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jobs JOY商城 酒店预订 开元机票预订 中国转运 sinojob
德国频道
查看: 1141|回复: 0

大震荡的全球经济及其前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4.2003 13: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辉清 <br><br><br><br>    “9.11”恐怖事件,人类文明的一道永恒伤口,全球震撼,余波不息……<br><br>    如果说加勒比海的一只蝴蝶振动翅膀,能在地球的某个地方刮起一阵飓风的话,“9.11”特大恐怖性事件,就好比是一只邪恶大蝴蝶,必将对全球经济乃至整个人类文明产生重大的影响。<br><br>    对于“9.11”冲击波及其经济影响,“博士咖啡”的同仁们均强烈地予以关注,并在近斯内分别撰写了大量分析文章,发布于网上和传统媒体,引起重大反响。现进一步联袂撰成此文,力图作出迄今为止最全面的经济分析,奉献给所有爱好和平、祈祷人类福祉的人们。<br><br>    本文着重于对“9.11”经济影响的探讨,但更加关注于其中透视出的文明危机。我们相信,发展是硬道理,而稳定是发展的前提,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需必须建立在全球和平与稳定的基础上。而“9.11”事件向全人类昭示:和平与发展已经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全球经济要实现可持续续发展,人类文明要永保昌盛,必需构建新的以和平与发展为旨向的文明准则和制度框架,而甘地的“非暴力”主张有可能是未来文明准则的基础。<br><br>    研究金融、证券以及宏观经济的人们都知道,能够预料到的事情通常不会造成太大的冲击,造成最大的冲击总是那些未曾预料到的突发事件。<br><br>    所谓突发事件,事先全无征兆,仿佛破空而来。<br><br>    最可怕的一种,它在你最脆弱的时候,向你最敏感的地方的重重一击,致你于死命。阿拉伯谚语“一根稻草可以压死一头骆驼”可谓最形象的描述。<br><br>    美东时间9月11日上午8:45-9:00点,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便遭受了这样一场可怕的恐怖袭击。两架被劫持的美国民航客机先后撞击了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两座大楼。可怜历时二十多年的世界成名建筑,在短短几十分钟内竟轰然倒塌,变成一片火海。此次事件发生后,举世震惊,布什称之为“全国性悲剧”,并定性为“战争”,世界其他国家的政治家们也纷纷进行了遣责。在政治家们对国际恐怖主义进行强烈声讨的同时,我们以专业的习惯而一直在思考着这样的问题:“9.11”对全球经济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人类的诺亚方舟该驶向何处,才能能确保今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br><br><br>    一、 “9.11”突袭十大经济损失<br><br><br><br><br>    “9.11”事件发生有日了,总结各方面的数据,我们将恐怖突袭造成的直接影响,归结为它对于美国经济造成的十大损失:<br><br>    一是房地产业的损失。据报道,地处纽约曼哈顿岛的世界贸易中心在70年代的造价高达11亿美元,两个月前,美国两家地产公司竞标赢得两座摩天大楼及其地下商场租赁权的价格是32.5亿美元。然而,旧时经济繁荣之标志,现已被雨打风吹去;明日何时重建,又要费金几何,此中尽是经济损失!<br><br>    另据预测,五角大楼的修复工作至少也需花费数亿美元。<br><br>    二是航空业的损失。四架飞机被劫持并撞毁,加上9月11日至16日四天期间美全国航班一律停飞,按2000年日收入3.57亿美元计,估计美国航空业本年的损失将超过1992年48亿美元的历史纪录。<br><br>    事实上,美国民航业正濒于破产危机,为了避免危机真正爆发,美国国会上星期五已经批准提供150亿美元的救济,其中25亿美元是直接拨款,125亿美元是贷款和信贷。但是,形势比想象的还要严峻!面对业务急剧减少的威胁,AMR、联合航空以及其他航空公司的负责人,认为150亿的救济根本不够,已于9月18日寻求政府给予高达240亿美元的援助。航空协会发言人瓦斯科姆星期一说,民航业要求政府提供112亿美元贷款和拨款78亿美元用于暂停燃油税和国产税的减税,另外,政府还应提供50亿美元的现金援助。<br><br>    即使得到政府输血,穆迪公司指出:美国航空业仍难即时解困。为此,穆迪已调降美联合航空、美国航空与达美航空三家航空公司的信贷评级,将达美航空、美国航空母公司AMR的优先无担保债务评级调降至垃圾级,同时将联合航空的评级调低至非投资等级。<br><br>    航空业所市值亦遭受重创。9月17日,美国股市首日复盘,美国航空公司股价全面下挫,普遍暴跌65%,一日内市值蒸发122亿美元。AMR集团股价下挫11.7美元,收市报18美元。联合航空母公司UAL跌13.32美元,收报17.5美元。大陆航空及美国航空(US Airways)市值也跌掉一半。<br><br>    三是人力资本方面的损失。双子大厦乃世界商业力量会萃场所,美国商界精英群集之地,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1200家,平时上班人数5万,每天来往办事人员和游客约15万人。突袭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惨重,尤其是美国的金融精英损失惨重。初步估计,全部死亡人数在万人以上,超过美国在珍珠港战役的遇难人数总和。另据报道,世界著名的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添惠租有25个楼层,员工3500名在内工作,不少已经丧生;有一家投资公司,1000名员工中600人丧生。这些金融精英遇难所导致的人力资本损失无法估量。<br><br>    四是旅游业的损失。过去美国人出门旅游,坐飞机就象坐公共汽车一样。旅游业的兴盛与航空业的兴盛有着直接关系。然而,经此天祸,人们谈航空色变,旅游者在一段时期内必然大大减少,令美国的旅游业一落千丈。<br><br>    五是飞机制造业的损失。航空公司受到的打击迅速传导到飞机制造业。美国波音(Boeing)证实,到明年底前,因为订单减少,该公司将蒙受重大损失。虽然波音订货量的减少不是现在才开始,但近期美国遭到恐怖攻击事件,明显加剧了美国航空业的疲弱局面,也加重了飞机制造业的困境。<br><br>    六是商贸(物流)的损失。恐怖事件发生后,关口和部分边界封闭,部分国内贸易和国际贸易、陆路和海上交通、城市交通中断,美国的商流、物流事实上处于瘫痪半瘫痪状态,导致巨大的损失。仅以美加边境加强安全检查对汽车生产和经营的不利影响为例,由于安检加强,使得汽车零件无法按时运送,通用、福特、本田、丰田等车厂为此纷纷宣布暂停北美车厂的生产业务。<br><br>    七是保险业的损失。飞机、大楼和其他财产以及死伤人员导致的保险赔偿金额估计在200亿美元以上,超过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自然灾害安德鲁飓风造成的200美元的保险赔偿记录。这对每年收入仅400多亿美元的保险公司实实在是不能承受之“轻”。<br><br>    八是证券交易商和交易所损失严重。11日-14日,纽约证券交易所、NASDAQ等证券市场连续数日关闭。只有政府债券市场13日开始营业。股市停业造成的直接交易损失约为10亿美元。另外,股市受突袭的影响,在9月17号复市后跌幅惨重,道指狂泄近700点,一举跌破9000点大关,收于8920.70点,跌幅高达7.13%,创单日跌幅记录;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115.82点,收于1579.55点,跌幅为6.83%;标准普尔500指数损失53.81点,收于1038.73点,跌幅为4.93%在17日到20日下午1:10的三天时间中,道道琼斯30种工业指数已从9500点以上跌至8446.99,下跌了1000多点,累计跌幅已经超过了10%!<br><br>    九是金融损失。金融业与产业休戚相关,尤其是很多航空公司的飞机都是银团贷款或银行贷款,一旦航空公司倒闭、破产,危机必然直接转移至美国银行界。据悉,“9.11”事件对于美国花旗银行给该行在保险赔偿、证券及银行收入方面造成的损失将高达7亿美元,并将削减第三季盈利。该消息披露后,花旗银行股价跌去2.85美元,跌幅达6.7%,9月18日收报39.6美元。<br><br>    十是就业机会的损失。美国航空和联合航空公司宣布在美国航空业陷入低谷的形势下,将裁减40000员工。世界最大的航空公司美国航空的母公司将至少裁减20000个工作机会,相当于全部138350名员工的14%。而联合航空的母公司同时宣布也将削减员工20000人。这样,仅美国一国航空业裁员人数即达8万人。另据波音公司透露,其商用喷气机部门亦将裁减20000-30000人。可以预料,除航空业和飞机制造业外,其他一些产业也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裁员现象。 <br><br>    二、加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br><br><br>    除以上直接损失外,这次爆炸事件还将对于美国经济产生什么更加深远的影响,它会不会是“加在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草”,使早已不堪负荷的美国经济象世贸大楼那样轰然倒塌?<br><br>    对此,也许会有人感到莫名惊诧:不就是炸毁了几栋楼和炸死了一些人吗,怎么可能导致美国经济的崩盘呢?我国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和1998年的大水灾,被摧毁的建筑和所造成的人员伤亡比这大得多,国民经济发展不是照样没出大乱子吗?<br><br>    也许一切只是危言耸听。<br><br>    但我们要说的是,尽管在主观上我们也希望这仅仅只是耸听危言,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也表示,美国遭遇袭击后,国际金融市场运作仍然顺畅,这次恐怖袭击对全球经济影响有限,不过,进一步思考的结果告诉我们,这一事件如果处理不当,上述推测还是有相当的可能变成现实。原因就在于: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和特殊的地点,这一爆炸事件很可能已经挫伤了目前维系美国经济正常运行唯一的神经中枢,即美国的金融系统,其负面效果如果不能很快得到妥善解决的话,因此而引发的持续不断的后遗症可能会将美国经济拖进泥潭。<br><br>    我们都知道,从纳斯达克股市泡沫破裂以来,在新经济危机和传统产业空心化的双重打击下,美国经济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GDP增长由一年前的5.6%猛然跌至今年二季度的0.2%,几近衰退。尽管如此,美国人实际上还并不是很惊慌,因为他们还拥有一个能够维系经济正常运行的法宝,那就是健康的银行体系和健全的资本市场。可以说,现在美国国内已经找不到什么可以支持经济快速增长的动力,但是由于它具有世界上最完善的金融体系和历史上良好的信誉,一直吸引着大量资金流入美国市场。这些外部资金为美国经济源源不断地注入活力,助美国人渡过经济难关。<br><br>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亚洲发展展望2001》统计,在1998-1999年度间,全球直接投资分别为7590亿和10910亿美元,其中发达国家间的相互投资为5650亿美元和8780亿美元,流向发展中国家的直接投资仅为1941亿和2121亿美元,流向亚洲的直接投资分别为846亿和869亿美元。其基本格局是:欧盟和日本是最大的资本净流出地区,而美国则是最大的净流入地区,至于亚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则基本上是无足轻重的。根据美国第一波士顿信托银行的估计,在2000年第三季度以前,国际游资大都被吸引到了美国,美国大约占用了全球净储蓄的72%!美国前些年所谓“新经济”的增长,其实是投资拉动的正常增长,而投资猛增来源于外部资金的支撑。<br><br>    但是,一切在悄悄地发生变化:一是美国经济增长自2000年第三季度开始出现下滑;二是美国股市不断下滑;三是美联储连续降息。考虑到新出现的这三大负面因素,人们普遍预期长期流向美国的国际资本,将会寻找新的出路。但从2001年上半年的资本流动格局看,这一趋势尚不明显。2001年第一季度,欧元区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资本净流出860亿欧元,而去年第一季度净流出为429亿欧元。与此同时,日本的资本净流出达22292亿日元,其中直接投资净流出16422亿日元,证券投资净流出908亿日元,其他投资净流出4963亿日元。这些情况表明,尽管2000年下半年开始,美国经济增长和股市双双跳水,但美国依然保持着强势的资本净流入。据统计,2001年第一季度,流入美国证券市场的国际资本总共达到了1550亿美元!<br><br>    但是,国际资本已然显示出从美国分流的蜘蛛蚂迹。例如,2001年第一季度,共同基金从美国股市抽走了约数百亿美元。而据香港石镜泉的估计,这还只是外资撤走的第一波。国际资本流动的新近动态就是:美国作为国际资本安全港的地位已经遭到削弱,并随时有可能产生更大规模的国际资本分流。<br><br>    这次爆炸事件的致命之处恰恰就在于:它对美国人最引以为荣社会稳定和金融完善的“王牌”信誉造成了严重伤害。过去美国一直被投资者追棒为“安全岛”和“投资天堂”,即使美国经济已患上泡沫沉疴,国外投资者依把美国作为投资之首选。然而,这次爆炸事件让国外投资者募然发现:“安全岛”并不安全,“天堂”竟会失火,美国其实是个充满了风险的国家。<br><br>    如前所述,在这起爆炸中,至少有数千亿美元化成了灰烬,对于直接受损者来说,损失是那样的巨大。对有关投资者而言,如果他还有幸活着的话,立刻就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去索赔?而对于绝大多数资金没有直接在爆炸中被炸飞的投资者而言,他们也同样要蒙受着损失。<br><br>    (1)在此次灾难之后,国际汇市立刻发生了大幅振荡,英磅对美元的汇率创下了六个月的新高。欧元则由事件发生前的1欧元总0.8975美元,上升至0.903 美元。日元也急剧升值至117.25日元。这就意味着,如果国外投资者在9月12日把美元兑换成欧元撤出美国市场的话,仅仅因为多过了这样一个异同寻常的晚上,帐面资产就缩水了0.6%。当然,在西方国家联手救市下,美元币值有所回升,但估计此次事件对投资者所形成的心理压力还将在美元的中长期走势中显现出来。<br><br>    (2)对股市投资者而言,开市之后大幅补跌使其遭受的损失更大。<br><br>    (3)当然,最幸运的是那些资金安然无恙,同时也没持任何有价证券的投资者。但对他们来说,除了美元贬值之外,爆炸事件另外也还带来了一点“损失”,即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美国证券和期货等几乎所有金融市场在短时内都被暂时关闭,使得他们丧失了原本可能赢利的宝贵的投资机会。<br><br>    所有这些迹象必然会使国外投资者对美国的金融和投资安全产生强烈怀疑,进而进一步考虑是否应该撤出美国市场的问题。<br><br>    众所周知,对资本市场而言,人气可谓至关重要。投资者的心理一旦出现动摇,市场必然进入敏感时期。<br><br>    一旦国际资本从美国市场大规模地流出,对美国经济造成的打击则肯定是毁灭性的:<br><br>    (1)必然导致美元的贬值,美国进口商品价格上升。近几年,美国每年贸易赤字高达3000亿美元,但美元仍然保持强势,主要就是得益于外部资金流入。因此,纵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外资流出,只是停止流入,由于存在庞大的贸易赤字,也足以使美元面临沉重的沽压。<br><br>    如果再加上爆炸事件引发的国际油价和其他一些战略物质价格的上升,美国经济就会面临滞涨的压力。<br><br>    (2)过去被国外资本大量涌入所掩盖的美国巨额的债务危机将会逐步浮出水面了,同时而且由于美元的贬值,这场债务危机的严重性将被进一步地放大。<br><br>    (3)随着国际资本的流出和美国债务危机的爆发,美国的投资和消费将严重受挫。<br><br>    (4)美元的贬值虽然会刺激美国制造业出口的增长,但由于制造业在美国经济总量中所占比重还不到20%,因此对经济整体的拉动作用其实非常有限,无法与外资流出和旅游业萎缩而导致服务顺差的下降所带来的损失相提并论,这正是美国政府这些年来始终维持强势美元政策的主要原因。<br><br>    (5)随着资本的流出,美国银行业和金融市场生存的环境将日益严峻,进而反过来导致资本流出加速,形成恶性循环。<br><br>    就目前情况看,上述的分析或过于悲观。但据联合国预测,今年流入发达国家的外资有可能暴跌50%,从10050美元降至5100亿美元,美国的资金流入的减少是主要部分。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和我们的分析就相去不远矣。 <br><br>    除投资外,美国经济对消费依赖尤甚。消费支出支撑着美国GDP三分之二的天下,消费一旦下跌,美国经济就会产生雪崩式的效应。“9.11”之前,尽管美国投资增长已经显示出放缓的迹象,但消费却因连续降息刺激起传统住房类消费而勉强自保。然而,“9.11”恐怖事件给美国人的消费以致命一击。东京三菱银行及瑞银华宝所做的调查报告显示,遇袭后的一周,美国零售销售下泻1.4%,创自3月31日止一周以来最大跌幅;如单以遇袭当天计,零售销售跌幅更高达50至55%,顾客量也剧减65%。此外,每周Redbook平均零售量报告显示,遇袭一周内折扣店、连锁店及百货公司的平均零售额急挫3.2%,几家最大型零售商,上周销售大幅下降,其中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上周二销售急挫10%。<br><br>    另据最新报道,美国近期公布的密歇根消费信心指数在遇袭后一周内已下降至83.6,为1993年以来最低。消费形势之严峻,可见一斑。<br><br>    综上所述,专家们普遍估计美国经济难逃衰退一劫。有人预估,美国三季度的增长率会下滑到-1%,四季度为-0.7%。另据纽约奥布雷-兰斯顿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戴维·琼斯近日的预期,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将出现连续三个季度的负增长,毫无疑问地步入衰退之中,其中2001年第三季度下跌1%、第四季度下跌5%,2002年首季下跌2%。<br><br>    这些估计最终是否应验,将受到美国政府报复行为的影响。因此,怎样恰到好处地处理这一事件,将是对美国政府智慧的一次极大挑战。不过,在我们看来,前景并不乐观:首先,布什政府必须对恐怖组织进行严厉的报复,否则无以面对江东父老;其次,从这次恐怖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看,恐怖组织在受到报复后亦不会善罢干休,因此免不了节外生枝;;第三,美国政府减税及扩大政府开支固然可以刺激经济,但尚不足以抵抗住经济下滑的力量。如此一来,我们前面的推理也就很有可能会在现实中全部或部分地得到应验。<br><br>    二、 发动机之毁坏对全球经济的影响<br><br>    美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是长期以来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发动机,美国经济的走势无疑对全球经济具有重大影响。<br><br>    诺查丹玛斯说:行星排成十字行列时,人类就会毁灭。这话,理性的人们从来不信。<br><br>    但是,假如我们把行星排列想象成互联网的生成,想象成全球经济网包括能源网、资金网、物资网、信息网等的形成,又当如何?<br><br>    从某种角度看,那其实是一件隐含着极大危险的事情。<br><br>    混沌理论告诉我们,一只蝴蝶振动翅膀可以在另外一个遥远的地方引发一场巨大的风暴。原因很简单,全球气候是一家,彼此间的作用经相互震荡、放大,差之毫厘而谬以千里的情况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br><br>    全球性金融、经济危机亦同理,在很多的进候并非谁的实质经济不行了,而只不过是某个事件的诱发,令全球经济气候的相互震荡、相互影响,一发不可收拾的结果而已。<br><br>    克鲁格曼过去经常被认为对亚洲金融危机未卜先知,但读过他《萧条经济学》的人必定知道,克鲁格曼自己其实根本不认为他曾经预见到亚洲金融危机,他也不认为任何人可以真的预测到亚洲金融危机。<br><br>    克氏对亚洲金融危机另有一解,在思想上可属混沌一派。在他看来,全球就好比是一个大厅,全球化则好比是将大厅的所有墙壁都拆除了,而互联网以及高精尖的现代金融工具则好比是放上了一个顶级麦克风。这时,假如出现一个尖厉的叫声,它一定会反射到墙上去,然后又从墙上反射到麦克风,然后再次反射到墙,再次反射到麦克风……最后出来的就是那种最让人讨厌的刺耳无比的经济躁音――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br><br>    如果这个解释成立,那么我们对于一切尖叫声,无疑要慎之又慎。<br><br>    秋夜中,从美国传来的尖叫声是那样的凄厉和恐怖、惊人心魄。按照混沌理论和克鲁格曼对危机的解释,美国的尖叫声可以说具备了超强巅覆全球经济的力量,这种影响是那样的巨大,以至于它不仅影响当前的经济,还一定会深刻地影响到人类未来的经济发展。<br><br>    让我们试着去勾划一下突袭可能产生的全球经济影响。<br><br>    突袭首先将带来股市的强大冲击波。股市是人类经济肉休中最敏感,最脆弱的神经中枢部分,可以想象,双子高楼受到袭击的消息传到世界上任何一个真正的股市(中国的除外),都会象是瘟神大驾光临,寒冷的蓝灯会在顷刻间高高挂起。要想防止蓝灯高挂、股市崩盘吗,那么最好关门大吉。<br><br>    这一预言已被证实。据中新网北京9月11日消息,由于美国受到大面积的恐怖袭击,纽约华尔街股市紧急疏散并暂停交易,纳斯达克交易市场已经关闭。受其影响,欧洲股市出现大幅下跌。截至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0:44,法兰克福DAX 30指数一度曾下跌9%,其后跌幅缩减至4%。目前该指数下跌7.5%,至4309点。另外,巴黎股市方面,CAC 40指数下跌5.6%,至4137点;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下跌3.9%,至4835.1点。<br><br>    如果美国报复,并遭受反报复,全球恐怖气氛难去,将对股市形成持续冲击波,这也就意味着,在相当一段时期股市都将人气消散,昔日繁荣的景象短期内再也难觅踪影,由此造成的损失必然是以万亿美元计。<br> <br>    突袭同时还有可能产生强大的金融冲击波。人群的恐慌会导致对货币的安全性需求和灵活偏好需求,银行提现随之增加,银行挤兑在某些地方开始出现,某些平时没有准备好雨伞的银行或许会感到难以应付。 <br><br>    或者,如同市场传闻的那样,恐怖分子早已在股市上做空,金融超限战已经来临。记录显示,航空、银行和保险公司的股票的期权交易在“911”事件发生之前曾出现异常波动。9月10日,美国航空公司的某一类股票期权交易大幅飚升,成交笔数是平时的5倍。摩根斯坦利和美林公司在事件的前几天,这两家公司的股票期权交易量是平时的12-25倍。全美最大的保险经纪公司股票在9月10日的期权交易量,从平日的13笔剧增至1209笔。异常情况似乎不仅限于美国本土,在日本大阪证券交易市场,9月10日的某类重要期货交易协议高达8826笔,远远超出平时1151笔的平均量。9月6日、7日慕尼黑公司的股票期权交易量是平时的两倍。这些迹象表明,至少存在着两种可能:一是恐怖分子在策划袭击事件的同时,也在有组织、有步骤地在资本市场上布阵做空;另外一种可能是,一些金融人士事先已经“洞察”将要发生的一切而大肆做空。无论那种情况,都意味着恐怖力量已经介入并力图操纵金融市场,金融动荡已沾染血腥和赌场之色彩。<br><br>    然后是对于资本流动的冲击波。突袭不过是美国厄运的开始,而突袭所导致的资本在全球的流动与重新配置影响更大(这一点前边已有所分析)。<br><br>    可以想象的是,它还会对人们的信心和预期产生强烈冲击。随之而来的就是消费、投资的收缩。有人曾预言“需求休克”,但在过去迹象并不明显,而在未曾预料的大袭击来临时,“需求休克”的可能性无疑加大了许多,这使得全球经济在恐慌中衰退的可能性也骤然上升至最大……<br><br>    从实质经济和贸易层面看,美国一直在国际市场上占最重要的地位,其进口额占全球贸易的25%左右。美国经济出现衰退,其进口必然萎缩,从而影响全球贸易的发展,当然对各个地区的影响程度不尽一致。北美、日本、拉美、东南亚国家受影响会大些,因为其对美贸易所占比重较高。其中,日本对美出口占其总出口的三分之一;拉美电子产品一半以上出口美国;而东南亚经济一半的增长来自对美出口的拉动(根据高盛公司的估计,为1997年以来的情况)。相比之下,欧盟对美贸易仅占其贸易总额的8%左右,因而所受负面影响也会小一些。<br><br>    全球交易费用的上升。“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封闭了所有的关口和与墨西哥的部分边界,暂时中断了与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的贸易和物流,这对严重依赖美国市场的加拿大、墨西哥等国家的出口影响很大。另外,全球普遍加强对安检检查的投资并强化安检,也是一笔不菲的费用。<br><br>    最要命的是,恐谎必定会借助于互联网等现代信息平台,股市、期货等现代金融(资本)平台,将痛苦的尖叫声调放至最大,并迅速向全球深度漫延,交相震荡、从而全球经济日益被美国所拖累,欧洲、日本、东南亚以及世界各地其他经济体更加叫苦不迭。<br><br>    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突袭导致的一大反作用就是:牛脾性的小布什吞不下这口气,怒不可遏地发出向恐怖分子开战的命令,加大军费支出,加大反恐怖支出,刺激起“反恐”景气,但遗憾的是这一切都远远无法抵消需求休克带来的经济衰退,美国经济仍然无望地走向更深的低谷,并引领全球经济下滑……<br><br>    在汇率体系方面,强势美元固然遭到90年代以来最大的冲击,如同以前疯狂存储美元,现在人们会迫不急待地纷纷抛售美元,但欧元、日元却无法填补美元的真空,这使得“牙卖加体系”陷入空前危机。<br><br>    在混乱的状态中,人们很容易下意识地想到贵金属才是危险状态下保值和升值的首选,于是掀起了一个全球性黄金抢购狂潮,黄金等稀缺性贵金属价格全线上升,期货市场一片翻腾,多方大胜空方。<br><br>    在国际能源市场上,石油借机涨价,冲破25元/桶价位,并一度超过30美元/桶的高位,足见突袭带来的心理层面的影响。所幸近期有亲美的沙特等国宣布将稳定油价,才使得油价重新回落,但谁知道报复与反报复战场何在?如果恐怖分子将黑手伸向沙特,或者伊拉克之类的国家再借机搞点小动作,则油价大涨仍未可期。<br><br>    突袭最终将带来全球经济的洗牌。美国自然是突袭的最大受害国,损失惨重。在未来美国估计还将继续受到恐怖活动的侵拢,因此在很长一段时期内,美国都会人心惶惶,导致经济徘徊不前,从而陷于90年代以来最大的困境。但对于象中国这样远离漩涡中心、政治社会稳定、经济增长予人印象深刻的国家,则有望成为全球新的资本流入天堂(安全岛)。从理论上看,突袭还一定会带来经济哲学和理论的反思:人们将重新思考战争、恐怖主义活动对经济建设的影响;高层建筑热潮、标志性建筑热潮亦将消退,并有可能导致房地产震荡;包括中国三峡大坝在内的易受攻击的鸿篇巨制受到新的质疑,被搁浅乃至被搁置。<br><br>    到底全球经济会随美国而陷入一场衰退吗?据英国《经济学家》估计,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经济学家》杂志表示:“初步估计,全球经济可能出现20年来首次的负增长,出现21世纪第一次全球性经济衰退。”此外,东南亚最大的银行新加坡发展银行(DBS)也认为,受美国将对恐怖分子发动战争的影响,全球经济正面临萧条危机。<br><br>    我们认为,上述担心不无道理。因为美国作为全球经济发动机的作用是无人能够代替的。目前,全球只有中国的经济依旧稳步发展,另外印度可能取得5%的经济增长,但这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总量总共只占全球经济的5%,而经济停滞不前或衰退国家的经济则占了全球的2/3。全球经济何去何从,自然不难想象。<br><br>    正因如此,目前各国已经纷纷调低对经济增长的预测。标准普尔在新近发表的一份“亚洲新兴市场银行业前景不乐观”的报告中指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马来西亚2001年的预测生产总值增长率为2至-1%间,较2000年经济畅旺时期的6至10%有大幅下调,除中国之外的韩国及亚洲其他新兴经济体系2001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可能较去年下调至少一半。<br><br><br>    三、隔岸观火:“9.11”突袭对中国经济的影响<br><br><br>    双子大厦是美国的,又是世界的,中国机构在其中亦有一席之。其中,中石化在纽约世贸中心的46层有中石化国际贸易公司下属机构的办公室,中化在世贸中心南楼的22层也设有办公室。这两家公司在世贸中心的分公司办公室,现已随着世贸中心的倒塌而不复存在。受恐怖事件影响,中国的两大企业中石化和中国化工进出口公司(中化)现已暂停其在美国的业务。<br><br>    恐怖事件也影响到中国航空公司。现已证实。美国“911事件”影响中国国航、南航、东航取消或延迟的航班已经超过40班,而国际油价上涨超过10%,对于中国各航空公司同样是雪上加霜。虽然南航和东航均表示影响只是暂时的,但市场仍担心乘客减少和油价上涨会严重影响公司业绩。目前,两公司在香港市场的股价已经下跌近15%,行家们预测未来股价还有可能进一步下挫。<br><br>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但是,放眼此岸的中国经济,我们认为,“9.11”事件的影响好坏不一。总体这次事件对于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应该不会大于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br><br>    1、对投资增长将产生促进作用<br><br>    据外经贸部消息,今年1至8月,全国共新批外商投资企业项目16344个,比去年同期增长18.55%;合同外资金额437.48亿美元,同比增长31.56%;实际使用外资金额274.39亿美元,同比增长20.39%。显然,今年以来外资的加快流入弥补了出口的下降,成为支持中国经济增长非常有利的因素。<br><br>    如果大量国际资本流出美国市场,必然要寻找新的安全出口。中国经济由于靠内需驱动保持了一技独秀的发展态势,再加上中国即将入世和中国政府最近出台了一系列扩大外资进入领域的政策,我们预期,流入中国的外资必将相应地增多,对我国的投资增长会起积极的推动作用,并能够在一定程度缓解积极财政政策的扩张压力。<br><br>    2、对中国居民消费的影响相对有限<br><br>    原因有二,一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动力是来自于强劲内需,总体上讲,居民收入受国际环境变化的影响不是太大;二是虽然我国石油价格与国际市场已基本接轨,因爆炸事件而引发的国际石油价格的上涨必然也会传入国内石油市场。但从目前我国物价的构成来看,石油价格的上涨不至于引起物价总水平的明显上升,充其量也就是使物价下降速度稍微趋缓一点而己。由于此事件对我国居民收入增长和物价水平的影响都不大,所以可以认为我国居民消费因此而遭受的负面影响也必然有限。当然,就石油和汽车等个别领域的消费而言,确实会由于价格波动而产生一些相对不利的影响。 <br><br>    3、人民币仍将保持相对稳定<br><br>    流入中国的外资越多,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就会越大。但从近期情况看,这种升值压力可能暂时还不会转化为现实。其中原因:一是人民币盯住美元汇率政策不会轻易改变;二是中国国内各大商业银行都有大量资金贷不出去,随着政府对股市资本的挤压,人民币相对“过剩”现象将更严重,正好可以用来与流入的外资进行“对冲”。从较长时期看,假如资本流入、经济增长会推动人民币升值,就有可能象日元升值后的日本一样,中国人或许会利用人民币升值之机疯狂购入全球先进生产设备、并跑到全球去观光消费。中国经济增长进入一个新的光辉灿烂的时期,但巨大的泡沫亦同步产生,为未来经济发展埋下祸根……<br><br>    4、外贸出口方面利弊互见<br><br>    不利的影响是显然易见。对美出口占中国出口的20-40%(根据不同口径计算),大家本来预计美国经济在三、四季度将要所有上升的,但受此打击,上升幅度将变小,甚至有可能不升反降,出现负增长。同时由于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已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对美国存在着依赖,美国经济的衰退将不可避免地会把整个世界经济拖下水,世界经济的调整期将因此被相应地拉长。受其影响,我国产品出口将有所下降。<br><br>    有利的影响则体现在两个方面:(1)由于我国汇率是与美元挂钩,一旦美元贬值,人民币实际上也就同时跟着贬值,从而有利于提高我国出口产品的竞争力,尤其有利于减少我国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贸易逆差;(2)从我国历史情况看,相对于国内民族企业而言,外商直接投资企业由于在产品质量和市场把握方面的优势,产品出口能力相对较强。随着进入我国外资企业的增多,我国出口也会相应增多。<br><br>    5、对中国证券市场将带来间接性影响<br><br>    此次爆炸事件导致了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股市暴跌,一些国家甚至不得不将股市暂时关闭。对中国股市而言,由于它是个封闭的独立市场,海外市场的暴跌不会通过资金流动的直接渠道传导进来,但确实会产生一些间接性影响:一是心理影响,对市场的人气在短期内会有个消极作用,9月12日,A、B股市大幅低升就是这一影响的反映。不过,在短暂的心理恐慌之后,投资者很快就会意识到国内市场的特殊性,股市基本上该怎样走,还是怎样走,与国际宏观何关?二是对板块结构会有所影响,经营的产品属于战略物资如石油、有色金属等范畴的上市公司,其股价格可能会伺机有所表现。<br><br>    四、偶象的消失与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构想<br><br><br>    华盛顿邮报称国贸大厦是“旧时资本主义之偶象”,现在这一偶象已经消失了。不仅如此,旧的文明规则也已经受到迄今为止最为严峻的挑战而风雨飘摇。<br><br>    不知道美国人最终是否会进行报复,如何进行报复。随着美国政府将“9.11”事件的主犯锁定在拉登,以及将此袭击事件定性为“战争行为”,可以预料,美国正决心打赢“21世纪的第一场战争”。9月14日,美国国会以96:1的压倒票数通过授权布什总统采取军事打击的行动,未来的战局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但是,当全球经济进入火海,谁又敢说是真正的胜者呢?<br><br>    血债要用血来还,“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可以说是再简单不过,再熟悉不过。即使换了我们,也一定会这样想的。<br><br>    但是,这样一种思维方式其实是没有出路的,或者说毫无疑问通向的是死亡之途。<br><br>    因为,本.拉登并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机构,而是代表着另外一种文明,另外一种生存方式。当然,我们也可以否认它是文明,而斥之为非文明;否认它是一种合理的生存方式,而认为是一种剥夺了人们自由选择的生存方式因而是非人的生存方式。<br><br>    问题就在于,它的确是一种存在,任何人均无法否定这一点,而且它还是一种坚强的存在。<br><br>    按照海德格尔等开创的存在主义哲学,上帝并不存在,存在才是一切,存在先于人类,先于文明,高于人类和文明,也高于一切。 <br><br>    不同存在之间的竞争如果是良性的、合作的,会给地球带来多彩的颜色。但拉登所代表的存在,其最大的危险就在于,它与地球上主流存在之间如果无法建立起一种合作与良性的竞争关系的话,在这种情况下,相互毁灭的威胁就会成为现实。<br><br>    美国人将所“9.11”袭击称之为战争。如果我们承认其说法,那么这次战争与过去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以往的战争对手分明、战场分明、游戏规则分明(当然是相对的)。而现在则不同,对手是谁,身在何处不分明(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迄今没有人站出来负责);战场也不分明,任何一个地方,飞机、港口、银行、交易所、使馆、河流、铁路、高速公路、地铁等等,越是有利于经济繁荣的地方,越是可能成为新的战场;游戏规则也不分明,在以往的战争中,士兵战死虽然是正常之事,但虐待俘虏则会受到人们的谴责,至于不以平民为目标更是不言而喻的战争规则,然而在目前的这样一场所谓战争中,所有这些文明时代的战争规则均被打破,人类正进入一个空前恐怖的“野蛮战争”时代,无法无天、不择手段。<br><br>    如果真要打一场这样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其威胁远远超过两次世界大战,足以消蚀和毁灭全球,而传统上正义和非正义战争的区分亦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威胁人类生存的战争,威胁最基本的经济发展,因而不管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都是非理性的。<br><br>    可以想象,恐怖分子在物理上毁灭全球之前,全球经济繁荣景象将首先被毁灭。<br><br>    以眼下的美国经济之脆弱,结合对战争的前景预测,最大的可能就是,美国进行报复,而全球金融、股市和经济震荡进入一个长期化、复杂化阶段,已经出现的全球性经济衰退由可能性成为现实。<br><br>    显然,如果继续推崇“强势”原则,“丛林原则”以及“以暴易暴”的资本主义以来的全球文明准则,必然是以全球为赌注,以危及全人类的生命安全为代价,这在相当一段时期全球经济就无法得到一个最起码的安全环境。所以我们认为,9.11事件其实是全球文明大危机,意味着现有的文明规则已不足以保证股市和全球经济的繁荣,任何常规的经济手段如降息之类的救命稻草亦根本不足以对抗恶魔的致命稻草。<br><br>    一句话,人类正处于空前的文明冲突与危机之中,在重建可以确保人类文明延续的规则之前,全球经济济的可持续性将始终面临致命的威胁。<br><br>    从现在的情况看,美国的报复必然招致更大的报复,人类的灾难将因此连绵不绝,并随着恐怖分子技术手段变得越来越先进而日益损失惨重,并且可以料想,等到某一天恐怖分子手握核弹之际,也就是人类文明终结之时,随之而毁灭当然也包括自文明以降占据主流的文明规则。这样一种文明规则我们可以归结为“弱肉强食”,以暴易暴,即霍布斯笔下的“丛林规则”。 <br><br>    在人类的十字路口,我们心中对于经济繁荣的执着追求让我们寻问:谁是引领我们未来的明灯,什么样的文明规则能够成为全人类未来的归宿?<br><br>    我们想起了一个人:圣雄.甘地――著名的“非暴力运动之父(The father of nonviolence)。<br><br>    大多数人的想法是相似的,但有些人则与众不同。这些人中的一部分真正堪称“地上的盐”、“历史的引擎”以及人中之杰,引领着人类文明前行。甘地就是这样。当所有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都通过暴力革命、奋勇抗战,争取民族独立的时候,他却高举起“非暴力”旗帜,并发起了一场奇特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并且最终居然取得了成功。当英国人离开印度时,英国军人印度军人、平民一起欢呼,那是人类有史以来不同于“丛林原则”的新兴文明准则取得的历史上第一个胜利。多年以后,中国的邓小平取得了第二个胜利。<br><br>    甘地反对一切暴力。在他看来,“暴力看似有益,但益处是暂时的,它的罪恶却是永久的。”甘地怀疑一切暴力所带来的所谓成功,他这样告诫人们:“我不相信以暴力为捷径取得的成功。我可以赞同和尊敬好的动机,但一旦用了暴力方法,哪怕是为了最崇高的事业,我都坚决反对。经验告诉我,永久的幸福靠非真理和暴力是得不到的。”<br><br>    在我们看来,甘地代表着全人类最彻底的自由主义者的思想,令人折服。譬如,甘地有这么一句话:“真理停驻在每个人心里。我们得在心里寻找它且受它指引。但无人有权强迫别人照他对真理的看法行事。”这显然比我们这样认为美国可以用暴力让他国接受其“真理”的人们走得更远。<br><br>    那么,到底什么是甘地意义上的非暴力呢?在甘地看来,“非暴力”并非逆来顺受,而是要全身心地投入与强权的斗争,是以仁爱同情对待敌人,这样无论什么样的对手都将被打败。非暴力的力量有多大,能够在弱肉强食的社会中有一席之地吗,会不会是羊入虎口?甘地打过这样一个比方,非暴力像活动中的镭,无论量多少,一旦介入社会的肿瘤就会不停息地发挥功效,直到使整个社会日新月异。<br><br>    甘地曾经有这样一段话,它是那样的精辟,对于我们今天的事情是那样的富于启发,以致我们无法不把它笔录地此:“东西方的暴力往往是东西方文明的差异造成的,其实,非暴力不是要消灭对手而是要把对手变成朋友,因为人类从本质上是相似的,于已可行则人人可行。<br><br>    昭示一代文明的伟人作古久矣。但是,人类注定将重新发现他,新的世纪注定将从他的身上吸取前行的文明能量。伊克纳斯.伊斯沃兰说:“我相信,未来的历史学家会将本世纪看作甘地时代,而非原子时代。”甘地自己则相信,只要当非暴力成为亿万人生活的准则时,一个全新的时代就开始了。而渺小的我们亦执着地相信,以甘地为明灯,我们或许能找到未来文明重建的基石。<br><br>    “战争在人类的心中萌生,那和平的抗争也应在人类的心中构建(《联合国教科文宪章》)”。<br><br>    在人类有史以来最动荡的秋天,目送死者的灵魂进入天堂,让我们燃起烛光,共同吟诵这样的诗句:<br><br><br>    让我用爱去消除仇恨<br><br>    以理解回敬伤害<br><br>    以忠诚解除怀疑<br><br>    以光明照亮黑暗<br><br>    以欢乐融解哀愁<br><br><br>    神圣的主啊,能否无需过多追求就能<br><br>    让我在安慰别人中利到安慰<br><br>    让我在理解别人中得到理解<br><br>    让我在爱中得到爱<br><br>    因为只有给予才会得到<br><br>    正是在谅解中我们得到谅解<br><br>    正是在自身的消亡中我们得到永生 <b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13.8.2020 14:53

关于我们|Apps

()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