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德国开元华人社区 开元周游 返回首页

我爱北京的个人空间 https://forum.kaiyuan.de/?10756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转载

热度 15已有 415 次阅读16.4.2010 07:47 |

在新浪网上一位美女加才女的博客里看到了这篇文章,我认为写的实在是精彩!经过博主同意转载过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她的博客地址我也贴在这里,因为里面还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好文章。
 
 
抱怨的资本
 
作者:挤在人群忘记自己
 
马克·吐温:“可怕的德语”

  德语的复杂性可谓是臭名远扬,以至于学过和没学过德语的人都知道这一点。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受过德语摧残迫害的人不计其数。你一旦开始学习德语了,好,那你就等着被德语折磨得半死不活吧。而更多的人,则是刚一接触德语就被吓得逃之夭夭。比如,法国文豪伏尔泰去德国腓特烈大帝宫中作客,曾想学说德语,却几乎给呛住了。一位大文豪居然被一门语言给呛住,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绝不会是一门平凡的语言。德国哲学家尼采也曾在《善恶之外》里说到:“一切沉闷、黏滞、笨拙得似乎隆重的东西,一切冗长而可厌的架势,千变万化而层出不穷,都是德国人搞出来的。”我想,能够让尼采感到这么不耐烦的那些沉闷、黏滞、笨拙得似乎隆重的由德国人搞出来的东西的杰出代表,非德语莫属。

    在所有抱怨德语难学的人里面,最具开拓性、创造性、发散性思维的,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当仁不让。出自这位老兄的那些对德语进行讥讽、嘲弄、批评甚至咒骂的语言,洋洋洒洒,本身就是极具观赏价值的文学小品。

    在马克·吐温《欧洲游记》中,他对德语的批评是直抒胸臆式的,他干脆就把德语称作“一种可怕的语言”。马克·吐温说了:“一个有天赋的人学会英语需要30个小时,学会法语需要30天,而学会德语,则需要30年。”马克吐温还说了:“谁没学过德语,谁就无法想象这种语言是如何的复杂。”据说,马克·吐温脾气暴躁、性格直爽,一惯喜欢开门见山、直来直去。因此,不难想像,叠床架屋式的德语,会给这位文坛大师带来怎样的困顿和烦扰。

    在《可怕的德语》一文中,在马克·吐温写到:“德国报纸上一个平平常常的句于都是一处蔚为壮观的景致。它能占据一个通栏的四分之一的版面;其中包含所有的十大词类。整句词序交错、混杂,前后倒置,那些层层叠叠的复合词在任何词典里都找不到,还涉及到十多个不同的主语,从句里面有从句,大句里面套小句;主句里面含子句,最后出现两个主要的句子,其中一个位于如此华丽壮观的句子的第一行,另一个放在最后一行的中间,跟随其后的才是那个动词,然后你才第一次明白那位作者在说些什么。在那个动词的后面,按我的理解,仅仅是为了装饰。作者堆积了诸如有、是、曾等此类的词,至此,这个不朽的作品就算告成了。┅┅对一个外国人来说,要学习如何阅读和理解一张德国报纸,永远都是不可能的事。”

    德语从句法上来说是尾语序和框型结构,马克·吐温嘲笑其为跨越大洋的架构。他讥讽道:“每当德国的文人雅士跳水似的一头钻进句子里去,你就别想见到他了,一直要等他从大西洋的那一边再冒出来,嘴里衔着他的动词。”也许怕大家搞不懂究竟何为框架结构,马克·吐温还专门举出下面这个极其夸张的例子:

    Er reiste, als die Koffer fertig waren und nachdem er Mutter und Schwester geküsst und nochmals sein angebetetes, ein in weissen Musselin gekleidetes, mit einer frischen Rose in den sanften Wellen ihres reichen braunen Haares geschmücktes Gretchen, das mit behenden Gliedern die Treppe herabgeschwankt war, um noch einmal sein armes gequaeltes Haupt an die Brust desjenigen zu legen, den es mehr liebte als das Leben selber, ans Herz gedrückt hatte, ab. 

   在这个由67个词语构成的句子中,其实最重要的是第一个词主语 Er 以及第二个动词 reiste 和它那位于句尾的前缀ab。但中间插进了很多说明文字,使句子显得冗长、费解,所以马克·吐温批评说:“人们读到这样的句子,不由得会想起一个牙科医生。他用钳子夹住病人的牙齿,病人屏住呼吸,等待着可怕的猛的一下。但医生这时却停了下来,悠闲地讲一段又臭又长的故事。文学上的这种插入技巧,如同上面说的拔牙一样,令人厌恶。”
    厌恶的最终结果,就是马克·吐温对德语的诅咒:“德语应该像拉丁语一样死掉,因为,只有死人才有足够的时间学好德语。”

   

   如果凭借上面的这些讥讽、嘲弄、批评和咒骂,你就认定马克·吐温在德语学习方面的成绩一定不堪入目,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恰恰与此相反,马克·吐温对德语的驾驭能力一点儿都不逊于德国人,无论是口头表达还是书面表达,都表现出他对德语自如而精准的把控。我曾经读过马克·吐温的一篇演讲稿,是他于1897年11月21日在维也纳的新闻俱乐部里发表的讲话的记录,行文流畅、用词考究、文风诙谐幽默,在我所读到的所有外国人用德语写成的文字中,无人能及。

    马克·吐温对德语复杂性的诟病以及他卓绝的德语运用才能让我悟出了一个道理:抱怨是要有资本的。当初那位被德语呛到了的伏尔泰曾经气急败坏地说:我希望德国人多一些脑子,少一些字音。然而,千百年来,德国人最不缺的也许就是脑子了,那是产生伟大的思想家和哲人的国度,那是一种用来思考和思辨的语言。世界上从来不会有人嘲讽德国人没有脑子,而伏尔泰给世人留下的,只有笑柄。同样作为大文豪,马克·吐温的嬉笑怒骂非但没有惹恼德国人,而且居然让德国人从他的字里行间看出了他对德语怀有一种爱恋的情怀。他的那些可称之为经典讽刺小品的文字,被无数以德语为母语和外语的人阅读,并总是会露出会心的由衷的微笑。当你能够将德语掌握得炉火纯青、运用得行云流水的时候,抱怨就成了幽默、潇洒,那是大师的风范,否则就是标准的狗急跳墙。

    由此不难看出,抱怨是要有资本的,对事如此,对人更是如此。如果你能够从心理上完全驾驭另外一个人,那么你尽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抱怨——在这样的情况下,抱怨也就不再是抱怨,那是娇嗔、是发嗲——即使被怒得杏目圆睁、被恼得银牙紧咬,最终也还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而如果你不能够从心理上驾驭另外一个人,那么抱怨就是唠唠叨叨、就是婆婆妈妈、就是填堵、就是惹人厌烦,总而言之,实在是太怨妇了!在那万恶的旧社会,命运那么凄惨的祥林嫂仅仅因为絮叨就不再能够博得别人的同情,那么,你以为在如今花团锦簇的新社会,会有人愿意聆听怨妇的抱怨吗?如果法律任由男人来制定,我相信他们面对怨妇一定恨不得立马拖出去斩了。

    所以,在你准备开口抱怨的时候,请仔细想想清楚:你是否拥有抱怨的资本?如果有,妹妹请一路高歌大胆地往前走。如果没有,那么请不必再在烦恼和失望中纠结。你最好咬紧牙关、面带微笑,最要紧的是一言不发,然后,转身、迈步,只留下一个华丽的背影。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jong 16.4.2010 09:05
我等凡夫俗子岂能和大师相比.
回复 过客A 16.4.2010 09:54
该死的德语,弄得我焦头烂额,看了大师对德语的评论,痛快!
回复 200888 17.4.2010 10:57
各种语言都有自己的特色和历史渊源 其实我就不知道到今天德语这阴阳中性的名词分类还有什么存在的意思
回复 小爱无疆 18.4.2010 10:14
谢谢你的转载,连续读了她的几篇文章受益匪浅。
回复 我爱北京 12.9.2010 19:02
JW63: "最要紧的是一言不发,然后,转身、迈步,只留下一个华丽的背影"
是啊,最高的境界。。。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11.11.2019 22:59

关于我们|Apps

(闽ICP备17026985号-1) 开元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