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jobs JOY商城 酒店预订 开元机票预订 中国转运 sinojob
德国频道
查看: 1812|回复: 4

星期三+ 星期三之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6.6.2007 12: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期三<br /><br />不到八点半,闹钟就响了,他的表总是快三分钟。<br />每个星期三早晨睁开眼,总会让他感到一种隐隐的残酷,因为它是一周的第三天。当然也会有例外,或更平静,或更痛苦。而那个早晨应该更痛苦,因为星期二一整天,他喝了10杯咖啡,抽了一包香烟,以至于晚上下班回到家里,虽然精疲力尽,却依然兴奋。23点半做好了晚餐,他坐在电脑前,一边吞咽着食物,一边玩着游戏。他喜欢在网络上下象棋,虽然他下得不好,但他喜欢那种过程,也常常陶醉于输赢带给他的微不足道的快感。这是在下班后,有限的,自己能够支配的时间里,让他觉得轻松的事情之一。<br />吃完饭,他点燃一支烟,给自己倒了杯热水。空中的月亮时隐时现,远近住宅里阑珊的灯火透过一扇扇窗户一个接一个的熄灭。已经0点多了,他提醒自己,明早还要去学校,下午还有繁重的工作,应该睡了。可是同时,他意识到这种担心是徒劳的。因为他的身体和精神世界从未有任何一刻停止过变化——物理变化和化学变化。在那些变化中,有些他认为他可以控制,有些则不可以。可是事实上,他什么也无法控制,只是他不知道罢了,或者说他不愿意去接受这样的事实。原因很简单,在存在于不存在之间,他试图去寻找着什么。<br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习惯了呆在自己所营造的一个世界里,一个内外交融却没有界限,患得患失亦真假难分,零星琐碎而又天马行空,一个细腻、敏感且极富戏剧性的世界。而让他看见时间有着能延续的痕迹,则是一杯又一杯的咖啡和穿插其中一根又一根的香烟。小的时候,每当夜深人静,他趴在床上,总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他总数着自己的心跳入睡。那时他会为此感到兴奋,觉得十分有趣。可现在,他已经听不见了,也很少觉得什么东西是有趣的。<br />3点一刻,他体内的咖啡因和尼古丁终于放弃了对他的控制,困倦将他扔在了床上。<br />此刻,闹钟刚刚响完,他还在被窝里,做着最后的挣扎。其实他可以不必去上课,因为就算不去,也不会有事情发生。地球依然会转,而他也可以在地球转动的同时,选择躺在温暖的床上享受被转。他甚至想到下午也不必去上班,因为那该死的工厂简直就像人间地狱一般,每一次都折磨着他的心志。他可以选择给公司打个电话,说自己病了,公司一向不会因此而为难谁。这个选择最多耽误他2分钟时间,而剩下的时间,他可以睡觉,酣然大睡,睡到叶子枯黄落满街道的秋天,再睡过被冰雪覆盖的寒冬,直到第二个春天,同万物一起苏醒。<br />在一系列朦胧的幻想中,他得到了满足,这种满足对他来说很重要,因为他需要力量从床上爬起来,在现实中爬起来。现在他有了这种力量。他爬了起来,赤身裸体。这个时候他不用去思考下一步该做什么,因为这只是重播,这段画面每天都会重播,从理论上讲,它已经重播27年了,纵然背景常常更换,但他依然是戏中的男主角。他端起杯子,大口大口地喝干了里面的水,那是几个小时前剩下的。接着点燃一支烟,深深吸几口,然后叼着它走入卫生间,小便,便后冲水,只是有时他会忘记洗手。他打开冰箱,里面有牛奶、冻鸡肉、4根葱、半袋土豆、半块黄油、2个鸡蛋、半瓶芝麻酱和半瓶蜂蜜,蜂蜜已经半年了,从上次用完就再没动过,从瓶口流下来得蜂蜜将整个瓶子牢牢地粘在冰箱的隔档里,和冰箱融为一体。他取出黄油,关上冰箱,直起腰来,从食品橱上拿下面包片和巧克力酱,然后回到桌子旁。其间瞅了瞅洗碗池里堆满了的待洗的锅碗瓢盆。<br />他打开面包袋,取出一片面包,正要往上抹黄油,突然发现面包已经发霉了,再看看剩下的面包,也同样带着星星点点的霉斑。他将它们统统扔进垃圾桶里,垃圾桶已经满了,里面什么都有,因为他从来不将垃圾分类。<br />他其实也不是很饿,只是迟早会饿。<br />他拿起凳子上搭着的体恤闻了闻,除了工厂里的味道,还有很重的汗臭味。他将它扔进脏衣服堆里,又拿起另一件体恤闻了闻,除了工厂里的味道外,似乎不是那么臭,就套上了。再次进入卫生间,他在镜子前面看着另一个自己,左手摸了摸额头上的疤,然后用右手拿起梳子,开始梳头。脑海中那个始终困惑他的问题又出现了:镜子那边的人竟然和自己这么像,每一个细节都一摸一样,包括眼睛、眉毛、鼻子、耳朵、嘴,还有那个疤的位置。幸好五官是对称的,只是那块疤有些孤单。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像呢?然而为什么又刚好是倒过来的景象呢?到底是因为太像才必须相反,还是因为相反了才会这么像呢?如果从他的角度看镜子里的那个人,如果拿梳子的右手不在镜子里的右边,而在左边,那会不会更真实一些呢?但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从这面镜子里却看不见自己的背面呢,应该看见的啊,那样才真实。可如果这个规律一旦改变,那这个世界肯定会有很大的不同,人们迟早会习惯这样的规律,随之也会产生一系列被这个规律所左右的新生事物,而现有的事物,很多则不会存在。如果真是那样,时空需要倒退多少单位才可以回到最初这个规律形成的时候呢?那时的世界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而这个规律又是怎么形成的呢?<br />他在刷牙,洗脸的时候一直思考着这件事,走出卫生间的同时,他心里说:除了上帝,没人知道答案。<br />穿好裤子和劳保鞋,他把桌上的钱包、烟草、手机放进了口袋,然后又拿起背包,把笔记本、圆珠笔、裁纸刀、一瓶水放了进去,然后站在那里环顾四周,生怕忘记了什么。他看见了地毯角落里的手套,便捡起来,也扔进包里。手套对他很重要,可他却常常忘记,每次上班的时候,总因为没戴手套,或是双手被锋利的纸张划破,或是磨出水泡,所以手上总有大大小小的疤痕,且越来越粗糙。这让他联想到了熊的舌头。<br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又看了看电器是否都关着,炉子和厕所灯是否也关着,确定了这些后,他离开了房间,从外面锁了门,脚步声远去。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任何生命,就像一个坟墓。<br />他坐在公交车站的座位上等车,希望下一辆来的是43路而不是44路,因为43路能将他多载一站,这样就可以少走些路。为了事先知道这点,他站起身走到站牌前,察看着车次。此时,他意识到左眼所看见的图像有些模糊,于是就闭起右眼,用左眼盯着时刻表上的数字,又看了看远处。然后再闭上了左眼,用右眼看了看时刻表,又看了看远处同样的景象。他感觉到有明显的不同。左眼所看到的东西非常模糊,一米之外的图像轮廓很不清晰,然而这样就让他分不清很多具体的空间关系。他揉了揉左眼,又坐回刚才的座位。车站一个人也没有,于是他做起了眼保健操。至于将要到来的是43路还是44路,他已经不在乎了。<br />他经常会这样,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而忽略了他本来要做或正在做的事情。而他根本不知道新意识会在哪一刻进入自己,哪一刻离开,或者是关于什么的意识。有时候它们是突然闯入的,毫无动机,毫无预兆;有时则是因为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或是感受到了什么,但这些所能被感受到的东西也充满着无限地偶然性,它们被感受到的时间,状态也是无法被预知的。但总的来说,这其中的规律很难形容,甚至不确定有没有规律可言。因为就算睡觉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怎样的梦,更不用说他清醒地时候,他会意识到什么。他认为这点很恐怖,但同时也认为,至少认识到这点是恐怖的,事情就会好很多。<br />他不停做着眼保健操,这必须闭上眼睛进行。在这期间,他在脑海中分析着视力下降的原因,同时也感觉到了困倦,似乎思维有些迟钝,因为思路不如平时那样清晰了。<br />他首先想到是不是因为用眼过度造成的呢?因为在上初中的时候,视力曾有一度急剧下降过,当时是因为考试,看书太多,可后来因为环境的改变,视力也就慢慢随之恢复了。而最近很多时候都趴在电脑前面,眼部肌肉总处于紧张状态,这肯定是原因之一。他又想到,是不是生活不规律造成的?因为无法安排打工与上学的时间,有时连轴转也是可能的,如此说来,压力和体力上的过度支出与不规律也应该是原因之一。加上平时不爱吃水果与蔬菜,营养摄入不足也会导致视力恶化。或许和遗传也有关系,妈妈爸爸的眼睛本来就不是太好,所以儿子也无能为力。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把手从眼球上移开,伸进口袋掏烟,同时眼睛也不经义地睁开了。正巧,43路公车也缓缓开来,在他面前停下,他向司机出示了月票,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br />眼保健操继续,思路也再一次回到视力下降的问题上。他想到了香烟以及咖啡,同时也想起了很多朋友语重心长地劝他戒烟和咖啡的画面,他们言语中没有一个词不是在说烟和咖啡对健康的危害。而它们对人体的某些部位的危害是直接的,某些则是间接的,因为身体是一个整体,它们之间有着紧密而又微妙的联系,就像这个世界的存在和运转,必是由组成它的每一份子相互作用的结果。想到这里,他意识到自己的思维有扩散的嫌疑,于是强迫自己的意识回到正常大小的轨道上,回到眼睛上,而避免用显微镜或望远镜去看问题。可这么多年来,他为什么一直也戒不掉这两件东西呢?从表面上看,它们对他的危害尚未达到不可收拾得地步,但他模糊地意识到,那是迟早的事。或许生命就像一场游戏,不按规则出牌的人往往可以赢得比赛,他们为了赢而赢,往往忽略了游戏本身的价值。他们沉迷于赢的快感之中,它们沉迷其中,并追求与此,他们永远体会不到失败者的心理。而一个失败者,往往遵守一切条规戒矩,当他们失败了,他们并不沮丧,因为他们眼里根本没有输赢。再次游戏时,他们还是会遵守各样的规则,不为了别的,只为了游戏而游戏,也只有这样,游戏才能继续下去。而他之所以是今天的他,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不按规则出牌,也是因为他赢过。<br />想到这,他抬起头,停止了眼部按摩,看着车外的风景。这一路的风景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但此刻的他似乎从那些一成不变的风景中看到了一些伤感,好像每一眼都是最后的告别一般,因为他无法想象自己失去眼睛之后,生命还会有着怎样的意义。他本是一个学艺术的学生,二十多年来一直梦想以后能成为一名画家。对他来说,他是为了艺术而降生的,如果死,也应该为了艺术而死。事情或许不会这么单纯,但在他心里,这句话始终像一座纪念碑一样耸立着,纵然纪念碑没有任何现实意义,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存在。所以眼睛对他而言,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世界。因为只有他看见了这个世界,无论这个世界是疯狂的、丑陋的,还是美好的、恬静的,他才能表现出来。或许加上个人的色彩,或许不加,因为世界自有世界的评判,在世界的背后,也有着一个我们无法看见的尺度。他只需要表现,表现这个世界,为了自己,为了世界,为了那最终的尺度。或许没有最终,但谁也不敢说,可他必须要能看见。<br />思绪中,时间过的很快,可也不尽然,也分什么时候。例如此刻,他该下车了,纵然他还没有得到最终答案。他朝学院走去。<br />班上坐着一些同学,他打了声招呼。助教告诉他,他那张尚未完成的作品被放入了储藏室,因为房间暂时要被占用,如果今天之后仍要继续画,可以再拿出来。他点点头,笑着表示了感谢。助教问他那张画叫什么名字,说看上去像一正一反的两张视力表,很有意思。他告诉她说,画的题目叫&lt;&lt;标准&gt; &gt;。助教不解,于是他解释说,绘画是视觉的艺术,永远和眼睛有关,可视力有它的标准,艺术却没有。长久以来,人们已经不知道怎样的作品是好,怎样的作品是坏,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才是艺术,什么不是。对于艺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衡量它的标准,正因为如此,艺术便失去了自身的标准。助教听完,点了点头,笑着说她很期待看见最终的作品诞生,并且最好能在两周之后的年展上展出。<br />因为教授还没有来,他想去学院餐厅买杯咖啡,因为困倦始终残绕着他,他憎恶这种感觉,这种让他神志不清的感觉。当售货员问他需要什么时,他的视线却落在了眼前筐子里有待售出的水果上,那筐中的苹果上透出鲜嫩的色彩,让他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眼睛。那一霎那,他毫不迟疑地说:“这个苹果,谢谢。”付了钱,他坐在座位上欣赏着那个苹果,似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他觉得美。他想,是时候戒烟了,也是时候戒掉咖啡了。其实这不过只是一个决定而已,就是一个决定,如此简单。一边想着,一边咬了一口苹果,那种味道实在鲜美,实在健康。<br />课上,教授在评论一个同学的作品。而他却不停地提醒自己,千万不要睡着了。班会即将结束的时候,他觉得胸口很闷,右眼不停地在跳,有种无法言喻的慌张。他告诉自己,身体里的化学变化正在慢慢压过物理变化,因为长期接收着咖啡因和尼古丁带来的刺激,突然停止时,必然会有这种反应,然而昨夜睡眠不足也有很大原因。只要熬过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一切都会好的。<br />1点整,他在餐厅买了两个汉堡,可因为一点胃口也没有,便打包离开了学校。在车站,他等待着公车,准备去上班。室外的温度很高,阳光很毒,虽感觉不到有风,但各式各样的花粉在空气中弥散,让他感觉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因为他是一个花粉严重过敏患者,尤其这个季节,症状更为明显。虽然用过很多药,也试过打针,甚至是针灸,但丝毫没有改善。他开始不停地打喷嚏,流鼻涕,眼睛里似乎有无数小虫爬来爬去,奇痒难忍。他不停地揉搓着眼球,以至于所看见的影像更为模糊。身边偶而传来有人用德语聊天的声音,他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大脑却明白了他们在说些什么,并且那种感觉从未有过,因为他的德语并不是很好,但此时却完全地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他下意识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可是一个人也没有,环顾四周,同样也没有人。他恍恍惚惚地认为有些怪异。<br />65路开来,他出示月票,在一个座位上坐下。德国就是这样,人很少,有时车里只载一人,有时一个人也没有。途中,他转乘地铁,很快就到了工厂。但这一路,他什么也没有想,感觉就像在梦游,任何一刻对他来说都是再轻松不过的了,因为他的身体正在不停地超越他困倦的极限。每一刻的沉重在下一刻到来之前,都是轻松的。<br />2点,他在车间领到了任务,今天要他做的是下书,就是在生产线的最后,将以每小时8000本的速度印制完成的厚厚的广告杂志成落地从传送带搬到货架上,同时还要监督旁边一条传送带上正在装订中的产品,如果有装订不合规则的书出现,必须在千钧一发的时间里从传送带上拿下,否则将会直接影响后期的装订。这应该是工厂里最累的一种活,但必须有人去做。那些书会被运往英国,俄罗斯,以及欧洲的很多国家。很多人会花极少的货币来拥有它,去沉浸在其中,去满足自己的眼球,去美化自己的生活,但很少有人能够体会它背后的辛苦。而那辛苦的代价,就是每小时7.2个欧元,然后换成面包,房租,电话费,医疗保险,交通费,画画所需的工具费,学费以及其他生活所需的杂费。<br />他总是忍不住去看挂在高墙上的钟表,在那里,时间就像一个老态龙钟的法官,他吃力的走着,无论你怎么催他,都无济于事,他只能走的更慢,而不会带来任何意外的惊喜。但也只有他,才能宣布你什么时候有罪,什么时候重获自由。耳边的机器群不停地运转着,发出地狱般轰隆隆的噪音,时间长了,反而觉得是种安静。即便是离开工厂后,回到家,吃晚饭,躺在床上,那种声音也久久不能散去。他能看见空气中的粉尘,那些粉尘在从天顶窗射下的光柱里带着颜色,五彩斑斓,充满着这个硕大的空间,一个挤着一个,进入他的鼻腔,在他体内做着奇妙的旅行,并以微不足道的速度建立着某种化学反应。<br />他不停地搬着,总是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就像一部机器。双手从底部抠住书落,抬起,转身,书落在空中移动,他弯腰,将书落放下,抹整齐,起身,注视一下前方传送带上的情况,然后再转身,双手伸向下一落书。每一套动作必须要在10秒内完成,否则就意味着在下一个循环中必须加速,一旦来不急,传送过来的书落就会挤成一团,造成混乱。如果情况更糟,就必须让整个生产线停下,来等他完成属于他的工作。也往往这个时候,其他工人会投向他鄙视的目光,机师就会像幽灵一样突然冒出来,破口大骂,就算再脏的语言,在那里也是不足为奇的,但那些目光会杀人,那些言语会使灵魂倍受折磨。任何地方都有属于它的规则,工厂里也不例外,有时候他甚至认为,做好一个目不识丁的工人并不比拿取一个博士的头衔来的容易。<br />他面部青紫,体恤已经被汗水浸透,额前零散的碎发湿淋淋地贴在脸上,时而被沾满污垢的手套捋到耳后。他抬起头,又看了看钟,距他上次看见的时间才走了不到 5分钟。他试着去想些什么,来让时间走的快些,他回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美好,他设法牵引自己的意识,让它们能从疯狂劳动的痛苦中走出。他想到了关于那张未完成的作品,他一定会抽空将它完成,然后送展。他想到了周末要去才艺班教孩子们画画,孩子们永远是那样的可爱,他们那样的单纯,还未曾体验过这世界的疯狂,他要想尽任何办法,来让孩子们在一张白纸上找见自己,找见世界,找见自由,减缓他们因受世俗影像而渐渐变得麻木的程度。那不是用头脑所能完成的,那需要用灵魂去寻找,一颗单纯的灵魂。孩子们无穷的想象力也总能带领他,带他去未曾去过的地方,抑或说是那早就被遗忘在记忆深处的伊甸园。他爱孩子们,而孩子们也爱他。<br />碎发再一次从耳后滑下来,搔的面颊很痒,他用手捋了捋,又用手背在脸上蹭了蹭。之后又回到规定动作中,但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感觉饿了,打算在下一个小憩时间里,吃个汉堡。他又想到晚上要吃什么,回忆着冰箱里还剩下什么,或许没力气做饭了,或许可以在麦当劳买些吃的。麦当劳的圣代很好吃,特别是巧克力的,冰凉而甜美。他咽了咽口水,可只感觉到喉部肌肉间的摩擦。他尝试继续再想些什么,无所谓重要或不重要的,但开始觉得有些吃力,脑海中的画面像一台收不到信号的电视屏幕一样,无论怎么拨换频道,始终都是黑白的雪花。他抬头看了看钟,又过去了一小时,马上就4个小时了,也就是说还剩一半的时间就可以下班了,而下一个休息的机会,还有一小时十五分钟。<br />他仍然没有放弃在脑海中搜索频道,意识在迫切的呼唤中似乎再次进入跑道,准备起飞。起初,先有几次模糊的图像闪过,但很快又被跳动的雪花覆盖,几次循环之后,图像出现的频率多了起来,并渐渐清晰,渐渐稳定,最终形成了连贯的影像。那图像起初是一支被点燃的香烟,烟雾从红闪闪燃烧着的烟草中渺渺上升,在黑色的背景下,轮廓尤为清晰,且不断变换着。他又看见了一杯咖啡,热气从深褐色的一次性塑料杯中缓缓升起。他甚至感觉到了糖粒在被溶解的瞬间,分散成无数微小的部分,而被分散出来的每一个部分又继续分散成无数更小的部分,并向四面八方延展开来,没有尽头。它们由白色渐渐变成淡黄色,最后变得透明,消失在咖啡里,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但他知道,这并不是尽头。<br />他想起了早上的那个决定,并在脑海中估算着时间。从那个决定的出现到此刻已经快8个小时了。在这8个小时里,他没有抽烟,也没有喝咖啡。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这不过只是个开始。他为这个决定感到高兴,并且信心十足,嘴角微微有了变化,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神情。与此同时,他在货架上放下了手中的书,抹了抹齐,直起腰来,抬起右胳膊拭了拭脸颊上正在下滑的汗珠,转身,然后拿起了另一落。可就在刚才的余光里,似乎出现了什么异常的图像,他这才反映过来,身旁飞快的传送带上有一本书的封页即将脱落。他双手一松,在书坠地的同时,闪电般的扭头,左脚已经迈了出去,可身体却还没来得急跟上。当他的视线再次找见那本书时,传送带已将它送出了3米开外。他盯着那本书,用尽全力让自己已经失衡的身体追上它,连着两个滑步,手也伸了出去,眼看就要抓到那本书了,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注意到从侧前方机器上伸出的,直对着他眼睛的铁棍。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也就是那一瞬间,他觉得眼前黑了下来,几秒钟之后,他感到了全身骤然的冰冷,耳边的噪音越来越小,然后失去了重心,向黑暗里的某处飘了过去。<br />那个星期三之后,人们再也没有在德国见过他,后来听说他在那次事故中失去了左眼,因为眼部神经被严重破坏,所以右眼也受到了很大的牵连。至于还能看见多少,没人知道。<br />好多年过去了,有人说曾在北京某个傍晚的小胡同里见过他,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牵着一只很难看的狗。那只狗正在电线杆下撒尿,而他却孤零零地站在那儿,脸上没有表情,嘴里叼着一支烟。那是一个春天。<br /><br /><br /><br />附:<br />星期三或称礼拜三,指的是一周中星期二之后、星期四之前的那一天。星期三是一周的第三天,星期三的拉丁语名字是dies Mercurii,即水星日或墨邱利日;法语是mercredi,来源于拉丁语;英语是Wednesday,来源于日尔曼主神Woden,即大神奥丁(Odin)。俄语是среда,意思是“第三天”。在古代中国,和现在的日本、韩国、朝鲜,一星期以“七曜”来分别命名,星期三叫水曜日。这是从拉丁语直接转变过来的。在中国民间口语称礼拜三,在台湾话也简称拜三。<br /><br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br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br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  <br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神看着是好的。  <br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三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6.2007 13: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苦涩的味道。<br />是我们选择了生活,还是生活选择了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7.2007 02: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br />星期三之后<br />     <br />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9点13分——然后又将手机放回原来的口袋,同时环顾了一下房间,看看电器是否都关着,炉子和厕所灯是否也关着,确定了这些后,他离开了房间,从外面锁了门。钥匙伸进锁里,按顺时针方向转了两圈,然后被从另一个方向抽出,传来金属齿与锁槽之间短暂摩擦的怪声,随即脚步声也远去了。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任何生命,就像一个坟墓。灰尘以越来越慢的速度开始下降,落在了家具上、电器上、地毯上,落在一切平面上。<br />     当他通过幽暗的走廊,下了楼梯,推开楼门时,清晨的阳光已并不吝啬,光线瞬间射入了他的瞳孔,瞳孔骤然缩小,让他略微感到不适。双眼下意识地眯了起来,3秒钟后,才缓缓挣开,脸上才又恢复了自然的表情。同时,他口袋里的手机上显示时间的数字从14闪了一下,变成15。但这个细节他并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呢?因为手机在口袋里,正如他也同样不知道之后将会发生什么,因为还有更多的细节藏在尚未到来的时间里。<br />     然而,那个星期三之后,人们再也没有在德国见过他,后来听说就是在那个星期三下午,他在工厂出了事故,并在那次事故中失去了左眼,因为眼部神经被严重破坏,所以右眼也受到了很大的牵连。至于还能看见多少,或是一点也看不见了,无人晓得。也就是说,他身体上的一道门被永远的锁住了,而那扇门一旦被锁住,他的世界将一片漆黑,纵然还有其它门开着,也还有很多东西能够进出,却只能说明,那个房间还依然存在,只是更像一个坟墓而已。<br />     他遍体的皮肤就像一堵黄色而黝黑的墙,将他的世界和外部世界一分为二。那堵墙,既是他的尽头,也是世界的尽头。他不可能真正地从里面走到外面,而别人也不可能真正地从外面走到里面。当然,这种说法并不完整,也不科学,甚至有些诋毁上帝伟大的创造。所以,在那堵黄色的墙上,应该有无数的门,它们的存在,方便了他从里面走出,也方便了别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从外面进入。而所谓的门,就是他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这是在一般情况下能看见的,其实还有更多的门,例如全身的汗毛孔,生殖器和肛门。如果外部世界的某一个物体更坚硬或更柔软,又或是拥有其它不同的属性,都有可能在这堵墙上打开另一扇新门或是毁灭原本存在的旧门,只是他未必需要,也未必喜欢。<br />     不同的门有着不同的作用,这点不用讲,大家都知道。但说到底,它们的存在,无非就是为了进与出,将他与这个世界合二为一。也正如他为什么尚还存在于这个世界,只不过除了那些门之外,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的门,而这些其他的门,同样也是为了进与出,其中有一扇,人们更习惯地称它的作用为——生与死。这样说来,任何一个有生命的东西之所以能够感知及被感知,是因为自身的存在,同时也是因为有门的存在。至于是谁在现实世界中发明了第一个门,而那第一个门的雏形是否和我们今天所看见的一样,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个发明门的人,一定是得到了上帝的启示。<br />     如果有一天,墙塌了,那么,在这堵墙上所有的门也将随之关闭,而内外两个世界对他而言也会一同消失。这似乎是不容否定的事实。可也有人相信,一切皆有可能。如此说来,在墙倒塌之后,这两个世界就有了一同消失的可能,但同时也就有了继续存在的可能。至于会怎样继续存在,他并不完全知道。他想,那可能就是第三个世界——天堂或地狱。<br />     此时此刻,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眼前一片漆黑,纵然他心里很清楚,才不过是下午两三点钟,外面应该是明亮的。半小时前,他出过门,在街口的小店里买了包香烟,回来后,他给自己烧了一杯咖啡,上一包已经喝完了,这包是新的,并且是另一种牌子。他感觉到味道有所不同,但却明白,随着时间,他会习惯这种味道,一如随着时间他也会习惯黑暗一样。他点燃一支烟,躺了下来。也就是说,他并没有戒掉烟,也没有戒掉咖啡,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也无论时间是怎样流逝的,他还和原来一样。<br />     他再次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意识又回到了早些时候——与门,与墙,与意识中的另一个自己连接起来。同时又在未知的轨道上展开运行。对他而言,在意识中的时间与空间和现实中当然是不一样的,它并不受真实时间与空间的局限,纵然他千万次去询问自己:所谓真实的时间到底是什么?而真实的空间又是什么呢?但他却始终找不见解释,可现有的答案却让他不满。这也就是说,意识本身在他内部世界中的移动是不分前后的,不管他的意识是前进也好,还是后退也好,也不管是前进到明天凌晨3点,在纽约的第五大道有人酒精中毒,口吐白沫; 还是前进至100年后某日里的某分某秒,在奥斯陆远郊丛林里有两只河鸟在疯狂的交尾。抑或后退到上一个星期三在工厂里发生的一切,以及他那时正在运行意识中的自我意识的延续;还是把已经过去的事情放在未来,并用另一种可能性来设置,甚至是把过去放入未来中的过去里的未来。在他的意识里,这些是完全自由的,是一切皆有可能的。但他在现实中却拥有着一个活生生的躯体,也就是那堵黄色的墙,以及墙上的每一扇门,所以无论他在意识中想些什么,在现实中都是需要花费时间的,并无时无刻不被外部的时间与空间所影响着。他认为这是生命里最大的一个玩笑。<br />     他又想到了上个星期三在工作时所看到的那种可能性——那是一个灰色的结局——但又是浪漫的——好多年过去了,有人说曾在北京某个傍晚的小胡同里见过他,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牵着一只很难看的狗。那只狗正在电线杆下撒尿,而他却孤零零地站在那儿,脸上没有表情,嘴里叼着一支烟。那是一个春天。脑海里出现了这样的画面,那画面可以在每一个局部中发现另一个局部,并无限地细致下去;也可以在整体之外再扩展整体,并无限地博大开来,只是不一定和他有关,这也很难说。<br />     他能看见自己脸上那幅很大的墨镜里,有着他面前所有的景象——那胡同两边有着暗淡而斑驳的墙面,夹着中间的这条柏油小路,一直朝前方延续着,在很远的地方聚焦,那焦点的高度刚好与他墨镜后面的眼睛在同一条线上。当然,他看不见这些,他已经瞎了。但他心里清楚,无论他怎样去寻找那个焦点,那个焦点始终都会和他保持着不变的距离。胡同两边的墙上还有不同样式的门,有单扇包着铁皮的门,铁皮反着微弱的光,映在对面墙上,以至于那墙上的某一个局部比周围要稍亮一些。一只黑色的蚂蚁刚好从那发亮的墙壁局部穿过,留下一串看不见的脚印。也有不久前刚被刷过油漆的门,油漆呈发白的粉绿色,钥匙孔旁边已经有了淡淡的污垢,那是些其他颜色的指纹和掌纹。门的右侧挂着一个红色的信箱,信箱上方不到1米,钉着群青色的门牌。还有双扇而古老的门,看上去年久失修,有些地方已经开裂,裂痕里藏满了泥巴。门上还有简单的木雕,木雕中间贴着因风吹日晒而变得苍白且被倒置的福字,两边还有迎春的对联以及门顶的横批。两个福字之间还镶着两个生了锈的铁环,一看便知,这扇门里应该还有更多条路,通向哪里虽不可知,但肯定有很多户人家,所以那对铁环本是要用老锁头来锁门的,因为常年不用,便生锈了。一些传统树木从两边小院的高墙里冒了出来,或高或低,正以疯狂的速度生长着,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它们在什么时候长出的第一颗新芽,又在什么时候长出第一片新叶,等你反应过来时,它们已经枝繁叶茂了。路两边横着各式各样的自行车,大多都是破旧不堪的,有的被链所锁在电线杆上,有的规规矩矩靠在墙上,有的干脆倒在地上。路虽然很窄,但也有几辆汽车靠边泊着,也都不是什么好车,但从车牌上看,全是属于北京的。<br />     天空本该还有蓝色,可那并不是蓝色,纵然是晴天的傍晚,却显得灰突突的,一如他脑海中的这个结局。偶尔会有一只燕子飞过,飞的很高,看上去会很沉默。如果是家鸽,它们则会成群地在空中盘旋,同时发出风铃般的响声,但家鸽们并没出现,它们已被关进某处的笼中,做着入睡前的准备。<br />     那条狗说不上是什么品种,但肯定是被杂交过很多遍的怪物,它之所以是怪物,因为它不知道自己是条狗。它的毛是黄黑相间的,不长不短,左边后腿上还有一道灰色的疤,或许那来自一场战役,它与同类间的搏斗,或许是它失败了,才留下了这道疤,疤的周围有时还会感觉到麻木。在它脆弱的意识中,那段阴影还未过去,它还在疗伤,或许那阴影将伴随它的一生,也未可知,因为它毕竟是条狗。它已经撒完了尿,夹着尾巴,被拴在它颈项上的绳子扯着向前迈步,并回头看着他的主人。因为狗的缘故,他也总是走走停停。走的时候显得很谨慎,停下的时候显得很孤单。脸部没有表情,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那幅大墨镜黑洞洞的,架在他的不太高的鼻梁上。他面前世界里的一切景象,都被这个黑色的不发光体静静吮吸着,不管那些景象有过怎样的旅行,在那幅墨镜里,就到了终点。他剃着小平头,这种发型和他小时候的很相像,他14岁前一直都是这样的发型,只是14岁前没带过墨镜。他嘴里叼着一支烟,未被点燃,不知他会叼多久,也不知他最终会将它点燃还是将它拿掉,或许这并不重要,因为一切都有可能是假象,但对他而言,连接受假象的权利也不复存在了。<br />     思维到此告一段落,躺在床上的他摘掉了眼罩,那是他用来体会黑暗的。他将眼罩放在床头柜上,并在床头坐了起来,背靠着墙。房间里的一切仍安然无恙,他拿起已经冷却了的咖啡喝了一口,又从烟盒里取出一支香烟,放在嘴里,用一次性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烟雾被吐出时,依然带着一次性打火机里的味道。他回忆性的思绪还没有完全散去,仍然让他感觉到那种灰色里有种无法言喻的浪漫。而为什么那是种浪漫呢?<br />     他本是一个幸运的人,和你一样,因为上帝给他了健康,也赐他了平凡。而星期三那天早上,他本来可以选择睡觉,这就意味着他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去做,如果是那样,故事肯定就会有另一种结局。但他选择了去做,因为他必须要生存下去,这是积极的,也是被大多数人所赞同的。他当然也是有理想的,他认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这些理想。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却经历着撕心裂肺的苦涩与痛楚。他以为通过这些痛苦可以让生活变得美好,可以换来理想和幸福。虽然这是种无奈,但并不是最终的结局。然而,突如其来的厄运让他失去了双眼,失去了他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敲碎了他所有的梦想,摧毁了他生存的力量,使他的灵魂也长眠于黑暗之中。这种结局实在是太过灰暗了,对他的亲人而言,这是家门不幸。对知道他的人而言,这是人间悲剧。对他自己而言,这是一场无法承载的噩梦。他以为这才是更无奈中的无奈,是如此让人心酸的最终结局。<br />     但这并不真实,此刻他还依然坐在床上,背靠着墙,吸着已经吸了13年的烟,喝着依然能够令他提神醒脑的咖啡。他心里想:这才是最无奈且最终的情况——生活总还是会恢复平静,时间总还是会日复一日地流逝,即将发生的一切还都隐藏于未来,不管即将发生的是令人羡慕的喜剧也好,还是催人泪下得悲剧也好,依然让人无从知晓。这种恐惧将会伴随大多数人的一生。最后,他们终还是会离开这个世界,那堵墙终还是会倒塌,所有的门也将随之关闭。纵然还有很多他们无法割舍的情节,但这却由不得他们。<br />     或许你也有和他一样的感受,在冥冥之中感到一种无助,一种辛酸,一种无奈,一种脆弱,一种对自我渺小的无法阐释。也许你会选择坚强,会选择放弃生命中强烈的感情来换取平稳的生活,因为这需要有一个更大的坦荡和一颗更淡泊的心,也更需要勇气。纵然生命中还是会有太多不可理解的偶然,但这就更需要我们对生活的热爱,也只有真正热爱生活的人,才会在黑暗中看见光明,才会在痛苦中看见人生的真谛,才能体会到,这就是浪漫。<br />     他又想起了上帝,他总是想起他,因为他相信上帝的存在,因为他承认自己的无助,承认自己的无奈,承认自己的脆弱,也承认自己曾是一个早已失落圣宠的罪人。因为他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就是上帝的神迹,里面有他想传达给我们的信息,等待我们的破解。也只有出自上帝之手,世界才能如此的无限,一切才能如此的美好,生活才能如此的浪漫,才值得我们如此地去爱。也只有我们不再把自己封死在那堵墙的背后,通往神的那扇门才会被打开,真正的平安才会到来。因为圣经上早就说过:“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梢,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br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3.7.2007 07: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
真好帖
确实好帖
少见的好帖
真TMD好帖
难得一见的好帖
千年等一回的好帖
好得不能再好的好帖
惊天地且泣鬼神的好帖
让人阅毕击掌三叹的好帖
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好帖
让人奔走相告曰须阅读的好帖
让斑竹看后决定加精固顶的好帖
让人看后在各论坛纷纷转贴的好帖
让人看后连成人网站都没兴趣的好帖
让人看完后就要往上顶往死里顶的好帖
让人不间断地在各种场合重复引用的好帖
让人一见面就问你看过某某好帖没有的好帖
让人半夜上厕所都要打开电脑再看一遍的好帖
让个读过后都下载在硬盘里详细研究欣赏的好帖
让人走路吃饭睡觉干什么事连做梦都梦到它的好帖
让人翻译成36种不同外语流传国内外世界各地的好帖
让人纷壮?拦?旯?诓凰屠褚?途退湍衬程?拥暮锰?
让国家领导人命令将该帖刻在纯金版上当国礼送人的好帖
让网络上纷纷冒出该帖的真人版卡通版搞笑版成人版的好帖
让人在公共厕所里不再乱涂乱化而是纷纷对它引经据典的好帖
让某位想成名的少女向媒体说她与该帖作者发生过性关系的好帖
让人根据它写成小说又被不同导演拍成48个不同版本的电影的好帖
让某名导演跟据此帖改拍的电影在奥斯卡上一连拿了11个奖项的好帖
让人大代表们看完后联名要求根据该帖的内容对宪法做适当修改的好帖
让人为了谁是它的原始作者纷纷地闹上法院打官司要争得它的版权的好帖
让各大学府纷纷邀请该帖作者去就如何发表优秀网络文学为题目演讲的好帖
让人为了该帖而成立了各种学会来研究并为不同的理解争得眼红脖子粗的好帖
让美国警察于今后逮捕人说你有权保持沉默还有权阅读某某帖子要不要啊的好帖
让本拉登躲在山洞里还命令他手下冒着被美军发现的危险去上网下载来阅读的好帖
让萨达姆被捕时被发现他随身携带的除了一把手枪之外还有的就是它的复印件的好帖
让比尔盖茨在懂事会上发给与会者人手一份该帖命令仔细阅读后才讨论其他事宜的好帖
让诺贝儿奖理事会破天荒地因该帖的出现而开会讨论一直决定今后设立最佳帖子奖的好帖
让联合国安理会决定将它译成宇宙语由中国神州六号升空后不断播放看有没有外星人的好帖
让人看完后ie锁死连瑞星诺顿都没法修复只好格式化硬盘重装启动后主页显示的还是它的好帖
真是好帖子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2.9.2007 12: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用老号发的,也汇总统计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2.7.2020 07:07

关于我们|Apps

()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