性对后代的照顾抚养,使得生育与养育都得到极大的发展,并且基因重组处女情结实际上是一种生物本能的退化性倒退,就如同弗洛伊德解剖学上认为的一些性欲的退化那样回到肛门性欲位置上,由于自恋性制裁的施虐控制病理而导致类似地出现本能朝低级动物退化的摆动倾向,并且由于处女情结患者的性变态自恋的防御反应机制,二次防卫地将子女和配偶当作他们的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好像如果非处女不符合他们性制裁性奴役的贞操施虐狂的自恋投注控制幻想的话,并且他们将他们的这种自恋变态自恋世界妄想的投射在动物身上,他们将其自恋变态病理意义投射在动物身上之后,根据他们投射的具有性变态施虐癖的性奴役自恋移情性统治病理形象的“动物”的一些生殖行为,用他们投射的那种自恋性变态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扩张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的病理动机去过滤加工,就制造出什么“种群纯洁”、并且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地移置作用移置到人类的性本能之上,再一次神经症二次防卫地自欺欺人地自以为他们自身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贞操狂自恋性奴役统治体验女性作为被取消了主体性的男性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的性物品自体客体——的这种自恋变态病理感受和自恋变态病理意义多么的“生物适应性本能”,实际上那作为他们性变态自恋病理幻想的一种自恋神经症白日梦的同时也是由于他们的那些处女情结在生物本能维度方面存在退化的倾向、所以他们在沉浸他们的自恋变态病理体验和病理动机的同时也感到了自身退化了的生物本能的感受,于是这种深层无意识促使他们去往那些低级动物那里寻求一些与灵长类动物无关的性本能和与灵长类动物自然生物本能无关的低级动物繁殖习惯,去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移置作用地加于灵长类动物的人类之上,作为他们的那种贞操狂施虐癖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性变态自恋缺陷自体移情施虐控制病理幻想的自我白日梦伪装的发泄方式!

从中我们又可以看出其性变态施虐癖自恋移情性奴役病理幻想的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的润饰作用,用那些动物学、进化心理学语境去润饰他们那文不对题张冠李戴地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移置作用混淆不同生物不同进化程度的性本能繁殖养育策略的致命漏洞的同时,这些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的润饰作用的幻想,实际上,正好作为其动物学、进化心理学语境去润饰他们的逻辑致命漏洞的掩盖的润饰作用幻想的对应物地,与其动物学、进化心理学无意识建构经验地深层无意识体验他们自己的生物退化倾向的性变态自恋病理所形成的退化了的本能的深层病理无意识感受相对应!他们在动物学、进化心理学无意识建构经验地深层无意识体验他们自己的生物退化倾向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自恋移情性奴役女性取消女性主体性以自恋扩张其性统治组织幻想的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这样的性变态自恋缺陷病理自体病理实质的处女情结的时候,实际上也是深层无意识地感受到了他们的本能的生物进化程度方面的退化,所以他们觉得那些远非灵长类动物而较灵长类动物远为低级的动物的相对灵长类动物远为低级的与处女情结施虐性制裁自恋奴役统治体验女性有些相似的动物繁殖行为策略,正是他们的退化了的生物本能所退化的倾向所指向和退化所及的大致相应的程度,所以他们就用那些“狮子企鹅的繁殖策略”去毫无科学性地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移置作用地移置到灵长类动物的人类头上,神经症白日梦幻觉地神经症幻觉性质幻觉设置人类的性本能了!

这与他们自身的生物退化倾向的本能深层无意识感受他们自身那种生物退化倾向地退化了的本能感受相应,所以他们就拿那些与灵长类动物相比落后很远的动物的落后的繁殖策略以及与灵长类动物相比相对低等因而不自由、落后很远很远的性本能,作为他们自身强调他们的那种退化了的本能感受的白日梦伪装、白日梦伪装的发泄方式,并且由此强调他们的处女情结等性压抑性制裁方式贞操狂施虐癖自恋移情投注性奴役统治体验女性、把女性作为被取消了主观情欲感受情欲需要和情欲意义去性制裁方式施虐癖性奴役控制自恋移情体验为男权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地被自恋体验——的这种自恋变态病理体验,是一种怎样的“生物本能适应性”,实际上那就是由于性变态施虐癖自恋移情病理导致的生物情欲本能退化倾向地退化了的病理性本能感受,为了自我强调其由于生物退化了的生物退化过程中的本能位置的“处女情结”“贞操”性变态施虐癖自恋移情病理体验,在编织寻求自我伪装的防御防御反应机制以及二次防卫进一步自我伪装的一系列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过程中,用那些什么生物学、进化心理学的经验去建构其自恋变态病理意义的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的时候就润饰作用地对应着描述了与其自恋变态病理感受对应的相较灵长类动物低级的各种动物的低级繁殖策略等较灵长类低级得多的低级本能,同时这也是他们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移置作用地用来伪装掩饰其自恋变态病理意义的病理实质多么地“生物本能”的自欺欺人的自恋神经症白日梦内容之一,对应于其润饰作用加工的那些被其自恋神经症移置作用所采用低等动物繁殖策略的幻想物便与他们的自恋变态病理意义所对应的生物退化倾向的生物退化了的“处女情结”“贞操”等性变态施虐癖自恋移情病理的他们的深层病理无意识感受相一致了!处女情结和贞操等等以其自恋移情施虐控制统治体验比附真实忠诚情感的形式表象、而自欺欺人编织各种“道德”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的伪道德的心理人格自恋施虐自体病理的病理性质,如果从生物适应性的进化心理学维度方面进行对其病理的理解,就非常明显地出现生物退化的状态了!

发表于 1.6.2009 10: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6.2009 06: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2009 08: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我已经不习惯看中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6.2009 15: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8.6.2009 12: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8.6.2009 18: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6.2009 15: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说非处女如何和自己情感不好、自己不愿意和非处女女朋友要好的那些“举例举证”,实际上是一派胡言,并且是那些根据自身的情欲潜能被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要求及其不能被满足时诋毁不服从其自恋变态体验的客体对象的那些弥补其施虐癖攻击性残忍性快感的自恋性愤怒,根据其这样的自恋性愤怒攻击诋毁非处女地有意歪曲非处女的形象所导致的情感配对出现问题的症状本身,来作为他们的那些导致他们的那些症状表现的处女情结自恋性变态病理体验的处女情结病理症状及其处女情结内在的自恋性变态病理内涵“有理”,这就是典型的自恋神经症二次防卫的自恋神经症白日梦,而其举例举证这种堆砌的借口就是其自恋神经症白日梦的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实际上只不过是处女情结的神经症白日梦及其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首先以处女情结的那种“不是处女就不好”的动机其过滤观察到的组织材料,于是发现那些是个人感情契合程度问题而不是处女不处女的问题导致的情感不深,也开始根据处女情结自恋变态地攻击贬低非处女的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念隐意,仿佛在说:“由于找到的女朋友的与处女不处女无关而是人与人之间契合与否导致的情感不那么深厚真诚的问题,仿佛正是我那些攻击贬低非处女地认为非处女侵犯了我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自恋移情性统治组织体验的自恋妄想自恋世界而感觉非处女很坏要伤害破坏我的那些妄想、那些自我感的妄想中关于非处女的意象的那部分自我感的妄想正作为非处女自身的思维感受行为方式,因为个性配合不和谐的问题导致情感不深厚的那些体验,仿佛正是那种幻觉非处女不服从自身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体验为自身男性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而使得自身自恋病理幻想受创的预期在发生应验,于是自身的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自恋移情投注性奴役统治自恋体验女人、以性压抑性制自恋移情奴役统治地把女性意象自恋体验为自身的男性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来保卫自身的男性自恋世界自恋妄想就有了借口和加强固着”——这样的心理路径编织起来的自恋神经症白日梦罢了!

像有些鸟人,学什么医,又接触性的问题,又基于那些男性自恋变态的关系体验策略,很容易被导向非常顽固的性变态自恋人格障碍的,那种情境下,男医生的猥琐变态普遍的很!

其实,不是自恋依赖和自恋统治地僵化性附属、性统治,人类本来的情欲本能就是性自由的,在性自由的基础上根据个性配合程度、不同的配合吸引个体不同的将对象美好预期象征化而引起不同的忠诚体验而已,但这个过程本身是在性自由的框架里自由变化地呈现,深情而忠诚的恋爱潜能与自由地寻求选择不同异性情欲对象进行情欲,对不同的情欲个体感到兴趣,都属于人类情欲的正常潜能,彼此不是互相矛盾而是相互自由协调统一结合,按照自身的性自由本质机能进行选择不同的异性情欲对象,并不会破坏对合适的配偶的深情爱恋的潜能,而只是当在性自由的选择不同配偶的过程中遇到比较符合自身美好象征寄托的理想化的个性配合协调的对象的时候,那么性自由这个过程和潜能本身引起情欲里将恋人象征化的宗教情绪的投注,从而情感与性欲力比多自由地集中于同一对象,而情欲本能恋爱情感自由流动地寻求不同对象投注以情欲的好感的情欲自由本能、与之互相自由协调统一结合的性自由寻找选择不同的异性情欲对象进行性生活的这个过程也是正常自然的,对其进行制裁禁锢来获得心理平衡往往可以被分析发现其在那样的禁锢制裁的心理体验中本质地具有施虐癖地自恋投注控制幻想的残忍快感,而情欲自由与性自由得自由协调统一结合务必让个体体验发现独立外在的异性他人意象并且对这个独立外在的主观主体性的异性对象进行情欲体验、并且在情欲里的自由流动选择不同对象进行投注的美好象征化情感寄托的宗教情绪本能与性自由的性本能自由协调统一结合地使得如果互相彼此增强地使得彼此的对同一对象的投注都比较集中、剩下的情欲情感宗教情绪与性欲本能指向其他对象却不足以发生性或恋爱的关系,这时候情欲就显得专一忠诚,而这本身是在性自由情欲自由的流动过程中发生,即便是忠诚专一的情爱也是性自由情欲自由的恋爱心理潜质机能的一种能力与在情欲与性的自由的过程中持续地自由选择同一对象的表现,如果你自己不能有象征潜能去吸引女性对你的爱,你就不应该去责怪女性以及其他一切人类作为独立主观主体性的个体在情欲与性的自由选择中放弃你这个不称职不合意的情欲客体而选择别的情欲客体进行情欲生活并可能在对别的情欲客体具有持续地自由选择同一对象的情爱,所以所谓的“忠诚”也只不过是忠诚于自身内心的情感情爱的体验和选择而已,并不是忠于你们的自恋性奴役统治,在情欲自由与性自由的过程中根据情欲自由与性自由的正常情欲恋爱潜质机能进行对不同对象的选择、并且在这种自由选择的过程中撤出自恋移情投注自恋统治体验地体验到与真实外在独立的主观性主体的客体的情欲主体需要之间的配合并且根据配合的情况确定情感的集中程度,情欲里宗教本能情绪不足以吸引性本能完全集中于同一对象的时候,貌似“不忠诚”,但人类情欲本身就没有这种服从自恋性统治并且以之自恋移情统治体验的义务,更没有将这种自恋移情性奴役控制统治体验伪装以基于撤出自恋性投注地自由独立主观主体性情感的忠诚的形式外表表象语言词汇作为精神障碍白日梦梦景表象的病理义务,而是情欲自由与性自由地在自由选择不同个体对象中自由协调统一结合自身的情爱情感体验并在这个情欲与性的自由机能过程中保持这种情欲与性的自由的正常健康情欲机能根据与不同个体的不同配对组合的配合程度对不同个体有不同情感投注程度和罢了,当情欲里宗教情绪本能与性欲本能自由协调统一结合的情况下性欲或者情欲的情感寄托没有在这种互相增强吸引的情况下自由集中于同一吸引自己这些情欲性爱的对象而具有对其他对象的情欲和性爱,也是正常自然健康的情况在人类健康情爱体验呈现过程中出现,这些都属于人类的正常情欲恋爱的机能而不会彼此抵触彼此破坏,除非自恋性拘绊强迫性及其自恋妄想刻意地将性欲、情感进行自恋变态的反应机制而自恋性拘绊强迫性地将其割裂、令其各自处于自恋性投注控制幻想的僵化安排的强迫性干预控制的偏执分裂心位僵化病态之下,并且基于自恋性奴役控制统治体验,仿佛不服从其自恋性奴役控制统治体验的是作为其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而不服从自恋性奴役的性制裁其性本能情欲选择地统治控制、使得自身引起自恋性愤怒和自恋性羞愧,仿佛那正是不服从自身自恋性奴役制裁控制其性本能情欲自由选择不同对象以及有此正常自然情爱本能的个体作为其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不服从自恋性奴役施虐控制统治体验,而引起其自恋性羞愧,于是被其自恋移情自恋变态体验为其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的性自由情欲自由的个体作为因为不服从其自恋性奴役施虐控制统治体验而仿佛是一种因为不服从其自恋性奴役统治体验、不服从其自恋性奴役统治体验的自恋完美感妄想而引起其自恋性羞愧地作为其吸引其自恋性愤怒攻击性和具有自恋性羞愧性质的“可耻”的男性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进而以此男性自恋变态病理感受去作为武器诋毁非处女,试图发泄自恋性奴役统治没有被服从的自恋性愤怒弥补其对非处女的施虐癖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的施虐残忍性快感自恋移情统治控制获得感并且,进而恐吓还没来得及选择情欲性对象的处女按照他们的那些对女人如何“处女”地自恋性奴役统治体验的自恋世界角色自恋变态自我感的一部分,恐吓处女去以他们的那些自恋变态妄想组织体验自恋世界的自恋变态自我感的一部分、其自恋世界妄想自我感的一部分,作为处女自身的思维情感体验行为方式,以服从满足他们的那种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的自恋变态体验地仿佛作为他们自恋变态自我感体验中其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地存在——他们就以其自恋变态妄想去胁迫女性服从迁就其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体验以让女性迁就他们将女性自恋变态性奴役反应机制地妄想为他们男性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的自恋变态病理妄想!

自恋变态之所以能够这样地扭曲人类的情欲本能机能,因为自恋变态不能够体验到独立与自身自我世界的外部世界、外部主观性的真实完整他人客体意象,不能发现独立与自身自我世界的客体他人而仿佛他人只是自我感一部分地被自身自恋体验,那么整个人际关系的能力就会受到扭曲,各自主观主体性的独立人之间才能建立起来的针对独立真实的他人的亲密情欲关系被放置在把别人当作其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的自恋世界自恋体验中进行,整个情欲关系都被扭曲,这样的“情欲”也由人际关系变成了非常变态扭曲的自恋自淫心理体验病理实质,扭曲人际情欲关系及生活、将其扭曲肢解地用于自恋世界完成性欲力比多性感兴趣指向自体表象的自恋世界自恋自淫的病理心理体验,自恋移情性统治地幻觉仿佛要女人像是男人的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那样一开始就被男人当作是自身天生附属品那样被预期、然后通过处女性抑制性制裁来实现那种自恋妄想的预期,“情欲”实际上是扭曲的人际客体关系、性欲力比多性感兴趣指向自体表象之余将与独立真实他人的人际关系正常健康情欲本质机能进行把别人当作自身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地进行自恋世界自恋妄想是非常荒谬的,即便寻找到貌似忠诚的情感形式,也是在对那种关系进行自恋病理关系的自恋病理的妄想体验,也只是行为形式表象上模拟忠诚,而以“忠诚”作为自恋神经症白日梦梦景表象,伪装掩盖自身自恋体验地性压抑性制裁方式施虐癖残忍性快感性变态猥琐丑恶的自恋体验仿佛没有主观自我感觉主观自我情欲意义情欲需要的没有主体性的女性表象,将其通过性抑制性奴役的方式自恋移情统治地自恋体验为男性自恋世界男性表象附属部分,并通过这一系列的自恋体验的寻求实现来对此男性表象进行消极形式同性恋的性欲兴奋刺激,并且编织神经症白日梦来试图将自身的那些自恋变态病理和不良品格自私丑恶情感合理化地掩饰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6.2009 09: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处于自恋障碍中的人,无法体验到自然正常的脱离了强迫性神经症的自恋性拘绊强迫性的撤出自恋性投注控制幻想地情感体验,这是一种心理自体处于深度自恋执着之中,作为正常人际关系的体验的缺乏,无法清晰地体验到主观主体性外在而具有自身独立自由意志和主观自我情欲需要的人的外在主体性及主观存在,仿佛外部他人只是自身自恋世界自体表象外延附属部分那样如果不是自身对其自恋投注控制幻想还能有什么方式感受得到那些作为自身自恋世界外延附属部分地存在的那些他人被自己感知,这种关系体验的能力,就不是语言可以表述的了,这属于心理直观注意体验的心理自体能力的缺陷与否的直观体验层面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6.2009 11: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Visa-Master学生信用卡第一年免基本费
75# endless_solitud




71# endless_solitud  

我冷笑……

我的这些宣传,令你感到非常担心你们的处女情结从学理上被彻底判死刑,实际上也是如此,你们的处女情结本来就是扭曲人性的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一种精神病理的社会化精神人格自体缺 ...
慕容天巡 发表于 19.6.2009 05:26

嘿嘿:我就这么和您说吧:就你那个什么心理治疗学,在我的眼里也就是一个耍嘴皮子的骗子!!我身边无论是学西医还是中医的都一致认为,拜托你就不要再和我说什么学理了,真的觉得搞笑。我会认为是玷污了学理这个词!
你就看看有多少人搭理你就知道了,不停的发帖子,有人搭理你吗?除了我这个具备大慈大悲心肠的准备挽救你的人!





——————————————————————————————————————————————————————————————————

呸!你什么“我身边……”,你除了这样的惺惺自慰之外,你能拿得出多少真实的理据来佐证你那些处女情结自恋变态二次防卫地刺激自己“你是骗子”之类情绪妄想,然后依靠妄想去保卫你们自身的那些处女情结自恋变态,就不是“骗子”?哈哈哈哈,真实可笑之极,凡是自然规律,无论从哪个学看来都是一样的,中医西医也不会去支持你们的那些处女情结自恋变态,你的那些处女情结自恋变态是反人性反科学反自然的这种事实真相和病理机理始终是这样不会因为诠释的角度不同而会不同,你们处女情结的自恋变态精神障碍病理始终还是那样的处女情结精神障碍病理,而揭露解译和科学批判你们的心理科学对你们的准确有效的自恋变态无意识的自恋变态病理实质的解译揭露也照样有效而不会因为你用继发的妄想去坚持你们的处女情结自恋变态妄想而会有所改变,准确的科学揭露仍然这样准确,而你们的处女情结自恋变态仍然是那样自恋变态地被揭露你们处女情结的自恋变态病理真相病理实质,只是你这种变态佬,当你自己的自恋变态被科学揭穿了之后,还想继续坚持你们的自恋变态自我炫耀,就在这里张开嘴巴强行顶嘴,说什么:“你是骗子”,还用个什么“我周围的西医中医都这么认为”来招摇撞骗,核心就在于你这种东西,一套套什么“你就不要……我会认为……”,你算老几?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周围的世界都像你这种混账的自恋世界男性表象外延附属部分、根据你控制感受你自身那样随着你自我感的安排而被安排、你怎么安排的话我会按照你的那些自恋变态制造病理环境的安排去思维和行动的吗?!可笑!你现在的这副表现,实际上就是那些自恋变态邪教徒,传染邪教毒害人类许多年,现在被科学揭露,无法辩驳,又怕揭露你的那些科学能够如同光明清除你等散布在周围的人心理的阴影,让你这种邪恶变态之人无法继续去毒化控制他人被病理传染为病理环境满足你的那些处女情结自恋变态,所以你开始恐慌地依靠胡说八道来表达这样一种心理元信息:“大家不要听信科学啊,要继续接受精神障碍传染,让你们明白我的精神障碍传染和明白我的精神障碍病理实质的科学是骗子啊,你们不可以不被我毒害,要接续听信我胡诌出来哄着你们的‘我身边的中医西医’的幻影继续接受我的自恋变态精神障碍的毒害控制而浑浑噩噩地成为我满足处女情结自恋变态的病理环境啊。”的猥琐之徒的心理元信息。

你看看你这个人又有什么人在理会你?除了我在给你点面子让你有个阿Q精神发泄的平台,也没别的人理会你了,但是我偏偏还是要讲许多学理,让你那些处女情结自恋变态的丑恶真相被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你的那些“我身边……都一致认为”,就是典型的阿Q精神,这样的阿Q精神,还要在这里死顶嘴,说什么“有多少人理你”来自欺欺人地幻觉你自己的那些处女情结毒害他人的病理传染继续精神操控毒害着别人作为你的病理环境,死到临头了都还要仿佛存在就是为着那些处女情结自恋变态病理体验的性制裁方式施虐癖自恋移情性奴役统治的病理需要作为核心而唯一的心理目的,这种人不是邪恶变态的心理原型的化身还能是什么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3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20.10.2019 04:03

关于我们|Apps

(闽ICP备17026985号-1)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