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jobs JOY商城 酒店预订 开元机票预订 中国转运 sinojob
德国频道
查看: 1966|回复: 16

吴小小大学毕业5年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2.6.2004 11: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br>    <br>    吴小小是个爱幻想的人。他从小就想成为科学家,但他现在只是在离科技馆不远的地方有个临时住所,当然,进了科技馆他仍不会成为科学家。说到他小时候的这个梦想,再说现实的处境,他会笑笑说:其实都怪科技发展的速度太慢,没有象他当初想的那样,因为他许多想法是基于很高的起点,原本这些他当初是认为是些小事要别人做就行了的。可现在没人做。<br>    关于他,大学时代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一段。<br>    在大学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美女。吴小小那时不知哪来了一股劲,自己写了歌又弹又唱然后又写酸酸的诗,把她追到了手。不过,吴小小后来天天和她在一起时,发现她有时看起来并不象当初那样每天都很美,不过,他却能做到陪她逛街时,从不看别的美女,后来问他这事,他说,妈妈说只能爱一个人。吴小小的女友可不同,上街没事就看看帅哥的,还会看到直回头,吴小小常提醒她:走路总崴脚,你还只顾看帅哥,受伤N回了,咋就记不住呢?女友笑笑说,免费的,不看白不看,再说,看你呀?不伤脚,伤胃咋办?所以,他们一起在食堂吃饭时,吴小小一定要坐她对面,为的就是看她到底能不能吃下饭。吃不了,他可以多吃些,吃得下,说明他还算不难看。<br>    吴小小个子小,但在大学竟然做的是体育班长。还有,他的班级是大四毕业时全校唯一一个没有体育补考的班,班里同学要评市三好或优秀这优秀那的什么,体育要一定过85分时,就会找他。说这个,涉及到腐啊败啊什么的。因为他毕业时向大家承认,他之所以能做到这个,是因为他曾向体育系主任许诺:我家那产大米,您吃多少,和我说,我用火车拉来。给了主任整四年的盼望,帮了整个班级的忙。后来,听说,他毕业走的时候,自己花钱买了200斤大米,替班上同学感谢了主任一回。<br>    吴小小有时挺现实,这在最初是因为从小听父母的话长大,父母很多话是现实的,于是他就有些现实了。比如,毕业时,他留不了北京,还有说服不了对方的父母,就决定了和女友分开,回到父母身边。和她分开时,他没哭,女友哭着掐他的胳膊,出了好多血,他也一动没动,他在她面前从来是坚强的。在离开的火车启动时,他开始了最长的一次流泪,一个人对着车窗,9个多小时的路程。<br>    吴小小是个脆弱的人。回到父母身边后的一段日子,他再也没笑过。经常喝得大醉。后来的两年里,每一次女友的生日时,他会坐一夜的火车到北京,然后等到见她一面,再在晚上坐车赶回去。坐在火车上时,他总会在心里唱着《晚安,北京》。<br>    他知道她一样难过着,于是,有一天他打电话告诉她,以后不会再和她联系了,人总要走出过去过自己的生活了。她说不行,还给他寄了一千只纸鹤,一整瓶幸运星,那上面都有她手指上的血。<br>    <br>
 楼主| 发表于 22.6.2004 11: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br>    <br>    吴小小在家里的房间很干净,他有个很漂亮的木质双人床。父母在他毕业回来就给他买的,为的是等他成家以后,每次回来父母家探望,就可以带老婆一起来住。同样,吴小小的弟弟那间屋子也如此设计。一切父母都为他们想得周到至极。在这个小城市,工作一两年一般人都会成家了,他们想,快了。<br>    他的床头柜上放着那透明袋装的千纸鹤和那瓶幸运星,里面有很多干花瓣,很香。刚开始的时候,吴小小总是在下班后,一个人关上门,然后打开袋子和瓶子,数纸鹤数星星,闻那里透出的香味。可后来,他再也不会打开了,因为,香味总是要散尽的,他想,不打开,会永远留下去。<br>    他常常在夜晚一个人写啊写啊,写了好多个笔记本,他说他语文成绩从小到大一直不好,所以他写的东西从不会给别人看,谁也不知道他在写什么,都锁在他窗前的那张桌子的抽屉里。那里还有很多照片。很奇怪的是他写完的东西和那些照片,他平时是不会打开来看的。只有几次很晚很晚,他醉着回来,锁上房门,打开看过。母亲在他第二天上班走后总是发现他的枕头湿湿的一片。为此说了他,他就越来越少打开那抽屉了。吴小小后来说,他不看,是不愿让父母看到他之后眼睛红红的样子。<br>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逃走。吴小小微笑着拒绝去见任何父母或领导、同事介绍的女子。这事最初被人传说是他眼光太高,从北京回来,看不起这里的女子。再后来,可能是第二十几次拒绝相亲后,人们一致断定:他可能生理上有毛病。听到这个的时候,吴小小久违地大笑了一回,让周围的人发现一件事:这家伙笑的时候远没有沉默时候看起来帅,傻傻的样子。<br>    他的女友有段日子里总是从北京寄来一些报纸,是关于一些房子和一切招聘的报纸。她要他来北京打工然后就和他在一起。他想了想父母又想了想她的父母,就对她说:你父母不喜欢外地人,上次因为我你母亲要和你断绝母女关系这让我很难过。他们很现实,而我一无所有。<br>    一个冬天,北京的女友早上打来电话:还是听你的,我们真正结束了吧,不再打电话,你也不用来北京看我,我父母永远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他说好。外面开始下起大雪,从小时候起雪总是让他很开心的,这一次他没有站在外面向天上仰望,转身关上房间,然后开始睡觉,雪下了三天三夜,他睡了三天三夜。走出来那天,母亲看到他那个一直锁着的抽屉开着,里面全是粉碎了的纸和照片。他想起来还有一个同学的婚礼他没有能去,后来他们问他那天怎么没见你?他说,那天雪大,在去的路上他摔倒了,受了很重的伤。<br>    <br>
 楼主| 发表于 22.6.2004 11: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br>    <br>    这时候,吴小小在基层也锻炼了满一年了,进了公司财务科。这个小小地方,竟是人们挤破了脑袋要进的部门。吴小小知道这是父亲努力的结果。父亲是公司唯一一个从工人做到领导层的人。也是领导集体里最穷的一个人。听说,就是因为背景太简单不过了这个原因,公司决定要吴小小。其他脑袋挤破了要进财务科的人都背影太复杂,要了谁都会导致公司地震。<br>    女友的影子还常常出现在夜里吴小小的梦里,可是白天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要开始好好的工作了,父母安排的一切需要他来配合。爱情没有了,至少应该有些事业吧。他工作很认真,和领导、同事相处的也非常好。尽管他是讨厌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的,但这并不影响他听从父亲的建议,处理好这一切。没什么生活压力,工作压力也很小,生活节奏很慢很慢,根据公司培养人才的计划,三年后准备让吴小小当财务科长,十年后做总会计师,再往后,看个人修行。这让吴小小感觉越来越茫然。这样的事业?年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每天,他下班看见小时候的同学抱着孩子在家门口望夕阳的时候,都会突然觉得自己要死了。<br>    科长的女儿也是学财务的也和吴小小一样时间分到公司,只是学历不够,不能在财务科工作,只能在下面一个分厂。她总跑到财务科,总来找吴小小说话。吴小小不介意和漂亮女孩说话,也应邀去过她家陪她唱卡拉OK,他知道那是科长的意思,因为科长说过,要让她女儿和吴小小多学些财务知识。结果吴小小总计给她讲过两个会计分录如何做,其他时间总是被缠着唱歌,还有陪打乒乓球,并有一次逛商场。不过有一天,吴小小突然看见那女孩眼睛里有种特别的光,吓了他一跳,就再也没敢一个人去她家。<br>    吴小小会写一些土里土气的小文章放到公司局域网上,然后就跑到聊天室消磨时间,那段时间电视上演春光灿烂猪八戒,于是他的名字就叫秋高气爽猪哥哥。这留下一个较长远的后果就是,过去三年了,还有妹妹往他邮箱里发E-MAIL,第一句总是,猪哥哥,咋不给我写信啊……。她们怀念曾经有个人在聊天室里说话,能让其他旁观的人都乐到快晕倒。她们只记得有个逗她们开心的哥哥,却不知道有一个忧郁的人存在于同一个世界里。<br>    说到网友了,吴小小从来不见网友。不为什么,那时他想见的人就是从前的女友。他只接过一次网友的电话,是聊天室改名字的低级问题。就是这个电话,那个女孩记住了他,并邀请他在生日的时候来看她。<br>    吴小小没答应。然后和朋友在外面喝酒。很晚了,女孩的电话打过来说,过几个小时我的生日就过去了,你太狠心了,怎么不来。朋友们就说,你这个胆小鬼。吴小小想,都这么大的人了,怕见谁?于是去了。谁都知道,他是醉了。否则他从不改变主意。<br>    他见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现在不得不说的一件事是,吴小小命里也许就是这样的,总有漂亮的女孩子出现,但最终都不会和他在一起。他见到她时有些紧张。那长长的头发,可爱的脸,让他想起另一个在远方的人。吴小小礼貌的给她买了小小的生日蛋糕然后点燃蜡烛。吃完后陪她在晚风里走了好长一段路。<br>    吴小小继续着他的生活。一周以后,那个女孩子打电话过来,恼怒的说,为什么送完蛋糕就再也不和她联系。吴小小笑笑说,遇到美女没流鼻血已是万幸,实在不敢再去打扰。她说:做我男朋友吧。吴小小傻笑一声,对不起,我有一天可能要离开这里了,和你说这事情其实很简单。<br>    吴小小没有丢掉大学时的球艺,每天下班后会到附近的学校踢球,认识了一群小孩儿,吴小小长得也象小孩儿,他们叫他哥哥,后来改叫队长,再后来,他成了其中几位的家教时(免费),他们叫他叔叔,每次听到这个称呼,吴小小总忍不住摸摸下巴,可那里没有几根胡子。他还认识了一个外地分来的大学生,踢球也很好。后来他们每次踢完球就会去喝酒,一起回想从前大学生活,一起谈论现在这生活,最后初步认识到:这里不适合自己生活,要想在事业上有所发展,在这个落后的东北小城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决定离开这里,他想起他第一次和一个人伤心离别的原因,是现实么,对,男子汉,要靠自己的努力改变这一切。我们可以失败,但我们不可以不去努力尝试。<br>    一切都在安静的生活里慢慢蕴酿着。总有些事我们做为借口来掩饰某种决定,但所有的选择里最终更多的是我们心甘情愿去做的事,至少,吴小小是这样的人。永不承认失去爱人成为新的选择的原因,他在一天晚上哭着跪在了父母面前,请求他们原谅,他决定要离开这里了。他不喜欢多说话,他说:爸,妈,你们为我好我知道,但我也知道如果我继续在这里的生活,我的一辈子就毁了。我有很多希望,我要事业有成,但不是在这里,相信你们的儿子,让我走吧。<br>
 楼主| 发表于 22.6.2004 11: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br>    <br>    转身离开家乡的的时候,背后送行的眼光里尽是哀愁。舍弃一种安逸的生活投身未知的前程,从最初的一刻起,父母的担心也就压在了吴小小的心里。他知道这一次他将要开始面对许多可预料和不可预料的问题了。<br>    那天火车清晨时到了北京,天空灰灰的,飘着细小的雪。吴小小不知这是送行的愿望从东北一直跟随而来,还是一个预示,一个人将会孤单的走这路,面对寒冷。<br>    来之前和一个当年留京的同学联系好了,吴小小拎着箱子打了个车就向他留下的地址去了。越走越远,不象是北京,四周荒凉一片。司机也不敢往前开了。吴小小下了车,拿着箱子站在路边准备打个电话。这时,远处有个身影向这边挥手。很久不见的同学,仍是很亲切的样子。吴小小跟着他走进一个院子,是一个很大的仓库,靠北面一排低矮的平房,尽是虚掩着的门。<br>    屋子里很乱,甚至不如当初8个人挤在一起的大学宿舍。借着暗淡的灯光,吴小小看清了他的同学,比记忆里的人消瘦了许多,一脸倦意。这就是当初令许多人羡慕能够有留京名额有一份北京工作的同学毕业两年后的样子?于是想到自己只有一个箱子,接下来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吴小小没有睡意,和同学说,我会尽快找到工作,然后找到住处,现在只能给你添麻烦了。同学笑了笑,没事,你放心去做自己的事,这里条件简陋,但呆多久都没问题。<br>    中午同学带着吴小小走了挺远找了家饭馆坐下,一起吃饭。吴小小知道了同学留京后这家国有企业不景气,工资很低,他是外地人在这里也没关系,在单位混得不好,还要省些钱给南方老家寄去,所以只能住在单位在远郊的库房院里,这里免费。吴小小笑笑说,慢慢来,你也别急,这里空气也好,也没有城里那么闹,还有,我注意到仓库的保卫和你住一排房子,有安全感,呵呵。同学苦笑道:是啊,安全,所以我住的那房子从来不锁门,也因为穷得不怕人偷。吴小小听了,吓了一跳:我的毕业证和那些重要的证明什么的还有带来的四千块钱还在那房子里的箱子里呢,从不锁门?!<br>    没了吃饭的兴致,很快吃完往回走,又走过来时司机都不敢往前的那段路,同学笑笑指着路边一人多高的乱草甸还有隐约的铁轨说:每年这里都会有人在这里被杀或被抢,你要是白天去找工作,最好,晚上七八点钟之前就赶回来。吴小小差点没哭了。<br>    <br>
 楼主| 发表于 22.6.2004 11: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br>    <br>    听说吴小小来了,当天下午的时候就有一个女同学来看他了。大学时她一直喜欢吴小小,只是吴小小对她没感觉,后来吴小小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她也有了自己的男朋友,并最终和男朋友一起留在了北京。她也是第一次来这个同学住的这个地方,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这里很恐怖。然后一起聊了聊现在,回忆了一下从前,大家很开心。还有几个同学打来电话欢迎吴小小。都很忙,大家于是约定好等吴小小找到工作大家有空时聚会一次。留在北京的同学多是女同学,又都多数已嫁人或在准备嫁人仪式,所以毕业两年来一直没有聚会过。<br>    这个晚上吴小小很早就躺下了。因为和一个据说在北京混得最好的同学约好了明天上午在他公司见面,听他介绍一些找工作相关的事情。夜里风很大,这房子还漏风,呼呼地响声让吴小小在夜里醒了几次,向门口望去,那门仍旧没锁。<br>    第二天吴小小很早就起来了,买了份报纸,又去买了些信封和邮票。然后就去找他的那个同学。摩托罗拉大厦旁边一个写字楼一家不是很大的公司,同学在小会议室接待了他。他原来也在一家国企,几个月前跳槽到了这家外国公司。聊了很长时间,吴小小得到了很多建议,比如找工作不要着急上火,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有空的时候就要多看书不断提高否则很可能会找不到工作。聊来聊去,这个同学说他仍住那个国企的职工宿舍,一屋三个人现在住两人,正好有一张空床,那里有电话有电视有公共浴室,他邀请吴小小到那里住。最关键的是门天天上锁,这让吴小小很高兴。于是,晚上的时候,吴小小就到了另一个地方住了下来。<br>    每天早上同学就去公司上班,只有他一个人在住处。他每天着那些招聘的报纸寄简历,或者上网吧到网上投简历,再就是去人才交流会。除了这些,他有了很多安静的时间。每到这时,不是梦又象是梦一样,他发现自己又置身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思念许久又令人疼痛的城市时,一切感觉如烟蔓延着,最终象汹涌的海浪一样把整个大脑吞噬。安静是种可怕的东西。他不敢闭上眼睛。点着烟,看窗外冬天阴暗的天空。他很想给一个人打电话,他又和那个人每天一样呼吸着这里的空气,看这里的日升日落,月圆月缺了。但他没有打。他要找的是工作。<br>    第一个面试通知令人兴奋又紧张。吴小小按地址找到了光华长安大厦,到了那栋楼的前面时,他没敢进。前面写着:长安大戏院。吴小小有些头晕,公司在戏台上?他在楼前徘徊了一阵,直到他发现在戏院两侧还有门的时候(这时那里站着的保安也注意到他并开始向他靠拢了),他总算相信,这里不只是戏院。<br>    <br>    <br>
 楼主| 发表于 22.6.2004 11: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br>    <br>    吴小小向B座那个门走去,保安也迎了上来:先生,你去哪?哦,我到18层是来面试的。保安看了半天,你跟我来,进了楼门,在大厅的前台上拿来一个登记簿,让吴小小把身份证号什么的填了一下,又看了一下吴小小的身份证,才放他进去。电梯前一群人,吴小小在想,这一定是传说中的白领,看,一个一个领子真的很白。站在电梯里吴小小有了近距离观察的机会,不管男女,这些人的衣服看起来好象都是名牌,还有,混身都是香水味儿。<br>    说实话,吴小小第一次进高档写字楼,有种眩晕的感觉。到了18层他挨着门开始找那家公司,第一个一看“SOHU”。吴小小心里想,这名字起得不错,让人第一次看就感觉很熟悉啊。接着走下去,他忽然想起,天天上搜狐主页看新闻,当然这名字比较熟。继续找,终于找到那家面试的公司,一切都谈得很好,那位女经理起身说,我觉得挺好,再和总监商量一下给你消息,吴小小说谢谢,就站起身把办公室门打开,女经理走到门前说了句谢谢,吴小小有点纳闷,也没多想,先走了。后来结果是吴小小没有被录用,经事后多方分析,原因就在于他开门那女经理以为是给她开门,说了声谢谢,正要走出来,吴小小没理她先跑了。<br>    最开始的两个星期吴小小面试的机会很少。他挺郁闷。一天晚上他和同学说这事,同学说,一直忙,没时间和你讨论一下,你先给我看一下你的简历。吴小小拿着简历给他一看,他大喊一声:天啊,你的简历太简啦,比身份证上的内容只多一点点啊。吴小小解释:我是实话实说,我只在一个企业做了两年,觉得自己干的那点工作不值得一提太简单了,所以只写了这么点。同学马上说,快,用我笔记本电脑改一下吧,有些东西不一定做过,你见过学两天就会也可以写上来啊,就算你没见过,没事你看看案例听我讲讲我干过的,你就等于干过了,那么聪明的脑袋,说说你就明白了。还有,你的工资要求太低。吴小小说:啊?不给钱我都干,怎么还敢和人家要高工资?同学说,瞧,人家第一点就说,你,没自信,不要你。<br>    第二天一份简历新鲜出炉。吴小小看得满脸通红。心里在问:这是我么?逐条对照,发现有一点不太明白的,就拿书猛看,别说,修改过的简历倒成了吴小小这段时间看书学习的提纲了。吴小小的学习效率从小就是很高,这回发挥到了极至,一个月找工作的时间,把大学里没弄明白的东西全弄懂了。就这样,吴小小坐了许多路车,认识了许多条路,东西南北中逛了个遍以后,终于找到了第一份工作。<br>    这时吴小小给以前的女友打了个电话,说,我在北京呢,找了份工作正准备开始。电话那边有些惊讶,接下来的是吴小小怎么也没想到的冰冷与不在乎。后来的几个月里,吴小小连前女友的面都没见过一次,她总是比较忙,改天。吴小小打过几次电话后,就再没打过。他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这时令他难过的不再是分别的那种滋味,而是吴小小原本真的以为,现实让两人分开,那么仍会有一位与众不同的好朋友,但看来他的想法错了。<br>    <br>
 楼主| 发表于 22.6.2004 11: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br>    <br>    周末的时候,吴小小一个人去了从前的大学校园,站在自己住的那栋宿舍楼下看着自己原来寝室的窗,耳朵边突然响起的是她喊他的声音,他环顾四周,却没有谁。他走进楼里到了二楼他以前寝室的门前,那门虚掩着,有人说话,声音很陌生。吴小小努力着想向里面看,却什么也看不到,他想,走的时候粘在墙上的那支烟,和写下的字一定早已不见了。校园的路他又走了几遍,某一段路某一棵树下他都恍惚的看到某些过往的片断。校园中心那片花园,草地上围坐弹唱的不是从前熟悉的人。女生宿舍楼那扇窗前的路边依然是那一盏破旧的小路灯。<br>    体育场边从前堆煤的地方已经是一座体育馆了。足球场上有些人在踢球。吴小小眼前是他们球队胜利的场景。周围的安静却挡不住他心里回响的那些呼喊的声音,那些岁月沉寂的逝去,但在回忆的闸门打开时,一切是沸腾着的,奔涌而来。吴小小在球场边站了很久,还替别人捡了两回球。一直到了天黑的时候,他向车站走去,还是那路车,那个小商店。只是这车站再也没有属于他的送别,再也没有霓虹灯下闪光的泪水,和之前的一个绝望的拥抱。<br>    那天很晚吴小小带着瓶酒回到住处,他和同学说,你看,我买了瓶我们毕业时喝的那种白酒,就在原来的那个小商店。老板还是从前的,只是比以前老了些,他还和我说,你们学生要少喝酒,以前他好象和我们说过这话是不是?我看起来还象学生?同学笑笑,是的,你还象个学生,来,我也喝些,对了,明天工作,别喝太多。<br>    无论如何,都是新的开始了。吴小小下定决心要努力工作了,于是每天在公司都很认真的做自己的工作,下班后就在自己的屋子里看书。父亲打来过电话,说一个人在外很难,除了工作,要放松心情,不要让自己太压抑,吴小小说知道。但他内心里却真的有种疼痛的感觉挥散不去,每晚关灯睡觉后,他都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总有种感觉自己已经离开了脚下坚实的大地,整个人在这个城市漂浮的存在着。<br>    为了工作方便,吴小小和同学商量了一下,就在国贸后面的小区里租了间房子。这里被国贸、嘉里中心、汉威大厦包围着,夜晚的时候这里的灯光很漂亮。还有一点就是,上班下班穿梭的人群里都是在这几个写字楼的高级白领,他们三三两两的时常和同行的老外侃侃而谈,吴小小认为他们很优秀,他能感觉到压力,他很喜欢这种感觉,他第一个目标是成为这城市打工一族中优秀的一员。<br>    吴小小在公司总部的审计部工作。在全国各地有许多投资的企业需要审计,所以,吴小小在到公司的第二个月就开始出差。第一次是去山东,令他非常高兴的是,那个城市有他大学时关系很好的三个同学。工作之余他就去和他们到附近的风景区玩儿。一起喝酒时,他们还很热心的问吴小小到了北京和女友现在一切都好吧。吴小小笑笑,来,喝酒。吴小小说,我自己一个人去了学校,大家突然都沉默了。现在这几个人,毕业到现在两年多,从前的女友全不见了。吴小小不再多说什么,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有闪动的光。<br>    <br>
 楼主| 发表于 22.6.2004 11: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br>    <br>    工作量很大,在山东出差回来后,吴小小的同事们纷纷辞职。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种人员流动。他以前只是听说,在外面打工就会有各种情况的跳槽的事发生,但吴小小还是不太适应,他刚在这城市有了几个熟悉的同事,都走了,他感觉很不好受。甚至也有了离开公司的想法了。经理看出来了,找他谈话,告诉他,人员流动是很正常的,有人适合做某项工作,有人不适合。他们有他们自己对工作的理解,你也应该有自己的标准和目标。你工作经验还不丰富,需要这样的锻炼,我认为你再做一段时间,会提高很快,对你将来是很有好处的。<br>    吴小小留了下来,事实是,在后来的工作里他真的学了很多,他常说: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不仅给了他积累工作经验的机会,也给了他了解这社会的机会,他知道了工作与生活的关系以及什么是职业规划,对未来的事业他总是很有信心并充满希望。<br>    可是吴小小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常常会陷入忧郁之中。这源自感情方面的问题。在到这个城市第七个月的时候,他见到了从前的女友。是她给他打的电话。见面时的一瞬间吴小小高兴极了,要知道他几年来没有真正开心过。但随后的疼痛感接踵而至。曾经相隔遥远的那段日子两人却象从未分开,每天都感觉对方就在自己身旁,而如今,坐得如此靠近,却感觉相隔那么遥远。她已变得那么陌生!她一直躲避着他望向她的真诚的目光。吴小小这个人和熟悉的人会说很多话,可现在,他什么都再也不想说了。<br>    后来,她差不多隔一两个月找吴小小吃顿饭,因为她发现吴小小并没有纠缠她的任何意思。吴小小特别适合做朋友,很多朋友有烦恼或什么问题,总是愿意和他说,她也是。吴小小很不愿意和她吃饭,因为他每一次见到她都是在品尝一次最新鲜的痛苦。虽然他在她面前从没表露出半分。但每次送她回家后吴小小回到住处都会难过得象要死去一样。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什么吴小小拒绝了几个姑娘的感情的原因。她们走的时候都会说一句:“你还是应该找你以前的女朋友”或者“再见,我很讨厌你总说起以前的女朋友”。他知道在一个女孩面前不应该说起以前的女友,但他就是要说,这是拒绝她们的真实理由。<br>    前几天吴小小大学毕业工作满5年了,来北京工作也有两年半了。他现在的公司是他在北京找的第二家公司。每天,工作很忙,但他还是会经常去网上,他有个论坛有很多有朋友。他很高兴的是他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工作能力也比以前强了很多。他总是说还有很多事等待他去做。对了,吴小小说他现在终于又能喜欢一个人思念一个人了,而不再会因为以前的事忧愁了。虽然结果仍是未知,他仍很高兴的走出了昨天<br>    日子象树叶一样,在生命之树上,一天天一片片,飘落着。很多东西在改变。<br>    <br>    (完)<br>
匿名  发表于 22.6.2004 14:27:02
很好的文章。<br>看完了,依稀想起了自己的大学,那段糊涂着快乐的日子,有点心疼,为那个留在记忆里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2.6.2004 18: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洗了衣服洗头发,洗了头发晾衣服,闲着无聊,有一搭没一搭看的。<br>文章读下来,感觉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br>直到最后一句<br><br>好像是有点感触,又还是跳过去了。反复看了几遍,觉得说的很好,也不是煽情,也不是感慨,就是那么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说。<br><br>好像我一直很追求的一种生活态度,无心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9.8.2020 18:07

关于我们|Apps

()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